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1章:每一个帮你的人,都该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61章:每一个帮你的人,都该死

    言安希和他对视了好几秒钟之后,最后移开了目光。

    她这才发现,她的四周,全是车。

    而她乘坐的那一辆,被包围在正中间,前前后后左左右右,都被拦截住了。

    除非这辆车插上翅膀,才有可能离开。

    而每一辆黑色的车前,都笔挺的站着四个保镖。

    黑夜,无声,寂静,明明这么多人,这么多车,却静得如同一滩死水。

    头顶上,夜空中,只看见星光璀璨。

    慕迟曜凑了过来,薄唇擦过她的脸颊,最后落在她的耳畔上:“言安希,我没有让你走,你怎么走得掉呢?”

    语气轻柔得,好像是恩爱时候的耳语呢喃。

    说完这句话,他的手从她下巴处松开,改为环住她的腰,将她带到身侧,紧紧的圈着。

    “我们两个的账,等会儿再算。”

    他说完,目光直直的看向那位司机,然后抬了抬下巴。

    保镖立刻就明白了他 的意思,马上大步上前,就要去把那位司机给拖下车。

    言安希本来从被慕迟曜捉住手腕之后,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是淡淡的,也不多说什么,可是看到这一幕,她连忙惊叫道:“不要!等一下!”

    听到她这一声喊,保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

    慕迟曜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你们是听我的,还是听她的?”

    保镖立刻又继续往前走,眼看着就要拉开驾驶室的车门了。

    言安希侧头看着他:“慕迟曜,有什么事,你冲着我来就好了,司机……司机只是我请来的!”

    “冲着你来?”慕迟曜对上她的目光,然后向下,落在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你还怀着我的孩子,我怎么舍得动你一根手指头?”

    因为他垂着眼,言安希看不见他眼睛里的情绪。

    其实在看见言安希小腹微凸的时候,慕迟曜的眼神,就不可思议的柔和了下来。

    可是,又迅速的恢复了冷硬。

    他可没有忘记,他拿言安宸逼言安希现身的时候,她也拿孩子,威胁过他!

    真的是他diào jiào出来的女人!

    “你……”言安希说道,“我现在人已经在你面前了,我还能怎么样?”

    “你不能怎么样,我也不能怎么样,但是他——”慕迟曜看着那位司机,“可以把他怎么样。”

    言安希咬咬唇:“这只是我请来的司机而已,他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他载着你离开慕城,就是该死!”

    “该死”两个字,听得让言安希心里一颤。

    她顾不得那么多了,连忙揪住慕迟曜的衣角:“他只是一个无辜的人,他什么都不知道,是我雇请他当司机而已,你……你不能欺负他!”

    “无辜?是,的确无辜,”慕迟曜看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言安希,那你知不知道,你这一次逃跑,连累了多少无辜的人?”

    “我……”

    “每一个没有看好你,和每一个帮助你逃的人,都……该、死。”

    “这是我的事情,和他们都无关。”

    慕迟曜面无表情的说道:“晚了。”

    他话音一落,保镖已经迅速的把司机给拖了下来,架到了慕迟曜面前。

    言安希都不忍心去看司机的表情,但是她也暗暗的决定,无论如何,她是不会再伤害其他人的。

    她只能越来越紧的揪着他的衣角,语气也终于软了不少:“慕迟曜……我错了。”

    “错了?”他唇角微勾,看上去十分的随意,“现在才服软,不觉得有点晚了吗?”

    “这位司机,真的只是我聘请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要是把他怎么样了,你是让我在回到年华别墅的日子里,都寝食难安,噩梦连连吗?”

    不知道言安希的这句话,哪里戳中了慕迟曜,他唇角迅速的就抿平了下来,眼神一冷,好像裹着刺骨的风霜。

    “言安希,那你逃走的这几天里,我的寝食难安,噩梦连连,又要怎么办呢?”

    “我已经在你面前了。”

    “如果我没有抓住你,你天高海阔的走了,我要怎么办!”

    “你有……”言安希正要说什么,但是看着他额角突突的跳,把嘴里的两个字,又都给咽了下去。

    你有秦苏。

    “慕迟曜,我们之间的事情,就我们两个来清算。你不要再把其他人给牵扯进来了,好不好?”

    他圈着她的腰,大拇指在她腰上一下又一下的摩挲:“是你把他们牵扯进来的,不是我。”

    说来说去,在慕迟曜这里,反而还认为,是言安希的不对了。

    她咬牙认了:“是,是我,一切都是我的错,有什么你冲着我来,但是……”

    “言安希,”他声音低沉,“你越是想要维护的人,我就越是想要毁灭,你懂这种感觉吗?”

    她心里咯噔一下。

    她现在唯一的庆幸,就是她让袁澈在几分钟前跳了车。

    在慕迟曜面前,她是没有任何的发言权的。

    连保一个什么都不知情的司机,她都这么的困难,如果袁澈真在和她在一起,那后果就是不堪设想了。

    言安希忽然伸手抱住了他。

    慕迟曜身体微微一僵,然后依然面无表情。

    一边的保镖,全部都识趣的低下了头。

    言安希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学着他圈住她的腰的样子,也同样的回抱住了他。

    看起来……这么温暖的拥抱。

    言安希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慕迟曜,你难道真的要我跪下来求你吗?”

    她说话的时候,那气息喷洒在他的耳边,无疑是一种甜蜜的折磨。

    言安希在他耳边吐气如兰,而且他又温香软玉在怀。

    慕迟曜的手,慢慢的收紧,把她往自己怀里按。

    贴紧密一点,再紧密一点。

    “求我。”他说,“但是不需要你跪下来。”

    “你想怎么样?”

    “没想怎么样,言安希,你今天晚上,想离开慕城,现在……失败了。”

    “只差最后一步,是挺失败的。”

    慕迟曜冷哼一声:“你以为夏初初帮助你的事情,我不知道吗?”

    “初初?她……没有帮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