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7章:已经过去二十四小时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7章:已经过去二十四小时了

    袁澈拉开椅子坐下,看着餐桌上的两副碗筷,忽然觉得心里一暖。

    两副碗筷,两个人。

    言安希端了汤出来,一边往餐桌上走一边喊道:“啊呀呀,烫死我了,怎么包着还这么烫……”

    她把汤端上桌,连忙取下手套,把手指塞到耳朵里,模样可爱极了。

    这才是言安希啊。

    最开始的时候,她就是这样古灵精怪的,对慕迟曜狗腿,能屈能伸。

    不然,她要是很沉闷,又怎么可能会和夏初初走到一起呢?

    只不过她比夏初初,内敛了那么一点点,因为家庭变故的关系。

    菜上桌后,言安希也坐了下来。

    袁澈早就舀好米饭了,放在她面前。

    “谢谢。”言安希说,“喝汤喝汤,我煲了一个多小时,莲藕炖排骨,这藕很粉的。”

    袁澈看着她上下忙乎,笑了笑:“言安希,你好像心情很好?”

    “当然了,我已经zì yóu了,我为什么还不开心?”她也笑着说,“人生得意须尽欢呀!”

    言安希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眼睛弯弯,眉尾扬起,都是笑意。

    袁澈觉得自己被她感染到了。

    “你倒是豁达。”

    “经历了太多事,也就比较容易看得开了,我觉得现在挺好。你呢,工作还顺利吧?”

    “顺利。”

    言安希又问道:“没有什么异常吧?慕迟曜他……没有查到你这里来吧?”

    “放心,那店里的监控全程都没有拍到我,他怎么知道会是我把你藏在这里。”

    “律师就是律师。”

    袁澈说道:“站在律师的角度,其实你这样逃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过,有时候,毫无章法,才能让人措手不及。只要不被找到,一切都好。”

    “说实话,一开始我还挺担心的,但是现在已经过去二十四小时了,风平浪静,我觉得挺好呀。”

    袁澈笑了笑,眉眼干净,笑容也干净,气质也是属于阳光那一型的。

    两个人吃着饭,忽然门铃被按响了,言安希的手一顿。

    “我去看看。也许是朋友。”

    袁澈放下碗筷,连忙起身去了,言安希一直往门口张望。

    她听见袁澈开门的声音,然后又关门,夏初初的声音就大刺刺的传来:“安希!我来看你啦!”

    “初初?”

    “对呀!”夏初初蹭蹭蹭的跑到餐厅来,在她身边坐下,“我来看看你,免得你闷得慌。”

    “你……”

    “放心。”夏初初挥挥手,“没有人跟着我,谁也不知道我是来看你。”

    言安希笑了笑:“你还挺谨慎的。”

    “当然了。其实我昨天就想来看你的,但是时间太紧,所以缓了一天。”

    夏初初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桌上的菜:“你们在吃饭啊?谁做的?”

    “我。”言安希回答。

    “你的手艺啊,那我肯定要好好的尝尝了。”

    “我去给你拿碗筷。”

    夏初初一边吃饭一边说道:“目前,慕迟曜那边,一切都风平浪静,没什么事。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是不是在闷声闷气的暗中查?”

    “很有可能。”袁澈回答,“而且,他好像把消息给封锁了。”

    “慕迟曜不会是想要放一个大招吧?所以都二十四小时过去了,还没有什么动静?”

    言安希咬着筷子,刚刚的好心情,一下子有些被破坏。

    “好啦好啦,放心。”夏初初说,“他不能怎么样的。最多……最多就是拿安宸逼你现身。”

    的确,言安希这次逃跑,匆匆忙忙,而且根本已经无暇顾及言安宸了。

    转移言安宸,比转移言安希,要难上百倍。

    “我……我对不起安宸,我把他落下了。”

    “你不用自责。安希,就算到时候,有什么消息,说安宸怎么样怎么样了,你一定不要相信。我会随时注意星辰医院那边的。我觉得,慕迟曜也就是吓你,不会真的把安宸怎么样的。”

    言安宸就是一个植物人,躺在医院里,慕迟曜能怎么样?

    再把呼吸管拔一次?

    要是言安宸真的出了事,那言安希和慕迟曜,就真的是回不去了。

    相反,没有了言安宸,言安希一个人,倒还没有了顾虑。

    这里面的利害关系,言安希懂,夏初初懂,慕迟曜……更加懂。

    “吃饭吃饭,不说这些。”夏初初喝着汤,“除非安宸醒了,不然,其他的事情,都是假的。”

    言安宸被秦苏那么一害,这苏醒的日子,不知道又往后推迟了多少。

    袁澈看着言安希,见她脸色不是很好的样子,朝夏初初使了一个眼色。

    “噢……啊!”夏初初接收到,连忙说道,“我明天就去医院看看安宸,这样你总放心了吧?好了,安希,想太多,就把自己给束缚住了。”

    言安希点点头,笑了笑:“我没事,我心里有数。”

    “这样就最好啦!”

    夏初初一直在活跃气氛,不想让言安希胡思乱想,餐桌上一时间气氛十分融洽。

    吃完饭,夏初初也差不多该走了,她要是在这里逗留太久,会很容易暴露的。

    毕竟她家的小舅舅,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夏初初悄悄的从袁澈家里走了,一直警惕的看着四周,生怕被人认出来。

    而言安希吃完晚饭,也收拾碗筷,洗碗,回自己房间了。

    袁澈坐在客厅里,看着面前的电视机,若有所思。

    好一会儿,他关掉了电视,走去了书房,处理一些工作去了。

    夜还很长。

    年华别墅里,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是慕太太失踪的第二个晚上。

    慕先生看上去好像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去公司,然后下午回来,面无表情,一样的高冷淡漠。

    只是每天晚上,都会有佣人,拿着酒,送到慕先生的房间里去。

    而且数量还不少,慕先生这是打算通宵达旦的灌醉自己。

    可是管家又不在,没有人敢去劝慕先生。

    佣人也不知道主卧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因为送酒的人,只需要把酒放到门口,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可以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