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6章:我恨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66章:我恨你!

    慕迟曜向来有洁癖,最受不了属于自己的任何东西,物品也好,人也罢,被别人沾染,连碰一下,都是大罪。

    她看见慕迟曜的眼睛,总觉得,下一秒,慕迟曜的双手就要抬起来,放在她的脖子上,然后狠狠的用力,把她掐死了。

    因为,这种事,他也不是没有做过。

    言安希永远记得那次被他掐着脖子的时候,只感觉已经没有了呼吸,眼前一片都模糊了。

    但是后来,慕迟曜再也没有这样做过了。

    不知道今天,他会不会又这样做。

    慕迟曜的手停留在她的锁骨上,不停的抚摸着:“言安希,你就这么缺男人?”

    “你把我压制着,让我不能动弹,力气比我大,长得比我高,就能这样以压倒性的优势,来肆意的侮辱我吗?”

    言安希其实已经绷不住了。

    他的手就像一块烙铁,烫得让她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事实上,她手臂上,腰上,已经起了细细的疙瘩了。

    她的裙子已经碎得不像样了,根本不能再穿,而且被慕迟曜毫不客气的扯下,只险险的挂在她的腰间。

    这裙子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从她身上滑落。

    所以,言安希现在腰部以上,都已经暴露在空气当中了,只有胸衣遮住她的关键部位。

    但是那姣好的hún yuán形状,让慕迟曜着迷的弧度,随着她的呼吸,起起伏伏,很是勾人。

    “羞辱?言安希,你还不懂,什么叫做羞辱。”

    说完这句话,他没有再做什么,手从她的锁骨上移开,也顺势往后退了一步。

    他倒是全身都整洁,只是衬衫有一点点的皱,看上去和平时也没有什么两样,依然干净,人模人样的。

    慕迟曜看着她,目光慢慢幽深,但是一句话也不说。

    言安希见他一直看着自己,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这才慌乱的用破碎的裙子,遮住自己身上。

    可是没有用。

    裙子已经被扯碎了,她再怎么样努力遮掩,都是徒劳无功的,白皙的肌肤,还是暴露在空气当中。

    慕迟曜就看着她,也不伸手帮她一把,就好像看好戏一样看着她。

    言安希也不求助他,只说了一句:“慕迟曜,你混蛋。”

    他也随她骂,反正就看着她,把她的身前的曲线,把她纤细盈盈不堪一握的腰,把她笔直修长的měi tuǐ,都看在眼里。

    然后,慕迟曜越发的想要将她,狠狠的压在身下。

    “言安希,你知道,这几天,我都是怎么过来的吗?”

    她握着胸前,低着头,不理他。

    “我告诉自己,只要把你抓到了,那一定要把你压在身下,好好的折磨。”

    “你……”言安希愕然,不敢置信的睁大眼睛看着他,“你干什么,你……你不要过来。”

    慕迟曜嘴边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眼睛里却是一片森冷。

    “我……我还怀着孩子,”言安希见他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彻底慌神了,“慕迟曜,你……也要为孩子想……”

    他不紧不慢的回答:“你忘记,我早就问过医生了吗?”

    言安希瞪大眼睛。

    下一秒,慕迟曜直接伸手,把言安希辛辛苦苦遮住身前的破碎连衣裙,给脱了下来。

    她尖叫一声,连忙捂住自己的身前,就想要蹲下去,保护自己。

    慕迟曜已经直接将她横抱起来,大步的往床上走去。

    只穿着贴身衣物的言安希,心里一点安全感也没有。

    这样的场景,让她害怕。

    言安希隐隐约约的觉得,今天晚上,她是无论如何都逃不了慕迟曜的手掌心了。

    他好不容易才把她抓回来,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呢?

    进主卧的时候,慕迟曜直接把她甩在地上,都已经算好的了。

    如果,不是顾及她肚子里的孩子,他甚至都有可能把她从二楼给扔下去!

    身下是柔软的羽被,身上是他滚烫的身躯。

    他的衣服摩擦过她的肌肤,有些粗糙, 言安希看着他,眼睛越瞪越大:“慕迟曜……”

    “你这个女人,就是自找的!”他说,“这么倔,这么不肯服输,早晚会吃亏!”

    慕迟曜压在她身上,看着她的眼睛,一边说,一边脱下衣服。

    他似乎已经等不及了,粗暴的直接把衬衫扣子给扯掉,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猛兽。

    “慕迟曜……你走开……”言安希无力的反抗,“你不要这样,我恨你,你会让我恨你的!”

    他终于脱下了衣服,覆了上来,伸手捏住她的下巴:“言安希,反正你也不爱我了!”

    这句话,听起来,总觉得有些……绝望,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在里面。

    反正也不爱了,那就一起恨,互相恨着。

    言安希不停的推着他,使劲的推搡着他的胸口,手脚并用,脚也不停的在踹着:“你走开……走开啊……慕迟曜!”

    他冷冷的看着她,就好像是看着不懂事的猎物一样,看着她垂死挣扎。

    “闹够了吗?”

    “慕迟曜!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

    慕迟曜低头,靠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只能这样对你,言安希。”

    说完,他的手就伸到她的背后,开始解着她的扣。

    言安希浑身都僵硬了。

    慕迟曜的手灵活得很,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

    紧接着,慕迟曜握住她的双手手腕,然后高举过头顶,从身边拿起刚刚扯下的领带,就把言安希的手,绑在了床头。

    这样的做法,让言安希不得不挺起上半身,贴合着他。

    她声音里都带了哭腔:“慕迟曜,我恨你,我恨你……”

    手腕被领带绑得死死的,这让她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权利,她怎么挣脱得了领带的束缚……

    更何况,她的力气,也没有慕迟曜大。

    最后的最后,他在她深处的时候,不停的喘着粗气,低下头来,轻轻的吻着她的耳畔。

    言安希偏过头去,身体不受控制的战栗,颤抖着。

    “看。”慕迟曜低低的说,“言安希,你的身体,还是很诚实的,会给我回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