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7章:你还想打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67章:你还想打我?

    言安希死死的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把要破碎出口的低吟,全部都吞了进去。

    慕迟曜最见不得她这个样子了,薄唇从她耳畔移开,又去吻她的唇,深情的吻着,满是怜惜。

    言安希只想哭,好想好想哭,她这样的被慕迟曜给压制着,掌控着,她受不了了……

    他喘着粗气的声音,在房间里,不停的回荡,回荡……

    “言安希,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惩罚你吗?嗯?”

    她没有回答,全身酸软无力,手腕上已经被领带,勒出一条深深的红痕。

    见她不回答,慕迟曜也不生气。

    他继续说道:“因为,言安希,除了用这样的方式,我不知道要怎么惩罚你了。打你?骂你?我舍不得。”

    言安希眼睛里的光亮,似乎是闪了闪。

    慕迟曜没有注意到,只是自顾自的说:“而且,我也想你了。我真的很想你,我从来都没有这样想念过一个人……”

    “慕迟曜……”

    言安希终于开口说话了,可是她一出声,自己都被自己的声音给吓到了。

    这样细软,无力,带着鼻音,近乎撒娇一样的声音……是她的?

    慕迟曜都听得神色一柔:“乖,我在这里,再叫一声听听?”

    他真的爱极了她这个时候的音色,挠得他心痒痒,恨不得……再要她一次。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是不是男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都是最会哄人,最会说情话的时候?”

    慕迟曜回答道:“那也得要看……和谁做。”

    “那你做过的女人,一定不少。”

    “噢?你这么认为?”慕迟曜轻笑,唇角微勾,“是我让你爽到了吗?”

    言安希瞪了他一眼,慕迟曜这个男人……可恶!

    “我……我猜的。”

    “那你猜错了。”慕迟曜说,“言安希,你是第一个。”

    “是吗?”言安希一副显然不相信的样子。

    “是,我有洁癖,不喜欢随便,而你,够干净。”

    言安希微微一怔,慕迟曜有点洁癖,她是知道的,但是没有想到,在这种事情上,他也有洁癖啊……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在床上,和他讨论这个问题,咬了咬唇。

    “都说,男人把爱和性是分得很清楚的。可以随便跟人shàng chuáng,但是不会轻易的爱人。”

    慕迟曜的指尖轻轻的在她的身上流连:“那言安希,你知道,还有第三种情况吗?”

    “什么?”

    “爱她,又想和她shàng chuáng。”

    言安希定定的看了他好一会儿,然后说道:“很显然,你现在不是这第三种情况。”

    “你确定?”

    她忍住心底的翻腾,说了一句:“你现在可以把我解开了吗?”

    “当然可以。”

    他起身,伸出手,轻轻松松的就把领带解开了。

    言安希的双手一得到zì yóu,立刻就撑着床面,坐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被勒红的手腕,轻轻的握住揉了揉,慕迟曜就坐在她的面前,淡淡的看着她。

    言安希也一直感觉到,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忽然,她迅速的举起手,就往慕迟曜脸上扇去。

    很明显,她这是要打慕迟曜耳光!

    言安希现在是悲愤交加,他把她抓回来,就在床上这样的折磨她……这是屈辱!

    可是,原本想象中的清脆耳光声,却并没有响起。

    言安希的手,在离慕迟曜的脸只有几厘米的时候,被捉住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言安希真的很想一巴掌扇过去。

    禽兽!

    慕迟曜的大手,牢牢的捉住了她的手腕,言安希再怎么用力,都移动不了分毫。

    言安希咬牙切齿,也懊悔不已。

    她这一耳光没扇到他,下一次就绝对不会有机会了,他肯定会更加防备了!

    言安希只恨自己刚刚没有快一点,再快一点,哪怕就一秒钟也好。

    慕迟曜十分危险的看着她:“言安希,怎么,你还想打我?”

    “为什么不可以?”

    “你真的是越来越没有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恨你! 我讨厌你!”

    慕迟曜看着她,喉结上下滚动着,眼睛里闪着危险的光芒。

    毕竟言安希居然敢动手打他!

    这件事可不小!

    言安希被他这样看着,也是有一点害怕的,但是她却依然倔强的扬起下巴,和他对视着。

    怎么样,能怎么样,大不了,慕迟曜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好一会儿,慕迟曜忽然甩开言安希的手:“不跟你一般见识。”

    言安希往一侧倒去,跌倒在床上。

    慕迟曜则懒洋洋的靠在床头,扯过薄被随便的盖着下半身,然后光着上半身,看了言安希一眼。

    言安希捡起已经碎得不像样的连衣裙,遮着身子,然后连鞋子都来不及穿了,光着脚,就往浴室里跑。

    慕迟曜依然靠在床头,一动不动,看着言安希往浴室里跑的身影,唇角微微勾了一下,然后又抿平。

    她倒是迫不及待的想离他远一点。

    慕迟曜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两点半。

    他要看看,言安希能在浴室里磨蹭多久,她还能待到明天早上不成?

    不过今天晚上……他倒是好久都没有这么满足过了。

    身心舒畅,难得放纵。

    看来男女之间的这回事,多做……有益身心舒畅。

    慕迟曜拉开床头的柜子,拿出香烟,低着头用打火机点燃,然后慢慢的抽了起来。

    他听见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掸了掸烟灰。

    等。

    浴室里。

    言安希冲到里面,马上就反锁了门,防止慕迟曜突然闯入。

    虽然这里是慕迟曜的卧室,浴室里也是他的私人领域,但是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洗澡。

    洗去这一身的肮脏。

    是的,言安希觉得自己……脏。

    慕迟曜的浴室,她也不是第一次来了。

    言安希打开了蓬蓬头,任凭水力强劲的水柱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她低头,看着自己身前,被慕迟曜印下的吻痕。

    言安希拼命的揉搓,可是这痕迹烙下了,又怎么是能洗得掉的呢?

    不过是在做无用功而已。

    最后言安希把自己的皮肤都给搓红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