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7章:夏初初,你是她的帮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27章:夏初初,你是她的帮手

    “她和你在一起,一直都和你在一起,她什么时候不见的,你居然完全不知道?啊?”

    慕迟曜最后一个“啊”字,声音十分的大,语气也十分的重!

    夏初初又抖了抖,然后那表情简直是快要哭了:“我……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以为她在那边区域看其他衣服,所以也就没在意……”

    慕迟曜的眼神如同刀子一样,看着夏初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夏初初在心里想,完了完了,慕迟曜这眼神又毒又犀利,他不会看出来什么了吧?

    好在没过多久,慕迟曜收回了目光,大步的走进了店里。

    他一直都在告诉自己,冷静,只有冷静,理智才会慢慢的回归。

    慕迟曜也是一个行动派,的确开始慢慢的冷静下来,可是心里依然浮躁,根本不能敏锐正确的去思考。

    他只知道,他……看不到她了,这要怎么办才好?

    她不见了,还是……她走了?

    慕迟曜现在只要这么一想,都像是有人狠狠的揪着他的心,越收越紧,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一拳砸在了橱窗上,手背的青筋一条一条的,触目惊心。

    不,他不能胡思乱想,他不能乱。

    他一乱,要怎么去找言安希。

    她不能走,她不能这么消失,她不能就这么离开。

    天涯海角,他也会把她的行踪给挖出来!

    “把监控调出来,我亲自看。”慕迟曜吩咐道。

    马上就有人,按照他说的,去照办了。

    慕迟曜看着监控,一动不动,眼睛一直盯着那抹熟悉的身影。

    在看到言安希进去试衣间,又换了一身衣服出来,完全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慕迟曜的脸色,也跟着变了。

    看到这里,他可以充分的肯定,她不是不见了,是逃了。

    精心乔装一番,遮住自己原本的身形和特质,然后逃了。

    她居然要逃离他,再也不在他身边!

    就在慕迟曜想要继续看下去的时候,监控前忽然一黑,什么都看不到了。

    “这是怎么回事?”

    “慕先生,监控到这里就没有了,摄像头好像是被人刻意遮挡住了,直到我们发现太太不见了,才看到摄像头被人挡住了。”

    慕迟曜顿时大怒,一脚就踢了过去:“真的是饭桶!饭桶!要你们有什么用?”

    他愤怒的站了起来,刚刚才静下来一点点,瞬间又被点燃了。

    因为他现在已经彻底的明白,言安希是……跑了。

    她要离开他了,她故意逃跑了,她这次逃跑,肯定是计划了很久,而且绝对不是临时起意!

    她恨他,所以她要跑,是吗?

    她不打算回来了,是吗?

    她肚子里的孩子,她也不留给他了,是吗?

    慕迟曜抬头,只见那双眼睛,满是血红。

    “夏初初。”他说,“你是不是她的帮手?”

    夏初初再一次被他给点名,吓了一跳:“啊……慕迟曜,你在说什么啊?”

    “我不想问第二遍。”

    慕迟曜气归气,理智虽然是暂时难以找回,但是天生超级紧密的逻辑思维,让他迅速的对这件事,可疑的地方,提出了发问。

    言安希只和夏初初在一起,夏初初才是第一知情人。

    “我帮什么啊……”夏初初说,一副欲哭无泪又担心的样子,“你也看到监控了啊,我……我能帮什么啊?我一个弱女子,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

    “你以前就说过,不希望她和我在一起。”

    “我说是那样说啊,因为你对她一点都不好。可是我哪里会想到,安希真的这么傻,就走了啊?慕迟曜,我现在比你还要担心她!”

    慕迟曜眉尾微挑:“……是吗?”

    “肯定啊,你想想,她虽然和你在一起,过得不是很快乐,但是至少我还能看到她。现在她这么走了,身上什么也没有,什么都没带,无依无靠,还怀着孩子,你说她要怎么生存下去啊……”

    听到“孩子”两个字,慕迟曜浑身一震。

    这是他一直都不愿意去想,也不敢去想的痛。

    夏初初又说道:“我现在比谁都担心安希,她性格没有那么的开朗,我都不知道她要怎么生存下去……”

    慕迟曜看着夏初初,眼眸微眯,最后挥了挥手:“好了。”

    夏初初见他有些不耐烦,于是也就闭上了嘴。

    她低着头,一副十分自责又担心的模样。

    阿诚安慰她:“夏xiao jie,您也不必要太伤心了,这件事和您没有什么关系……”

    夏初初抬头飞快的看了阿诚一眼,想起来这是言安希的贴身保镖,对安希还挺好的。

    于是她朝阿诚笑了笑:“谢谢你。”

    慕迟曜忽然快步的朝夏初初走了过来,声音冷硬:“你是要自己交代,还是要我严刑逼供?”

    “慕总,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言安希之前一直都好好的,一直!可你来看望过她两次,她就不见了。”

    “这么说,慕总是怀疑我?”

    “你是最大的嫌疑人。”慕迟曜笃定的说,“夏初初,快说,她在哪?”

    夏初初一脸愕然的看着他,眼神像是被惊吓到的小鹿:“我怎么知道她在哪……我要是知道,我早就去找她了!我现在比你更担心她!”

    慕迟曜冷冷的看着她,眼神如刀。

    现在,没有人比 慕迟曜的心情复杂。

    言安希跑了,逃了,因为受不了他,所以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他。

    慕迟曜只觉得心里像是破了一个大洞,冷风呼呼的往里面灌,又冰又凉,吹得他疼。

    夏初初又说道:“我觉得你还冷静一下,慕总。你不能因为安希不见了,想找到她,就随便怀疑人啊……”

    慕迟曜现在的确是方寸大乱,他还保持着最后一丝仅有的理智,在勉强的支撑着他。

    他现在只想发疯。

    慕迟曜的目光凌厉的审视着夏初初,脑子里堆积的东西越来越多,让他根本无法处理事情。

    他凭着本能怀疑夏初初,现在被夏初初这么一说,他似乎……又乱了。

    慕迟曜想要说点什么,诈一诈夏初初。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