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86章:我没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86章:我没醉

    沈北城很想亲一亲她,但是怕她被吓到,更加抗拒自己,所以想了想,还是压抑了这个想法。

    “是的。瑶瑶,你告诉我,认真的告诉我,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慕瑶看着他:“我……”

    沈北城看见她这个反应,有些欣喜:“瑶瑶,你还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沈北城,你……你让我没有安全感。”

    他总是流连在各种风月场所,身边总是围满了女人,而他也很享受这样的生活,来者不拒,女人缘特别好。

    可她呢?

    慕瑶是乖乖女,从小到大都是没有受过什么挫折的,有慕老爷子罩着她,慕迟曜替她铺好路,打点好一切,真正的天之骄女。

    所以,导致慕瑶喜欢的,也是那种品学兼优的男生,最好是瘦瘦高高,满是书生气,斯斯文文的男生。

    沈北城……沈北城是帅,是好看,可是和她想象中的,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看来还是需要时间来证明。”沈北城说,“瑶瑶,你等我,我会向你证明,我对你,是真心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深情。

    而慕瑶根本都不敢看他,偏过头去:“很晚了,我……我要回家。”

    “好,回家,我送你,我保证不会去你家喝咖啡,把你送到家,我就走。”

    说完,沈北城准备起身。

    可是他看着慕瑶嫣红的唇瓣,还是有些心猿意马了。

    最后,沈北城实在没有忍住,又重新低下头去,在慕瑶的唇瓣上亲了一口。

    慕瑶完全没有一点防备,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要去推开沈北城。

    沈北城发誓,他真的只是想亲一口而已,可是一碰到慕瑶的唇瓣,就好像是有魔力一样,吸引着他,更深的探索。

    他没忍住了。

    柔软的唇瓣,让他情不自禁的就想要撬开,汲取更多的甘甜。

    慕瑶这下子真的被吓到了,手脚并用的推开沈北城。

    “你……唔……沈北城,你……”

    慕瑶的声音都带了一点哭腔了,沈北城一听,这理智才回归了一点。

    他连忙移开薄唇,附到了她耳边:“瑶瑶,我……对不起,我没忍住,我……”

    慕瑶不说话了,似乎是在小声的抽泣。

    沈北城自责得不得了:“瑶瑶,我错了,是我不好,我该死……”

    慕瑶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很小声很小声的说道:“我要回家。”

    “好。”沈北城连忙点头,“我送你回家。”

    沈北城对慕瑶完全是百依百顺,而且自己刚刚把慕瑶给吓到了,他自责不已。

    怎么就没忍住了,万一慕瑶对他的印象更不好了,这就更难得追了。

    开车的时候,慕瑶一直都低着头坐在后座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沈北城不时的通过后视镜看着她,随时注意着慕瑶的情况。

    看来,想要追到心上人,还有很长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车子一停稳,到了慕瑶住的公寓,沈北城还没说什么呢,慕瑶已经低头下车了。

    沈北城连忙也跟着下车:“瑶瑶!”

    慕瑶停下脚步,但是没有转过身,背对着他:“我……我到家了,你走吧。”

    “我看着你回家,等你房间里亮起灯了,我再走。”

    “……好。”

    “你的车,我先开走了,明天到公司再还给你。”

    慕瑶点点头,然后再也不停留,低着头快步的走了。

    沈北城就倚靠在车门上,静静的等着。

    几分钟后,慕瑶所在的楼层,亮起了灯。

    沈北城看着那亮起的一点光芒,笑了笑。

    有一个喜欢的人,并且能送她回家,就这样看着她,都是一种幸福。

    ————————————————

    年华别墅。

    言安希一路上都在想,刚刚在酒店门口上车的时候,慕瑶真的没有叫慕迟曜吗?

    她明明听见了啊。

    难道她真的幻听?一孕傻三年?

    车子停稳在花园里,司机已经悄无声息的下车了,言安希还在纠结慕瑶的事情,蹙着眉尖。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司机已经关上了驾驶室的车门,离开了。

    言安希心里一动,侧头看了慕迟曜一眼。

    结果……恰好和他的目光对上。

    他淡淡的说道:“下车。”

    言安希连忙收回目光:“哦。”

    其实从上车开始,慕迟曜就没有说过话,两个人好像是一对陌生人一样。

    但是言安希有注意到,他一直都在揉着眉心,看上去好像有些焦灼。

    也不知道他在急什么事情,还能有什么事情让他着急的。

    还是他喝醉酒了,有些不舒服?

    言安希下了车,结果没有注意,身上的西装外套,滑落下来,掉到了地上。

    她连忙捡起来,这可是慕迟曜的外套,她要是弄脏了……

    言安希拍了拍,搭在手腕上,就听见慕迟曜不耐烦的声音响起:“你又在磨蹭什么?”

    她应道:“来了来了。”

    再晚一步,等一下慕迟曜又要说她是一只蜗牛了。

    言安希走到他身边,一靠近,就闻到他身上清清淡淡的酒气。

    她差点忘记了,他在晚会上喝了那么多的酒……

    想了想,言安希决定先问:“慕迟曜,你喝醉了,是吧?”

    他侧头看了她一眼:“怎么?怕我借机发酒疯?”

    言安希点了点头:“是的,万一你强来怎么办?”

    慕迟曜冷笑一声,率先往别墅里走去。

    言安希在他后面,正打算跟上的时候,忽然发现慕迟曜的脚步,有些踉跄,虚浮,好像……真喝醉了一样。

    她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慕迟曜真的醉了,只是在强撑?

    哎……他为什么要强撑啊?

    言安希有些……搞不懂慕迟曜了,她还担心他会借酒醉的名头使唤她,折磨他,结果他醉了,却还强撑着没醉?

    管家早就迎了出来,想来扶他,慕迟曜却挥挥手,自己走了进去。

    “先生,您醉了,要不要厨房弄点醒酒的,给您送过去?”

    “不用,”慕迟曜说着,转身看了一眼后面的言安希,低声回答,“我没醉。”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