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12章:我去过帝国大酒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12章:我去过帝国大酒店

    言安希继续说道:“我是骨子里倔,而你,是从来没有低过头,所以我们两个,从认识到现在,甜蜜的时间,屈指可数。可吵架的时间……却很多很多。”

    “我本来一开始,是打算绝对不妥协的。大不了,就真的饿死好了。对于死……我是一直都不再畏惧的。我都在想,死了,或许比起活着来说,更是一种解脱。”

    “可是,慕迟曜,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不得不,改变了我当时的想法。”

    慕迟曜淡淡的问道:“什么事?”

    言安希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在我绝食的那几天,你都住在慕宸的帝国大酒店,对吗?”

    慕迟曜听到这个酒店名字,心里莫名的一沉。

    说起这间酒店,他就烦。

    现在,宋尧,秦苏,都关在这间酒店里。

    今晚之后,又多了一个人——慕天烨。

    慕天烨也关在那里面了。

    而且,一想起秦苏给他下药,在房间里勾引他,他就恨不得把秦苏的皮给扒了。

    “帝国大酒店?怎么了?”慕迟曜问,“难道……你去过?”

    言安希点了点头。

    慕迟曜忽然一下就站了起来,看着言安希,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但是又一下子,说不出来。

    反而是言安希继续说道:“那天晚上,我去过帝国大酒店。慕迟曜。你……明白了吗?”

    明白!这么一说,他当然明白。

    “原来你来过,你竟然来过……”

    她轻轻点点头:“是的,慕迟曜。”

    “所以,”慕迟曜的声音低沉,“你……看见什么了?”

    “你觉得呢?”言安希问,“你在帝国大酒店,做过什么?”

    她根本不敢回想那一幕。

    每想一次,她这心,就仿佛被割了一道口子。

    鲜血淋漓。

    慕迟曜的身形晃了晃,忽然之间,都明白了:“原来……原来是这样。”

    言安希看着他:“我去了酒店,让你的保镖,把房卡给了我。我一推开门,就听到女人的声音……慕迟曜,我当时多么的希望,是我听错了,是我出现了幻听……”

    他薄唇紧抿,额角的青筋,也慢慢的凸显出来了,似乎是在强忍着,压抑着什么。

    “可是,不是我听错啊,慕迟曜。我一路忐忑的走到卧室门口,亲眼,亲眼看见了……你和秦苏,在那里……”

    言安希说不下去了。

    那一幕,还是不要回想得好,她一直都拼命的,想把那个画面压下去,从脑海里抹去。

    慕迟曜已经都明白了。

    他一直都不知道,言安希在那天晚上,去过酒店。

    而且,这么凑巧,恰好是在秦苏给他下了药的那天晚上,去了酒店。

    只怕……又是秦苏的一个阴谋!

    “我知道了。”慕迟曜说,“言安希,因为你在酒店,看到了我和秦苏在卧室里翻云覆雨,所以,你就伤心绝望之下,去把孩子流掉了!”

    “我……”

    慕迟曜的声音蓦然一扬:“言安希,你就不会问我?你就不能多相信我一点?你就一个人承受着这一切,把一切的过错都迁怒到无辜的孩子身上?”

    言安希有些不明白他的怒气,从何而来。

    她眨了眨眼,努力的把眼泪收回去,轻声说道:“我想过,要相信你。可是,慕迟曜,我不是你爱的人,我不敢赌,我怕……自取其辱。”

    “你!”

    慕迟曜在听到她说完这些之后,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要是早一点,早一点让他知道,她去过酒店,看到了他被秦苏下药,在床上翻滚的那一幕,孩子,或许就能保住了!

    “五分钟已经到了吧……”言安希喃喃的说,“慕迟曜,你给我这五分钟,我想说的话,基本已经说完了。”

    慕迟曜看着她,眼睛里一片漆黑,似乎在酝酿着一场暴风雨。

    “我想过要打掉孩子,但是我最后,没有打掉孩子,真的。我没有骗你。我想着,从医院回来以后,就和你摊牌,想说清楚一切,可是等我醒来的时候……”

    言安希闭上眼睛,眼泪从眼眶里滑落下来。

    等她醒来的时候,孩子已经没有了。

    她也从医院的手术台上,到了年华别墅的主卧大床上。

    她当时一睁开眼睛,面对的,就是慕迟曜滔天的怒气。

    而且,在慕迟曜的盛怒之下,她完全没有解释说明的机会。

    现在,好不容易,她一个人在家里,等到深夜,等到他回来,才换来这五分钟的时间。

    “慕迟曜,”她哽咽着说道,“我觉得,我该说点什么了。我不能一直沉默下去了,流掉孩子,这么大的罪名,我背不起。”

    慕迟曜的声音沉得可怕:“你是想说,是我先和秦苏亲热在先,你流掉孩子在后,所以你根本是无辜的?”

    “你怎么就不懂呢……慕迟曜,是因为我看到了你和秦苏亲热,所以我才有流掉孩子的想法,可是我没有流掉孩子。”

    慕迟曜缓缓的朝她走过来。

    一步一步的,每一步都像是走在刀刃上一样,他疼,她也疼。

    “言安希,那天晚上,我的确是和秦苏在酒店里。但是,我根本没有想到,你在那天晚上,会来过酒店。如果我早知道……”

    或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可是当时,他被下药,神志不清,连秦苏是谁都不知道,只知道能缓解他身上的燥热,哪里还会想到,言安希来过呢?

    言安希什么时候来的,他竟然都没有发现!

    “我来过。当时的情况,你觉得,我该出声打扰吗?我要说什么呢?我要说,慕迟曜,你在这里干什么吗?我要说,秦苏,你怎么可以勾引我的丈夫吗?”

    “可那天晚上之后,半夜,我回来过!”慕迟曜吼道,“言安希,你却没有问我!”

    “我要怎么问你啊……”言安希泪流满面的回答,“你和秦苏才是最开始相爱的那个人,我只是后来者啊!”

    “言安希,我也无数次的告诉过你,我和秦苏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许你一生一世,承诺和她不会有半点关系,更不会娶她!你呢?你把我说过的话,当成什么了?耳边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