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90章:我一直在查秦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90章:我一直在查秦苏

    言安希咬了咬唇:“我也有账,要和秦苏算。秦苏她害了我弟弟,这件事,我也需要一个真相!”

    慕迟曜看着她。

    而说起弟弟差点遇害这件事,言安希更加的愤慨了:“慕迟曜,你能花这么长的时间,去查当年秦苏和慕天烨之间的事情,为什么就不能去查查,秦苏害我弟弟的这件事呢?”

    慕迟曜却问道:“言安希,在这个世界上,言安宸才是你最重要的人。我和孩子,都比不上他重要,是吗?”

    言安希一下子愣住:“你……你和孩子,还有安宸,没有可比性。”

    孩子是她的骨肉,安宸是她有血缘的弟弟,而慕迟曜……

    慕迟曜是她的什么呢?

    一个过客吧。

    慕迟曜自嘲一笑,勾了勾嘴角,然后低低的说道:“言安宸被害的事情,我也……一直在查秦苏。”

    言安希瞪大了眼睛:“什么?你有在查?”

    她一直都以为,慕迟曜不会去查秦苏的,哪怕她以死相逼,都不能让他去调查秦苏。

    可是现在他说,他一直都有在查。

    言安希懵了。

    慕迟曜点了点头:“是。只是现在,还没有查出来结果。”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爱怜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我想等,有了一些线索之后,再跟你说。”

    言安希看着他,心想,这算是……酒后吐真言吗?

    原来慕迟曜一直都有在查这件事的始末,他没有完全偏袒秦苏,他只是不说,默默的在行动而已。

    这个别扭的男人啊……

    言安希忽然觉得心里一软,用力的咬了一下唇角,让疼痛使自己清醒一点。

    不能心软,绝对不能心软,慕迟曜是毒药,不能再碰一次的。

    “既然你在查,那我就相信……也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如果真的是秦苏害了你弟弟,我也不会轻饶了她。”慕迟曜说,“还在调查当中,会有真相出来的。”

    言安希看了他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

    她一点都不习惯这样的慕迟曜,太温柔,太陌生了。

    而且,话也多了不少,平时的话,他根本不会说这么多的话,一个字能表达清楚的,绝对不说两个字。

    她认识的慕迟曜,自负,霸道,占有欲强,不会这么温柔的和她说话。

    难道……他真的爱她?还是仅仅喝醉了的缘故?

    言安希低下头去,远离了他温暖的怀抱:“很晚了……”

    慕迟曜也明白她的意思,没有再勉强她:“嗯,睡觉,我……抱着你睡。”

    她飞快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翻过身去,背对着他。

    因为言安希不确定,慕迟曜到底是喝醉了,在这里说酒话。还是……他非常的清醒。

    毕竟她也从来没有见过,慕迟曜喝醉了,是什么样子的。

    她明天去问问管家吧,管家肯定知道的。

    他的身躯从后边贴了上来:“晚安,言安希。”

    她没有说话,但还是闻到了他呼吸间,浅浅淡淡的酒气。

    但愿今天晚上慕迟曜所说的,是他喝醉后的酒话吧!

    她和他经历了这么多,要怎么去相爱,言安希这颗已经千疮百孔的心,又要怎么去修复。

    他爱她,他说他爱她,是真的爱吗?

    ———————————————

    第二天。

    言安希因为心里有事情,所以一晚上睡得都不是很踏实。

    早早的她就醒了,而且,她还发现,慕迟曜还在熟睡着。

    言安希想,她应该是第一个,能看到慕迟曜睡颜的女人了吧。

    她看了慕迟曜一眼,又看了他环在自己腰上的手一眼,这个男人,连睡着了,都有这么强烈的占有欲。

    言安希小心翼翼的把他的手给拿开,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慕迟曜醒了。

    然后,她下床,光着双脚,都不敢穿鞋,怕穿着鞋子走路的声音会吵醒他。

    言安希快要走出卧室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慕迟曜还在熟睡着。

    还好还好,他肯定是因为昨天晚上喝酒喝多了,所以睡得比较沉。

    也不知道,昨天晚上说的话,慕迟曜到底会不会记得。

    言安希现在有些矛盾,她一方面希望慕迟曜记得,可 又希望,他不记得。

    她也很是纠结。

    下了楼,言安希看见一个佣人,就连忙叫住,问道:“管家呢?”

    “太太,管家在厨房,盯着人做早餐呢。您要见管家吗?”

    言安希点点头。

    “太太,那您在这里稍等,我现在去找管家,让他马上来见您。”

    “嗯,好。”

    佣人也赶紧去厨房找管家了。

    言安希就在客厅里耐心的等着,指尖不停的去触碰身边的花。

    花是花店每天早上都会送来,最新鲜最娇艳的,上面都还沾着露水,散发着芳香。

    可惜,再美再娇艳,被这样剪下来,离开了泥土,插在瓶子里,不过几天时间,也是会枯萎的。

    所以,年华别墅所有的花,都会每天更换,确保最新鲜最娇艳。

    言安希觉得,她就是这些花,一天天枯萎,生命短暂。

    “太太。”

    直到管家出现,一声轻唤,言安希才回过神来。

    “管家。”言安希说道,“我……有一些事情,想要问你。”

    管家不卑不亢的站在她面前:“太太请直说吧,您是主,我是仆。但是在太太您问之前,我有几句话,不知道能不能现在就说。”

    “好。”言安希虽然有些疑惑,但点点头,“你说。”

    管家要和她说什么?

    “太太这次忽然离家出走,是在我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来也凑巧,恰好家里有事,所以就请假离开。如果我晚一点离开,或者是早一点回来,都不会让年华别墅这样的慌乱。”

    言安希蹙了蹙眉尖:“……管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

    “是。”管家点点头,“太太现在已经回来了,这件事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是我希望,太太还是安心的待着。”

    言安希越听越糊涂了。

    好端端的,管家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话?

    听得她云里雾里的,不知道管家想表达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