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8章:夏初初,言安希在哪!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8章:夏初初,言安希在哪!

    后来,佣人每次送酒的时候,都会发现,上一次送的酒,已经被拿走了。

    主卧里。

    慕迟曜坐在单人沙发上,慵懒的靠在那里,长腿交叠。

    他的脚下,不知道散落了多少酒瓶,横七竖八的,根本都没有地方下脚。

    他修长的手指执着高脚杯,一杯接一杯,不停的喝着。

    虽然已经有醉态了,可是慕迟曜的眼睛,却非常的清明。

    他没有醉。

    他已经连续两晚,都是这么不停的喝下去了。

    没有了言安希,他似乎好像成了一具行尸走肉,满脑子除了她,就不知道要思考别的问题了。

    言安宸这一个筹码,他还没决定要不要用。

    本来昨天去医院,他已经准备要下命令了,却被秦苏给打断。

    这一打断,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做出决定。

    她还在慕城,在一个他不知道的角落里。

    慕迟曜又喝了一口酒,酒过入喉,余光瞥见放在一边的手机,他眼眸忽然微微一眯。

    酒!

    言安希逃跑的那一天,他在厉衍瑾的书房谈工作,然后……

    慕迟曜猛地站了起来,思路越来越清晰,脑海里只有一个名字——夏初初!

    夏初初搞的鬼!

    他快步往外面走去,脚尖不知道踢到了多少的酒瓶,哐当哐当直响,他却充耳不闻,转身就消失在了主卧里,下楼了。

    看见他下楼,佣人连忙问道:“慕先生……”

    “拿我的车钥匙来。”

    “是,先生。”

    佣人赶紧取了他的车钥匙来,又拿着他的外套,一起递给他。

    慕迟曜看也不看,伸手抓过,脚步生风。

    跑车的轰鸣声响彻夜空,加足了马力,像离弦的箭一样,驶出了年华别墅。

    厉家。

    厉妍还没有回来,夏初初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厉衍瑾在一边陪着她,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气氛倒也挺融洽。

    就在这个时候,厉家的管家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厉先生,夏xiao jie,慕先生来了,车子刚刚停在花园里。”

    “慕先生……慕迟曜?”厉衍瑾问道。

    “是的,厉先生。”

    夏初初嘀咕道:“这么晚了,慕迟曜来我们家干什么啊……他……”

    夏初初忽然冷不防的倒抽一口凉气,满面惊诧:“小舅舅,他他他他……他不会是发现了什么吧……”

    厉衍瑾冷静的说道:“什么都先别说,看看情况。”

    他话音一落,慕迟曜已经走了进来,毫不夸张的说,满身杀气。

    “夏初初呢?”

    夏初初被他这么一点名,都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完了完了……”她揪着厉衍瑾的袖子,“小舅舅,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现在知道害怕了?”

    厉衍瑾责怪归责怪,但还是站了起来:“初初和我在一起。这么晚了,慕迟曜,你怎么来了?”

    慕迟曜只是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落在了夏初初身上。

    那眼神凌厉得,似乎要在夏初初的身上盯一个洞出来。

    慕迟曜不仅狠狠的盯着她,甚至还扬手指着夏初初的鼻子,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夏初初,言安希在哪!”

    他不是反问,而是直接在问!

    “什……什么啊,”夏初初有些结巴的说,“慕慕慕总,我我我……我不知道……你你什么意思,我……我我哪里……哪里知道她在什么地方……”

    “你还要装?”

    夏初初忍不住的往厉衍瑾背后缩了缩:“我没做什么啊……”

    现在的慕迟曜,能和他正面交锋的,恐怕已经没几个人了。

    夏初初这样的虾兵蟹将,早就节节败退了。

    慕迟曜已经朝她走了过来:“夏初初,非要我把疑点全部都说出来吗?”

    厉衍瑾连忙说道:“慕迟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言安希在哪里,初初怎么会知道……”

    夏初初也小声的附和道:“就是啊……”

    “难道我还冤枉你?”

    慕迟曜说着,已经走了过来,扬手扯住夏初初的手腕,毫不留情的就把她从厉衍瑾身后给拉了出来。

    “夏初初!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度!”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厉衍瑾看着这一幕,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慕迟曜很明显的,就是清醒过来了,智商开始上线了。

    他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他想帮夏初初,又觉得,初初这样做,实在是不对,让慕迟曜吓吓她,别再无法无天,让她不要再那么的随心所欲。

    挫一挫她的锐气,也好。

    就在厉衍瑾迟疑的时间,慕迟曜已经把夏初初拉到自己面前来了。

    这么近距离的看着慕迟曜,夏初初吓得双腿都发软了。

    这个慕总,发起脾气来,真的是太可怕了。

    还好安希逃跑了,不然天天和这样的人生活在一起,真的是迟早都会吓出心脏病。

    谁能忍受这样的男人啊!

    “夏初初。”慕迟曜说道,“我最后问你一遍,言安希在哪?”

    “我也在找她啊……慕总。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就随便乱冤枉人呢!”

    “我冤枉你?”慕迟曜冷笑一声,“言安希逃跑的那天,你端了酒上来,不过是一瓶红酒,能让我昏睡一个小时?”

    “你自己喝醉了……”

    “拿了酒之后,你又紧接着去了年华别墅,约言安希逛街?”

    夏初初努力镇定的回答道:“我……你和小舅舅在谈事情,我……我无聊,就去找安希啊!”

    慕迟曜再次一针见血的指出:“在店里,言安希换上的那一身衣服,监控里拍得清清楚楚,是你挑给她的,很明显,你是为让她遮住身形!”

    “我给她挑衣服……怎么就……”

    “闭嘴!”慕迟曜吼道,“言安希到底在哪里,快说!”

    夏初初看着慕迟曜,越发的肯定,言安希要离他越远越好。

    脾气太不好了,太暴躁了,谁都无法忍受啊!

    夏初初被他这么逼问着,有一种很想把所有事情都说出来的冲动,让慕迟曜找去吧,让慕迟曜发疯去吧!

    可是不能,她不能不顾及言安希啊,自己倒是骂痛快了,安希就惨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