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10章:你是第一个敢踢我的女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410章:你是第一个敢踢我的女人

    慕迟曜静静的听着,神情看不出喜怒。

    言安希只想推开他,他的怀抱,似乎有着滚烫的热度,让她坐立不安。

    慕迟曜的声音淡淡的响起:“言安希,我会像你证明的。”

    话音一脸,他的手迅速的上移,扣住她的后脑勺,薄唇已经压了下来。

    言安希连躲都躲不开,眼睁睁的看着他吻上自己的唇瓣,眼睛睁得很大。

    她都清清楚楚的看见慕迟曜的睫毛。

    他虽然是男人,但这眼睫,让女人都有点自惭形秽。

    言安希还是第一次接吻的时候,睁开眼睛,这么看着他。

    他耐心的,一点一点啄着她的唇瓣,尽管言安希打定主意,坚决不让他得逞。

    慕迟曜也耐心的和她耗着,虽然不能深入的汲取她的甘甜,但是总能等到机会的,不是吗?

    言安希被他扣住后脑勺,想逃也逃不了,想说话,又怕他的唇舌会趁虚而入。

    她不停的推着他,一拳又一拳的砸在他的肩膀上。

    可是怎么样,她也推动不了慕迟曜,言安希心里十分恼怒。

    忽然间,他抱着她站了起来,毫无防备。

    言安希下意识的就惊呼一声,与此同时双手紧紧的勾着他的脖子,防止自己掉下去。

    慕迟曜却是早就料到一样,微微一笑,瞬间就攻城略池。

    言安希这才明白过来他的意图,懊恼不已,可是已经晚了。

    他刚刚忽然站起来,就是知道她的本能反应会是这样!

    慕迟曜这个奸诈的人!

    他抱着她,深情的吻着。

    言安希身下是柔软的羽被,这下子她有了着力点,顿时手脚并用,想要把身上的慕迟曜给推开。

    言安希最后rěn wú kě rěn,只能咬他。

    慕迟曜吃痛,很快就放开了她,擦了擦嘴角,看着她,眼睛里似乎是有深沉的大海,深不见底。

    “你咬我?”

    “你走开!”言安希说,“不要碰我!”

    他双手撑在她的身侧:“你害怕?言安希,你在害怕?”

    她身体微微战栗着,咬着下唇,红唇潋滟,但是最后没有说话。

    “你怕我又要了你吗?”他轻声的问,“言安希,就算我要了你,那也是……应该的。你是我的女人,是我妻子。”

    她轻声开口:“医生说……”

    “我知道医生说过什么。可是你在抗拒我。”

    慕迟曜说着,似乎是又想压下来。

    言安希吓得连忙撇开。

    可是慕迟曜却是只吻了吻她的脸颊:“现在我不会要,更不会强迫你。但是……”

    她颤着声音问道:“但是什么?”

    你以后只会是我的女人,总有一天,言安希,我要你心甘情愿的在我身下。”

    “你……未免也太自大了。”

    “我坚信,我会挽回你的。我说了,我爱你,对于我喜欢的东西,我一向是――”

    他看着她的眼睛,缓缓的说道:“志在必得!”

    说完这句话,他就起身离开了。

    言安希马上从床上爬起来,看着他。

    慕迟曜却是心情很好:“放心,言安希,你只会属于我的。”

    言安希咬了咬唇,恼羞成怒,随手抓起一边的枕头,就朝他身上扔去。

    慕迟曜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枕头扔过来的时候,他伸手直接抓住了。

    言安希气得又想把另外的一个枕头往他身上扔,结果慕迟曜侧身避开了。

    “拿枕头撒气有什么用?”他挑眉看着她,“我就站在这里,你朝我来。”

    言安希被他激得脾气也上来,赤脚就下了床,张牙舞爪的就朝慕迟曜扑了过去。

    慕迟曜依然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见她过来,直接张开了双手。

    言安希跑了过去,也没有穿鞋,抬脚就往他小腿上踢去。

    慕迟曜也受了她这一脚,不痛不痒的,他还顺便享受了一下什么叫做投怀送抱。

    嗯……这个感觉非常好。

    言安希就好像是一只发怒的小狮子,可是到了慕迟曜怀里,就成了小绵羊了。

    他才是真正的大灰狼。

    慕迟曜抱着她:“行了,踢了这一脚,你也差不多够了,气消了没?”

    “没有!”

    “你是第一个敢踢我的女人。”

    言安希恨恨的说道:“你还是第一个吻我,第一个抱我,第一个要了我身体的……呃……”

    她说到最后,忽然就感觉好像……嗯,不对劲了。

    言安希抬头一看,只看见慕迟曜笑得十分得意。

    “嗯,我要了你这么多的第一次,那我就是你的了。从今以后都是你的了。”

    言安希觉得,她又落入了慕迟到挖好的坑里。

    “好了,踢了我这一下,解气了吧?”慕迟曜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

    言安希抬头瞪了他一眼,转身又回到了床上。

    慕迟曜看着被子里躺着的人,唇角边露出近乎宠溺的微笑。

    他解开领带,一边解着衬衫扣子,往浴室里去了。

    好像……嗯,沈北城说的话,挺有用的。

    女人,果然是需要哄的,让着的,宠着的。

    言安希好像生气的时候,却也是那么的可爱。

    慕迟曜身心舒畅的洗完澡,回到主卧的时候,言安希侧躺着,头发铺满了枕头。

    他shàng chuáng,言安希似乎惊了一下,回头看着他,又很快的收回目光。

    “躲什么?”他说,“言安希,你躲不开我了,明白吗?”

    不管她怎么拒绝他,不相信他,也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和她好好的……磨。

    只要真心,就总能打动她。

    沈北城被慕瑶那样的拒绝,弄得人尽皆知,可沈北城不是也没放弃吗?

    何况,他和言安希,在外人眼里,还是恩爱的那一对。

    她背对着他,不说话。

    “睡吧,我抱着你,”慕迟曜说,“你明白我的坚定就好了。”

    言安希心里一片涩然。

    为什么她的爱情,来得这么晚?

    他爱她,如果早一点,那就好了。

    随着主卧里的灯熄灭,年华别墅的其他佣人,才敢去歇息,只留下值班的人。

    管家站在客厅里,往楼上看了一眼,又看着今天晚上值班的佣人,开始了日常训话。

    “慕先生和太太在楼上已经歇息了,你们照常值班,千万不要扰了两位主人的好梦。行了,散了吧。”

    有一个毫不起眼,丢在人群里都认不出来,皮肤有些黝黑的佣人说道:“管家,先生和太太,最近好了吧?”

    管家看了他一眼:“主人的事情,我们这些仆,就不用过问了。不过比以前好些了,不必再战战兢兢的。”

    佣人点了点头,一群人这才散开,回到各自的小房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