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40章:你是猪脑袋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40章:你是猪脑袋吗?

    慕迟曜眉头皱起:“慕文城,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慕文城的理智似乎已经在崩溃边缘了:“慕迟曜,肯定是这个狐狸精!今天我就替你教训她!反正她也没有怀着孩子了,把她赶出慕家得了!”

    说着,慕文城笔直的就朝言安希跑了过来。

    言安希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一脸愤怒,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的慕文城,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也没有想过躲。

    面对这样的愤怒,她是不知所措的。

    就在慕文城离她还有两米远,那手眼看着就要碰到言安希的时候,好几个保安急速跑了过来,拉住了慕文城。

    可晚了一点点,慕文城的手还是碰到了言安希的衣服,狠狠的撕扯。

    言安希一个弱女子,又才流产,身体虚得很,这一扯,就往地上摔去。

    慕文城揪住她的衣服不肯松手,言安希整个人都被他扯着。

    保安七手八脚的,慕文城又不停的在叫嚣着什么。

    慕文城也是被逼急了,走投无路,才会在今天闯入年华别墅里,来这样大闹一场。

    眼看着言安希就要往地上摔去,衣服袖子还紧紧的被慕文城给揪着。

    她整个人都是木然的,想挣脱,也没有那么大的力气。

    只是忽然间,她整个人落入熟悉的怀抱里,一直被紧紧揪住撕扯的衣袖,也被解救出来了。

    慕迟曜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将慕文城给推远。

    言安希依偎在他怀里,显得有些惊魂未定。

    慕迟曜的声音带着强烈的不悦:“言安希,你是猪脑袋吗?”

    她被他这样骂,又懵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就不会躲?不会反抗?”

    言安希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他:“可,慕迟曜,他是你爸爸啊……”

    慕迟曜冷冷的说道:“那他也不能欺负你。”

    明明是一句关心的话,他却偏偏要用这样的语气说出来。

    “我……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我也没有想到,所以……”

    “你就是反应迟钝,磨磨蹭蹭。”

    说着,慕迟曜抽回了手,没有再抱着她。

    他放自己腰上的手突然松开,言安希心里,忽然涌上了一点点的小失落。

    他是厌恶她的,所以,连这样的肢体接触,只想着快点松开。

    “……给你添麻烦了。”言安希小声的说道,“不过,慕迟曜,他刚刚说的……都是真的吗?”

    “什么是真的?说你是狐狸精?说你命里克人?还是说你在我身边,经常吹枕边风?”

    被他这样一连串的反问,言安希只觉得脸上越来越热。

    “我是不是这样的人,慕迟曜,难道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他轻哼了一声:“你还没有那个本事。”

    慕迟曜是这么说着,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要是她真的是一个狐狸精,他倒是宁愿死在她的温柔乡里。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只有慕迟曜自己才清楚,他对言安希的感情,已经深到让他自己,都觉得难以置信。

    他竟然这么的在乎她。

    言安希咬了咬下唇,摇了摇头:“不是……是说,你把谢莉的舌头,给割了?”

    慕迟曜反问:“你认识谢莉?”

    “慕天烨的母亲……”言安希说,“以前,以前还是慕天烨的未婚妻的时候,我……我听说过。”

    突然牵扯出这件事情,慕迟曜的心情更是一落千丈。

    “不用你管。”

    言安希看了一眼被保安zhì fú住的慕文城,又看向慕迟曜。

    没有想到他也在看着她,这四目相对,她这心里的痛楚,又是一波接着一波。

    她小声的问道:“慕天烨……在你手里?”

    “嗯。”

    “你……你把慕文城,给放走吧,这样看着,太……”

    “不忍心?”慕迟曜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言安希,曾经在慕家,你挨过他的一耳光。”

    言安希一愣,想了好久,才想起来,然后点了点头。

    慕迟曜不再看她,而是抬脚,走到了慕文城面前。

    慕文城的双手被保安反剪在身后,恨恨的盯着慕迟曜。

    “恨?”慕迟曜淡淡的说,“你当初抛下我和我母亲,你以为我就不恨你吗?慕文城,你现在,才是遭报应。”

    “你……你把天烨给放了,我带着他们母子,绝对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让慕天烨活得太自在,他就想着怎么来夺去慕氏集团。让他生不如死,他就想着好好活了。你觉得,他想什么就能有什么,这现实吗?”

    慕文城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慕迟曜已经挥了挥手。

    “带下去,以后再放他进来,你们自己也不用再出现了。”

    “是,慕先生。”

    慕文城被带走,客厅里,慢慢的恢复了安静。

    只有客厅里,有些凌乱的脚印,显示着刚刚发生过什么事情。

    言安希这心里还有些不得安宁,站在原地,跟钉子似的,不知道要做什么。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还在这里傻站着干什么?”

    “我……我在想,你什么时候,让我去见秦苏。”

    “合适的时候。”慕迟曜说,“你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她,是有什么事?”

    “她间接性的,害死了我的孩子。”

    慕迟曜看着她,从头到尾,他的眼神里,只有四个字。

    “孩子真的,真的不是我打掉的。”言安希说,“慕迟曜,你不相信我,我也没有办法。”

    “我不能再相信你了,言安希。”

    “在我还能在年华别墅之前,在我还是慕太太之前,在我们还没有离婚之前,慕迟曜,不管用尽什么方法,我都会证明,我自己的清白。”

    “离婚?”慕迟曜眉尾一扬,“你永远都是慕太太,你怎么还不明白呢?”

    “我现在只想证明自己的清白,证明孩子,不是我流掉的,虽然……我有一定的责任。”

    言安希仰头看着慕迟曜,眼神里满是坚定。

    虽然她不知道,到底是谁。

    但是她始终记得,在手术台上,和她对话的那个人的声音。

    不敢忘,也无法忘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