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4章:孩子也要一起带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04章:孩子也要一起带走

    “没事,到时候,我会把计划告诉你的。”夏初初说,“安希,你先稳住,什么都不要表露出来,免得慕迟曜起疑。我觉得……慕迟曜这个人,眼睛毒得很。”

    言安希点点头。

    “我帮你逃,安希,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要帮助你做到。”

    夏初初十分郑重的握着安希的手:“你就说,你想不想离开?”

    “当然想。”

    “那这个孩子……你也要带着一起走吗?”

    言安希的手缓缓的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然后点点头:“是,这是……我的孩子。”

    既然到了她的肚子里,那她和这个孩子,也就算是有缘分了。

    她需要对这个生命负责,这是她的孩子,她带走了的话,那就和慕家无关了。

    以后,这个孩子,也只会姓言。

    “好!”夏初初爽快的说道,“现在这几天,慕迟曜同意让我来看你,所以我会常常来陪你的,只要我有时间。”

    “他……”言安希有些疑惑,“他到底怎么了?会同意你去见秦苏,也同意你来陪我?”

    “我不知道他,反正昨天晚上他答应我,今天又让我来陪你。”

    “酒吧?”

    夏初初点点头:“是啊……昨天慕迟曜在酒吧喝酒,你……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

    “没事,管它呢。反正愿意让我们见面就行,这是一个好机会。”

    言安希心里有点乱,点点头。

    原来昨天晚上,他被她气走之后,是去喝酒了,她还以为……

    他去陪秦苏了。

    毕竟他在她这里受了气,不舒心,秦苏肯定能给他安慰啊。

    夏初初想了想:“安希,从我昨天在酒吧,看到慕迟曜的神情,我觉得……他对你,其实也不是完全无情无义的。”

    言安希没有说话。

    “但是呢,他这种人的情义啊,不要也罢。”夏初初说,“他配不上你,真的。”

    有钱就有一切了吗?

    不,很多东西,是金钱换不了的。

    慕迟曜现在可以说是慕城最有钱的人,他有钱也有劝,只手遮天,可是他快乐吗?

    不,不快乐。

    当初和慕天烨争夺家产,斗智斗勇,现在又陷入感情漩涡。

    言安希只是笑笑:“初初,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我想离开的决心了。”

    “好,你有这个想法就好。”

    言安希把袁澈的联系方式给了夏初初,两个人又说了会儿话。

    夏初初是让她什么都别担心,有她在。

    言安希想劝阻她,可是想了想又把话给咽了下去。

    夏初初走的时候,言安希站在门口,站了好久好久……

    逃,逃的掉吗?

    能成功吗?

    她不敢想的事情,夏初初却替她想了。

    言安希原本是打算,在一切证据确凿之后,她走得潇潇洒洒,让慕迟曜没有挽留的余地。

    可是现在……如果有这么一个机会,她可以离开这里……

    言安希很动心。

    慕氏集团。

    夏初初前脚刚进公司,后脚陈航就接到了电话,然后敲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慕总,”陈航说道,“夏xiao jie回来了。”

    “嗯,她……去见言安希了吗?”

    “去了,而且待了挺长的一段时间。”

    慕迟曜点点头。

    陈航恭敬的一鞠躬,就要准备退出去,却听见慕迟曜问道:“让你去查的事情,怎么样了?”

    “慕总,还在查。”

    “一点头绪都没有吗?”

    “毕竟……秦苏xiao jie跟慕天烨的事情,过去得有点久,所以比较难,时间也会耗费得多一些。至于言安宸的事情……”

    慕迟曜眉尾微挑:“陈航,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吞吞吐吐?”

    “没有没有,慕总,言安宸的事情,在查的时候,我们发现……墨千枫也在查。”

    慕迟曜却是唇角一扬:“他是想揪出真正的凶手,还是想……掩盖自己是凶手的线索?”

    “慕总,我们会注意的。”

    慕迟曜“嗯”了一声,然后挥了挥手,什么都没有再说。

    陈航这才走出了总裁办公室。

    慕迟曜微微拧眉,看着办公桌上,然后目光慢慢的移到手机上。

    他那位弟弟……在毁容以后,现在过得怎么样?

    慕城的事情,慕天烨是什么都不知道呢,还是……什么都知道?

    如果透露给慕天烨,秦苏已经回到他身边,根本没死的消息,慕天烨会是什么反应?

    一起查两件事情,那么就需要操两份心。

    慕迟曜往转椅上一靠,微微仰头,闭上眼睛,稍做休息。

    他脑海里,慢慢浮现出,当年,他拿枪,指着秦苏的场景。

    是他冤枉了秦苏,还是事实本就如此?

    那是一个雨夜,下着很大很大的雨。

    外面电闪雷鸣,天气坏到了一个极点,糟糕透了。

    秦苏十分狼狈,被两个保镖,架着拖到了年华别墅的客厅中间。

    保镖一松手,她就浑身无力,软软的跌倒在了地毯上。

    慕迟曜从书房里出来,走下楼,看到的就是秦苏这个模样。

    卑微,虚弱,还有惊慌。

    她慌什么呢?

    “迟曜,迟曜……”

    秦苏一看到他,立刻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你听我解释,迟曜,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更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他也没说话,脚步缓慢,一步步的走到秦苏面前,停下。

    秦苏立刻抬手,抓着他的裤脚:“你不要被蒙蔽了,不要被骗了,迟曜,真的不是那样……”

    慕迟曜看着脚下的她,微微弯腰:“那是怎么回事?秦苏,难道你和慕天烨在那里郎情妾意的调笑,是我眼睛瞎了?”

    “不,我是被他逼的,我原本……”

    “你说,我哪里对你不够好。”慕迟曜的眉眼间,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但越是漫不经心,就越透着一股狠厉。

    “你对我当然好了,好到无可挑剔,迟曜,我始终是你的人,始终是深爱你的……”

    慕迟曜冷笑一声,直接抬脚,毫不留情的走开了。

    秦苏抓着他高级西裤裤脚的手,也顿时不得不松开了。

    她抬头看着慕迟曜的背景,只觉得她好像……犯了大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