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25章:你是不是又想着逃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25章:你是不是又想着逃跑?

    “慕总……可能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你的心思,我还看不出来吗?”

    袁澈看着面前的慕迟曜,只觉得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他的心思,竟然被慕迟曜一眼看了出来,而且他还直接的说了出来。

    慕迟曜轻描淡写的说:“不要试图和我作对为敌,袁澈,你讨不了好的。”

    他是男人,他轻易的就能看出来,袁澈看向言安希的眼神里,隐藏着的爱慕,还有想要守护的心情。

    曾几何时,他对言安希,也是和袁澈有着如出一辙的感情,一模一样。

    想爱她,想守护她,想把自己所能拥有的最好的,都捧到她面前来。

    可是……现在的言安希,不配了!

    袁澈顿了顿:“慕总,我只想说一句,言安希只要离开了你,她这么好,自然会有很多人,会爱上她。”

    “你说的这句话,根本不成立。”慕迟曜说,“因为,她根本不会离开我。”

    “只怕,她每分每秒都在想着,要怎么离开你。”

    “可是我不会放手。”

    慕迟曜说完这句话,径直走进了年华别墅。

    他伸手,一把揽过言安希的腰:“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想和袁澈说什么我不能听的话吗?”

    言安希摇摇头:“我……没有。”

    袁澈站在门外,一动不动。

    他进不去的,这里都是慕迟曜的人,他只能看着她的背影。

    言安希回头看了袁澈一眼,还想说什么,忽然感觉身子一轻。

    她整个人都被慕迟曜横抱了起来。

    “你……”言安希看着他,“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自己走的。”

    慕迟曜一句话也没有说,铁青着脸,快步的往别墅里面走去。

    言安希又回头,往后看了一眼,袁澈站在雕花大铁门后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还看?舍不得是吗?”慕迟曜冷冷的说,“要是我没有赶回来,言安希,你又想做什么?”

    言安希听到他这么说,只好收回目光,轻声回答:“你想多了。”

    她本来也会直接劝袁澈和夏初初离开的。

    现在,这件事,是她和慕迟曜之间的牵扯,不需要任何人插手。

    “言安希!”后面忽然传来袁澈大喊的声音,“我和夏初初一样,我都相信你!”

    言安希听到这句话,心里又是一暖。

    反而慕迟曜,重重的哼了一声。

    袁澈站在门外,直到看不见了言安希的身影,才收回目光,转身离开。

    是,他要和夏初初一眼,都无条件相信她。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帮她,孩子没了,但是他还可以帮她,逃离慕迟曜的身边,过她想要的生活。

    孩子没了,其实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言安希不用再被羁绊住了。

    慕迟曜抱着言安希,直接走进了客厅,冷声说道:“都给我出去!”

    正在客厅里忙碌的佣人,听到他这句话,马上都有秩序的往外面走去。

    很快,客厅里,就只剩下他和她两个人了。

    慕迟曜抱着她,走到沙发前,毫不怜惜的,一把将她扔了下去。

    沙发虽然柔软,但是言安希也经不起这样的一摔啊。

    她只觉得头晕目眩,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的缓过来。

    慕迟曜的声音冷硬的传来:“言安希,说。”

    “啊?”她茫然的看着他,“说什么?”

    “你觉得呢?”慕迟曜嘲讽的看着她,“刚刚袁澈大喊的那一句,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能有什么意思?”言安希问,“他说他相信我,和初初一样,无条件的,相信我。”

    “哪件事情相信你?流产?”

    言安希抬头看着他,很轻很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挣扎着,想要从沙发上起来。

    慕迟曜始终在一边,冷冷的看着她,也不帮她,更没有任何的歉意。

    “言安希,你安分一点不好吗?”

    “我怎么了吗?”她问。

    “我不过才离开了一上午,你就逼得我不得不赶回来。你说你怎么了?”

    言安希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我也没有想到,初初和袁律师会来找我。”

    “言安希!”慕迟曜忍不住扬高了声音,“你把话说清楚,不要想着在这里推卸责任!”

    一句“她也没有想到”,就可以把他给打发了?

    “我要说什么?”言安希说道,“事情就和你看见的一样啊,我都还没和初初说上几句话,你就回来了。”

    慕迟曜弯腰,和她保持平视,一字一句说道:“言安希,你是不是又想着,逃跑?”

    她一愣,摇了摇头:“没有。”

    “还说没有!你就是想逃开我,离我越远越好!夏初初是不是又给你出什么主意了?说!”

    他说着,伸手捏住她的肩膀,十分的用力。

    她就是想逃!

    这个想法在慕迟曜的脑海里一直盘旋着,让他根本无法平静下来。

    言安希忽然轻轻的叹了口气:“我说没有,你不会相信。那,我说有,你就认为,真的有吗?”

    慕迟曜一时之间,被她这句话给问住了。

    “我不会再逃跑了。”言安希说,“要么,我就彻彻底底,干脆洒脱毫无顾虑的离开你。要么,就像你说的,纠缠一世。”

    “说到底,你还是想走。”

    慕迟曜看着她,眼眸深处,一抹沉痛。

    走了,就能解决一切吗?就能抹平伤痛,放下一切吗?

    言安希回答:“我明白,我逃跑的话,只会一辈子都活在提心吊胆当中,永远不能真正的离开你。慕迟曜,如果不能真正离开你,我是不会再冒险去做任何事情了。”

    他收回捏住她肩头的手,垂在身侧,忽然转过了身去,不再看她。

    “何况,慕迟曜,孩子的事情,我不能承受这个冤屈。所以,什么时候能还我清白,什么时候,我才会想要离开。”

    “冤屈冤屈……言安希,到底谁冤枉了你?我吗?”

    言安希苦笑一声:“慕迟曜,你只是不相信我。”

    他的背影似乎僵了僵,但是依然没有转过身来。

    “你知道,刚刚夏初初见到我,说了一句什么话吗?”言安希忽然问道。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