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9章:只能我负她,不能她负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9章:只能我负她,不能她负我

    “我不知道安希在哪里。”夏初初说,“你来问我,那……那我去问谁?”

    “你是咬定不说,是吗?”

    “我不知道。”

    慕迟曜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握着夏初初的手腕:“你说不说?”

    “你凭什么怀疑我啊,你有证据吗?言安希不见了,你……你就来冲我大吼大叫?”夏初初忍不住说道,“慕迟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啊!”

    “就是你帮助她逃跑的!快说,她现在在哪里!”

    夏初初虽然手腕被他捏都很疼,但是也不屈服。

    “慕迟曜,安希想离开你,你为什么就不从自己的身上找找问题?如果你值得她爱,如果你对她好,她为什么放着慕太太不当,宁愿孤苦无依的过一生,去流浪去追求所谓的zì yóu?”

    “我和她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不管就不管!反正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慕迟曜的脸色已经有些狠厉了:“夏初初,你别以为,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夏初初也说道:“你当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呐,我就在这里啊,你想干嘛?”

    慕迟曜薄唇一抿,正要逼近夏初初的时候,厉衍瑾适时的上前来了:“这是干什么?好了好了……”

    “她什么时候说出来言安希在哪里,我就什么时候放过她!”

    夏初初哼了一声,昂着头。

    反正小舅舅已经插手了,她也不怕!

    慕迟曜最多凶她两句,不然,还能把她怎么样?

    厉衍瑾低声说道:“这件事,初初有没有责任,还不能定论。就算,是她帮助言安希逃跑的,言安希都已经走了,她哪里能知道言安希的行踪?”

    “我不信她们没有联系!”

    “初初这两天一直都和我在一起,白天上班,晚上回家。”

    慕迟曜皱眉。

    “你凶她,也问不出什么来。”厉衍瑾说,“这样,我回头好好的问问她,要是问出什么来了,我马上告诉你。”

    “你?”慕迟曜看了他一眼,“你确定你能问出什么来?别她把你给迷惑住了!”

    “正事是正事,私事是私事。那你现在这样,也没有什么作用啊!”

    慕迟曜脸色沉到了一个极点。

    他已经肯定,夏初初有鬼。

    可惜夏初初一是女孩子,而是厉衍瑾的人,他不能随便动。

    厉衍瑾回头看着夏初初:“我就说,你迟早会闯大祸的。”

    夏初初低着头,不说话。

    她还是很会见机行事的,小舅舅帮她出头了,她就要乖巧一点,能不说话,就不说话。

    慕迟曜也看着她:“好,很好,夏初初,你不说,可以。我有办法,让言安希回来的。你等着看!”

    夏初初心里一惊,但是不敢抬头看着慕迟曜。

    慕迟曜缓缓的说:“她逃了两天,过了两天的安心日子,也够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

    和来的时候一样,脚步带风。

    不得不说,慕迟曜的气场,真的是太强大了。

    厉衍瑾看着慕迟曜离开,又看了夏初初一眼:“现在知道,慕迟曜已经开始苏醒了吧?”

    “那……那又怎样?”夏初初说,“他也不能把安希给找回来。”

    “你等着看吧。”

    厉衍瑾说完这一句,转身就走了。

    夏初初站在原地,嘀咕道:“等着看就等着看,慕迟曜能怎么样?”

    反正她死不承认,她也不说言安希在哪里。

    而慕迟曜,大概是真的急了,也真的苏醒了。

    第二天,他开始大刀阔斧的动作了。

    他先是把言安宸转移了,从重症监护病房,不知道转到了哪里去,没有人知道。

    紧接着,又有消息传出来,年华别墅里的几位保镖,不知道因为做错了什么事情,慕迟曜要开始整顿。

    亲自整顿。

    做保镖这一行业的,都是为金主服务,拿着高薪,自然也就承担着高风险。

    这一“整顿”,小则失去工作,永远不能继续从事这门职业。

    大则……断手断脚。

    消息流传倒不是很广,但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却都是差不多都知道了。

    夏初初在办公室里,听到这个两个消息的时候,当场就一惊:“什么?慕迟曜的动作……这么快?”

    还好厉衍瑾不在,没有听到。

    夏初初心想,慕迟曜还真的是高。

    他不单单只利用了言安宸这个筹码,他还把那几个跟随着言安希的保镖,给牵扯了进来。

    如果真的因为言安希的逃跑,而让他们背负“失职”的责任,害得人家断手断脚,那……罪过就大了。

    夏初初咬咬牙,思考了一番,就跑了出去,往星辰医院赶。

    她一下车,往住院部门口走了两步,忽然就停下了。

    慕迟曜站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淡淡的看着她:“夏初初,一听到消息,你就迫不及待的往医院里赶来了?”

    “你……”夏初初看着他,“你把言安宸转移到哪里去了?”

    “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

    “言安宸要是出了什么事,安希绝对会恨你一辈子的!”

    “她既然敢逃,那就要敢承担后果!”

    如果说,前两天的慕迟曜,是一只被困住的猛虎,优柔寡断,犹豫不决,那现在开始,他开始行动了。

    恨也好,痛也罢,他只想让言安希回到他身边来!

    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再这样继续放任言安希,等她哪天伺机出了慕城,那再要找她,就更加困难了。

    哪怕是恨,是折磨,那也要她在他身边,互相折磨一世!

    所以,慕迟曜在昨天晚上,从厉家回来以后,终于有所行动了。

    如果他再不行动,慕老爷子也不会让他继续这样下去的。

    慕迟曜在意的是言安希,慕老爷子在意的是继承人。

    夏初初见慕迟曜这样,跺了跺脚:“你!我都说了,你要是对她好,她能逃吗?”

    慕迟曜单手插在口袋里,姿态慵懒,缓缓的说了一句话。

    “只能我负她,不能她负我。”

    夏初初一愣,恨不得冲上去,和慕迟曜打一架!

    气死人了!他居然还好意思说这样的话!太自大了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