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33章:对不起,我……爱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33章:对不起,我……爱你

    慕迟曜接着又说道:“等到时候,你如果再反抗,那也没有任何用处,任何。”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你以为还会很远吗?”慕迟曜忽然笑道,“最多,让你休息一个月。”

    言安希浑身轻轻的颤动着。

    他的手指忽然在她的后背上,轻轻的上下滑动,激得她忍不住更加贴近了他,想要避开他的手。

    慕迟曜只感觉到身前的娇躯,让他克制不住的想要把一切都发泄。

    言安希轻声的在他耳畔说道:“现在……现在先放过我,好吗?”

    “就当是让你,重新熟悉一下这样的感觉。记住了。”慕迟曜说,“言安希,这是我带给你的感觉。”

    也只有他,才能给她这样的感觉。

    她顿了顿,然后点点头:“……好。”

    其实慕迟曜那句话的潜在意思,就是在说,只有他能碰她。

    别人,根本不可能。

    慕迟曜似乎是很满意她的回答,低低的“嗯”了一声,然后才放开了她。

    言安希马上揪住被子,把自己身上都遮住,然后拿过睡衣,看了慕迟曜一眼。

    慕迟曜淡淡的看着她。

    言安希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他,快速的睡衣给穿好。

    白皙的肌肤,姣好的身段,慢慢的都被睡衣给遮掩住了。

    她穿好之后,才回过身来,转头一看,发现慕迟曜已经没有站在床边了。

    他往浴室的方向走去,背影挺拔,却有那么一种,漫不经心的慵懒味道。

    言安希咬着下唇,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睡衣。

    因为自己忘记拿睡衣,而惹出这么多的事情,言安希都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

    下次一定不会忘记了,吃一堑长一智。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言安希躺下,看着天花板,脑海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思绪天南海北的到处跑。

    没过多久,身下的床忽然一沉,言安希回过神来,侧头看着在床上坐下的慕迟曜。

    刚刚洗完澡的他,手臂上还挂着水珠,头发也是凌乱的,浑身散发着一种野性的味道。

    言安希不自觉的往床边又挪了挪。

    慕迟曜是不知道她这些小动作,随意的用手拨了拨半干的头发,然后就shàng chuáng,躺下了。

    两个人,同床共枕,却是同床异梦。

    言安希又往床边挪了挪,总觉得离慕迟曜越远越好,太近了……她不自在。

    结果她刚刚一动,慕迟曜不悦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是想睡到床下面去吗?”

    “啊……我,呃,没有。”

    “那就好好的躺着,别乱动。”

    言安希想了想,说道:“要不,慕迟曜,我再去拿一床被子过来吧,我晚上睡觉爱乱踢,还是……”

    “不想和我盖一床被子?”慕迟曜冷笑,“那以后你还得在我身下,你再不想,又能怎么办?”

    言安希忽然就觉得心尖一疼。

    她不说话了。

    “你……你恨我。”好一会儿,言安希轻声的说道,“我知道的,慕迟曜,孩子的事情,是我们两个人之间,过不去的坎。”

    “你不也恨我吗?”慕迟曜回答,“你把对我的恨,都转移到了孩子身上!”

    她奈何不了他,她就拿孩子,来挖他的心,让他痛彻心扉。

    言安希顿了顿,问道:“如果我说,我没有,你会相信吗?”

    慕迟曜却反问道:“你觉得呢?”

    言安希笑了笑,无言以对。

    孩子,不仅仅是他的孩子,也是她的骨肉啊!

    她在看见慕迟曜和秦苏滚床单的时候,一气之下走投无路,才会冲昏了头脑做出那样的决定。

    言安希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着慕迟曜的侧脸。

    主卧里开了一盏小小的台灯,灯光的颜色是橘黄的,照得房间里带着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暖意。

    慕迟曜也感受到了她的注视,侧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又收回目光。

    言安希压下心里的苦涩,轻声说道:“慕迟曜,其实,这两天,我一个人待着,一直在想一件事情。”

    “什么事?”

    “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

    他没有说话了,只是闭上眼睛,看上去像是熟睡了。

    但是言安希知道,他没有睡下,她说什么,他都在听着的,只是不想回答她。

    没关系,她自己一个人静静的说就好了。

    言安希双手枕在耳后,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很想伸出手去,摸一摸他。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这么做。

    “慕迟曜。” 言安希开口,“是我错怪了你,你和秦苏之间,已经不是当初我想的那样了,对不对?”

    慕迟曜反问道:“你现在才这么觉得吗?”

    “是因为以前……被你和秦苏,伤得太深太彻底了。”言安希说,“你对她那么好,好到我只能羡慕……”

    “羡慕?”慕迟曜淡淡的说道,“为什么不是嫉妒?”

    言安希回答:“因为,只有你对她,比我好一点点的时候,我才会嫉妒。可是你对她,和对我,完全是两个态度,千差万别,我只有羡慕的份啊……”

    当一个人和一个人之间的差别越来越大的时候,只有羡慕了。

    嫉妒会显得自己那么的不自量力。

    对于秦苏,言安希是从开始哭着嫉妒,变成了笑着羡慕。

    她和慕迟曜不是没在秦苏的问题上闹过,可在慕迟曜看来,她是无理取闹,觉得她是一个妒妇。

    慕迟曜听到她这么说,眉头微微一皱,但依然还是闭着眼睛,一副休息的模样。

    他不睁开眼睛,言安希永远也不知道,他的眼神里,藏着什么样的讯息和情绪。

    见他这个样子,似乎是不想理会自己,言安希也不再说话,垂下眼睫。

    可就在这个时候,慕迟曜的声音却淡淡的响起:“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没有看清自己的心。言安希,如果认错还来得及的话,我可以认错。”

    “……来不及了。”

    “我知道来不及了。”慕迟曜说,“可我还是想要说一句,对不起,我……爱你。”

    言安希怔怔的望着他,听到他说出句话的时候,眼眶一下子就湿润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