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3章:好像有点醉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83章:好像有点醉了

    假如,言安希和何浅晴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除掉了秦苏,那么之后呢?

    肯定是她和何浅晴,又反目成仇。

    这就是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而且那利益,还只是一个男人,为了一份感情。

    言安希很不解,感情是可以依靠你争我抢,夺来的吗?

    这样的感情,还叫爱情吗?

    她不想趟这浑水,她只是安安静静的过自己的小日子。

    言安希想,她想要的,最后,时间都会给她。

    做好自己,问心无愧,这就是她的态度。

    何浅晴一听,愣了一下:“言安希,你……你……你这……”

    憋了半天,何浅晴才憋出来一句完整的话:“言安希,你这就是懦弱!找借口!我现在主动找你,你还拒绝我!”

    “何浅晴,我也劝你一句,以你的条件,不需要吊死在慕迟曜这一棵树上,你……”

    何浅晴白了她一眼,打断她的话:“言安希,你不除掉秦苏,你会后悔的。”

    言安希耸了耸肩,然后离开了。

    何浅晴在后面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似乎是觉得她很木讷,不会变通。

    言安希想,她是真的不想去做那样的事情。何浅晴当年没有斗过秦苏,现在秦苏没死,回来了,何浅晴又来找她。

    会不会……何浅晴会去找秦苏,和秦苏联手,来除掉自己?

    言安希越想,只觉得脑袋越疼。

    算了,她干脆不想了,反正她会和慕迟曜离婚了,离开了慕迟曜,也就等于离开了那些是是非非。

    那么这些事情,也就和她没有关系了。

    不过……言安希越发的明确了一点,这个孩子,她要么不生,要生下来的话,只能她自己抚养。

    不然,秦苏肯定会对她的孩子下手的!

    言安希收回思绪,往慕迟曜所在地方走去。

    其他人看到她,都自觉的给她让出一条路来,所以言安希轻而易举的,就走到了慕迟曜身边。

    她刚刚一站稳,就闻到了慕迟曜身上,十分浓烈的酒气。

    慕迟曜看着她走到自己身边,唇角微勾,但是什么都没有说,依然继续和旁边的人交谈。

    当然他心里是很高兴的。

    言安希侧头看着他,慕迟曜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也还是那副扑克脸,不过显得很有魅力。

    大概是因为认真的男人最帅吧。

    不过他身上那股子酒味,真的是让她闻不惯。

    “慕迟曜……”她轻声的说道,“你到底喝了多少?”

    他听见她的声音,心里一动,侧头看着她:“嗯?”

    “别喝了。”言安希说,“明天你还得去公司。”

    没有想到,她这么随随便便一说,慕迟曜还真的就点头:“好,不喝。”

    说完,他的薄唇从她的耳畔移开,忽然抬手,揉了揉眉心。

    “好像有点醉了,诸位,今天就到这里吧。”

    一边的人,见慕总和慕太太这么旁若无人的咬耳朵讲悄悄话,又见慕总说了推辞的话,都十分识趣的,离开了。

    人群散开,言安希才觉得那股酒味淡了一点。

    “多亏了你。”他说,“不然,还不知道要应酬到什么时候。”

    言安希点点头:“是啊,我做恶人,把你的客户还有商界里的朋友,都给吓跑了。”

    慕迟曜倒是毫不在意:“走了也好,我也倦了。”

    “我也是,慕迟曜,我们……走吧?”

    慕迟曜微微挑眉:“走?可以。”

    说着,他侧身,从桌席上拿起一杯酒,递给她。

    言安希顿了一下,还是接过了:“喝了这杯,就让我走么?”

    一点点而已,对孩子不会有什么影响。

    慕迟曜也重新拿起一杯酒,骨节分明的手握住杯身,衬得十分好看。

    “嗯。喝了这么多酒,倒是还没有和你干一杯。”

    言安希说道:“现在不就是在干杯吗?”

    “我们俩得干一杯,”他说,“为了庆祝今天晚上,你被所有人认识。”

    言安希握着酒杯举了举:“那明天,估计全城都会报道有关我的消息,到时候,你是不是还得开香槟庆祝?”

    慕迟曜勾了勾唇:“你要是愿意,也可以。”

    他今天的举动,是已经等于把言安希的身份,公之于众了。

    他让所有人知道,她是慕太太,他的女人。

    对慕迟曜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可以自己一个人在心里狂欢的事情。

    她……已经完完整整的打上了他的烙印。

    言安希敷衍的扯了扯嘴角,二话不说,和他碰了碰杯,浅尝了一口。

    慕迟曜看着她喝酒的模样,眼神都要融化了,直到她放下酒杯,他这才仰头喝下。

    酒过入喉,直醉到心尖上去了。

    他想,他今晚,应该是要醉了。

    酒不醉,人自醉。

    言安希放下酒杯后,眼睛直直的看着他:“可以走了吧?”

    她是真的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

    “可以。”慕迟曜点了点头。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言安希马上就转身往会场的门口走去。

    结果她刚刚走了两步,就被慕迟曜长臂一伸,给拉了回来,撞进他的怀里。

    他的薄唇在她耳边轻轻蹭着:“慕太太,就算是离开的时候,也要记得,和来的时候,一、模、一、样……”

    他的大手落在她的腰上,紧紧的圈住。

    言安希又闻到了他身上的酒气,但是没有刚刚那么浓烈,反而有点清清淡淡的,还闻得比较习惯。

    看这样子,慕迟曜今天晚上喝的,果然有点多了。

    言安希想,也不知道回家以后,他会不会伺机发酒疯,应该……是会的。

    她不由得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身体微微有些僵硬的靠着他,一起往外走去。

    慕迟曜的脚步没有以前那么沉稳了,微微有些虚浮,但是他嘴角,却一直挂着十分满足的笑意,拥着她往外走去。

    快要到门口的时候,慕迟曜忽然一顿,言安希不解的抬头看着他,才发现他看着侧面不远处,眼睛微微一眯。

    言安希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过去,心里一惊,差点就显得有些失态了。

    原来,慕迟曜看见了袁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