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492章:踹开了手术室的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492章:踹开了手术室的门

    慕迟曜坐在后座上,仰头,闭了闭眼。

    这一闭眼,耳边似乎就响起,刚刚手下说的那句话——

    慕先生,我们在医院发现了太太,太太在手术台上,下半身是血!

    手术台,血。

    言安希怎么会在手术台上,又怎么会下半身是血。

    除非是……孩子没了。

    不然,不会有血。

    慕迟曜忽然觉得眼眶一阵湿润,心脏的绞痛,再一次传遍了全身,好像心脏被人硬生生的给挖出来。

    不是别人,就是言安希,亲手挖走了他的心!

    慕迟曜重重的攥紧了手,重新睁开了眼睛。

    如果孩子,真的没了,他绝对,绝对不会放过言安希!

    秦苏的事情已经明朗了,秦苏嘴再硬,也硬不了多久了,不过是时间问题。

    所以,他只等亲口告诉她,让她自己来,处罚秦苏,还她一个公道,给她一个交代。

    可是,可是言安希却……

    他声音暴怒:“开快点!一秒钟,都不能耽误!”

    “是,是,慕先生。”

    医院里。

    手术室外,一时间围满了黑衣黑裤黑墨镜的保镖,大概有十几个人,把这一层楼,守得固若金汤。

    手术室里,言安希还在昏睡。

    má zuì药剂比较大,起码得天黑了,她才会醒过来。

    她什么都不知道,眼睛闭得紧紧的,看上去睡得非常安详。

    言安希做了一个梦,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面,她看见有一个很小很小,还在襁褓里的婴儿。

    脸皱皱的,眼睛都还睁不开,手那么小,头发稀疏,小嘴微微张着。

    她走了过去,轻轻的抱起:“宝宝……妈妈在这里。”

    她一说话,宝宝就睁开了眼睛,朝她笑。

    言安希的心都要被这个笑容给暖化了,轻轻的唱着摇篮曲,哄着宝宝,充满了为人母的喜悦。

    忽然,秦苏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把抢过孩子:“言安希,这是我的孩子,你抱什么抱?”

    “不!”言安希顿时慌了。“这是我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

    “你的孩子?你想多了吧,孩子姓慕,叫我妈妈,你是谁?你算什么?”

    “你撒谎!我才是孩子的妈妈,我辛辛苦苦把他生下来的……”

    秦苏哼了一声,推了她一把,毫不客气的把推到了地上。

    言安希摔倒,微一抬头,就看见一双高级手工皮鞋,从她面前走过。

    “慕迟曜……”她连忙说道,“慕迟曜,你还我的孩子!”

    可慕迟曜根本都不理她,和秦苏并肩站着一起,两个人一起逗着孩子,他向来冷峻的脸上,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秦苏把头靠在他肩膀上,看起来非常的恩爱。

    言安希看到这一幕,心如刀割:“慕迟曜,你为什么要把我的孩子给秦苏,为什么……”

    慕迟曜朝她看了一眼:“你的?你只是生这个孩子的工具而已。”

    说完,他抬手,把离婚证甩到了她的面前。

    言安希拿起来,打开一看,离婚证上面,有他和她的名字。

    当她再次抬头的时候,秦苏抱着孩子已经走了,慕迟曜搂着秦苏,两个人越走越远,根本没有再理会她……

    言安希绝望的哭,绝望的哭,哭到昏了过去,眼前陷入一片漆黑……

    手术台上的言安希,眼角处,也缓缓的流下一行眼泪。

    “慕先生!”

    手术室外面,忽然传来整齐划一的声音:“慕先生!”

    慕迟曜大步的走了过来,脸色沉得可怕,径直走到了手术室门口。

    他却忽然停了下来:“言安希是不是在里面?”

    “是的,慕先生,太太就在里面。”

    “还有其他人吗?”

    “没有,就太太一个人。”

    慕迟曜额角突突的跳,只看见他忽然抬脚,“轰”的一声,踹开了手术室的门。

    然后他走了进去:“所有人,都给我在外面等着!”

    他不准任何人进去。

    几乎是一眼,慕迟曜就看到了手术台上的言安希。

    她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单,安详的躺在那里,闭着眼睛,头发铺满了身下,呼吸均匀,只是脸色有些苍白,唇色也比较白,没有什么血色。

    看来,是有人处理过了,慕迟曜没有看到半点血迹。

    他站在离手术台一米远的距离,没有再往前迈进一步,可以说,他是……不敢。

    是的,不敢。

    他不敢去面对现实,不敢去掀开那被单,看一看言安希的小腹。

    慕迟曜的眼角有些红了,额角的青筋暴起。

    好一会儿,只见他深吸了一口气,快步的走到手术台前,看着言安希。

    他清楚的看到了她眼角的泪,不停的流下来。

    她在哭?

    慕迟曜低沉着声音说道:“言安希,你在哭?这个时候了,你有什么好哭的?你是觉得,对不起这个孩子?那你有没有一秒钟的时间觉得,对不起我?”

    话音一落,慕迟曜直接扬手把白色被单给掀开。

    白色被单在空中荡起弧度,最后落在地上。

    慕迟曜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言安希的小腹。

    那里……非常平坦。

    他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身形晃了晃,好像有些站不稳,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慕迟曜额角的青筋暴起,眼睛一眨不眨,直直的盯着言安希的小腹,像是要看穿一样。

    好久好久,慕迟曜才颤巍巍的伸出手去。

    他的手僵在半空中,停顿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慢慢的往下落。

    落到言安希的小腹上。

    以前,只要他和她睡在一张床上的时候,他都会习惯性的,摸着她的小腹。

    因为他知道,这里面,有他和她的孩子。

    他也是要当爸爸的人了,他有妻子,很快就会有孩子。

    可是,现在,他摸着,和以前摸着,完全不一样了。

    再也没有微微凸起的小腹,再也没有孩子了。

    言安希,她把孩子流掉了!

    慕迟曜的愤怒,悲伤,一下子全涌了上来,他眼睛里的情绪,是杀戮,是毁灭,是恨不得把一切都给抹掉!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