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73章:孩子,孩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73章:孩子,孩子……

    慕迟曜见言安希这样依赖自己,只能越发用力的抱住她,希望让她觉得,她有一点依靠。

    言安希细细的声音,带着无助和惊慌:“不要……你们走开……走开,不要碰我……”

    慕迟曜低下头,几乎要贴到她唇瓣边,才能听见她在说什么。

    “言安希,醒醒。”

    “不,我要离开这里,你们这些坏人……不能……”

    听到这里,慕迟曜已经决定,采取什么措施,让言安希快点醒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言安希又说了一句:“不要碰我的孩子……你们走开,孩子,我的孩子,我不能没有孩子……”

    慕迟曜浑身一僵。

    言安希的情绪似乎是越来越激动:“走开……孩子,你们要干什么……”

    她眼角有眼泪滑落下来,滴落在慕迟曜的手背上。

    那滴眼泪似乎烫得吓人,让慕迟曜的手都在发抖。

    他好像明白,言安希做的噩梦,是什么了。

    只是,从她说的这些梦话看来,是有人要害她肚子里的孩子?

    还是……她只是做梦而已。

    人家都说,梦是……相反的。

    反的。

    “言安希,你还会梦见孩子。”慕迟曜看着她不安的睡颜,沉声说道,“我都不敢梦见,不敢。”

    真的不敢梦见,梦一次,就会难过一次。

    因为,做完梦,害怕醒来之后,会一个人默默的惆怅好久好久。

    “至少,这是不是说明,你对孩子,还是有一点愧疚的?”

    慕迟曜说着,叹了一口气。

    他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他抱着她,看着她这么不安的模样,心尖如针扎一样的疼。

    可是,听到她说出“孩子”两个字的时候,他更疼。

    孩子,一直都是她和他之间,无法磨灭的伤痕。

    “孩子,孩子……”

    言安希还在喃喃的说着,满头大汗,丝毫没有减少,依偎在慕迟曜怀里,看起来无助又可怜。

    慕迟曜抱着她,浑身微微有些僵硬。

    他手一松,把言安希,放回了床上。

    言安希头一沾到枕头,整个人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一下子反握住慕迟曜的手,死死的抠住。

    对言安希来说,这样平躺的睡在床上,就跟那天,被人死死的按在手术台上的感觉,是一模一样的。

    她害怕。

    失去孩子,一直都是她心里,藏得最深的伤痕。

    只是她没有表现出来,也不敢继续表现出来。

    因为言安希明白,慕迟曜对于孩子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怀。

    提起一次,只会让两个人之间,裂痕变得更深。

    慕迟曜淡淡的看着她握住自己的手,忽然一狠心,直接把手给抽走了。

    言安希的手,失去了支撑点,一下子跌落在床上。

    她的心,也仿佛失去了支撑点。

    “不要……不要,慕迟曜,你在哪里……”言安希喃喃的喊道,“慕迟曜,救我!”

    慕迟曜却好像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径直下床,走到窗户边,扬手掀开了窗帘。

    外面的光亮,一时间全部都透了进来,卧室里,一下子变得非常明亮,不再那么昏暗了。

    言安希的眼睛紧紧的闭了一下,然后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天花板,整个人还是茫然而懵懂的。

    那个梦,太真实了,太让她胆战心惊了。

    她又梦到了那个孩子,她失去的孩子,肚子里的小小生命。

    言安希眨了眨眼睛,慢慢的回过神来。

    她微微侧头,看见了站在窗户边的慕迟曜。

    下意识的,言安希也把他的名字给说了出来:“慕迟曜……”

    声音软软的,带着一点点虚弱,和鼻音。

    慕迟曜站在窗户吧,转过身来看着她:“醒了?”

    言安希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只感觉到后背黏糊糊的。

    她想了想,问道:“慕迟曜,我……我是不是说梦话?打扰到你了?”

    “是。”慕迟曜点点头,“你做噩梦了。”

    “不好意思……”言安希说,“下次我再这样的话,你就直接把我叫醒。”

    “你以为我没叫过你吗?”

    “啊?”言安希一愣,“我睡得那么沉啊……那,那你下次,就敲我,不停的摇我,反正各种方法,你能把我叫醒就成。”

    慕迟曜抬脚朝她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淡淡的问道:“言安希,你做了什么噩梦?出了这么一身汗。”

    她抬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上的汗:“我……没什么,噩梦而已,很吓人的噩梦。”

    她说着,低下头,不敢看慕迟曜的眼睛。

    因为,言安希梦见的,就是她在手术台上,孤立无援,被强行拿掉孩子的那一幕。

    慕迟曜又问道:“既然是噩梦,那你为什么说这句话的时候,要低下头去,不敢看我?”

    “没有没有,我,我是在擦汗,擦汗……”

    慕迟曜已经走了过来,站在床边,看着言安希,然后弯腰,坐在了她身边。

    床很明显的往下沉了一下,言安希的心,也跟着咯噔了一下。

    她总觉得,慕迟曜这个样子,非常的……危险。

    是的,危险。

    言安希想,是不是她做噩梦的时候,说梦话,然后说了些什么,慕迟曜全部都听到了?

    她也不敢乱猜,只能眨了眨眼,看着慕迟曜,不说话。

    慕迟曜伸手,把她耳边的发丝,挽到耳后,动作极其的轻柔。

    言安希却非常不习惯他这个举动,下意识的就想要偏过头去,想要躲开。

    慕迟曜也不在意,收回了手。

    “言安希。”他说,“你知道你做噩梦的时候,说了什么吗?”

    言安希有些紧张的问:“什么?”

    慕迟曜看着她的眼睛,缓缓的说了两个字:“孩子。”

    言安希整个人都怔住了。

    “你说,孩子,反反复复的在说孩子,虽然声音很小,但是我睡在你旁边,还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了。”

    慕迟曜直接省略了,他把她抱在怀里,轻言细语哄慰她,想让她醒来,不被噩梦缠住的事情。

    既然她当时不知道,那就永远不知道吧!

    言安希只能愣愣的看着他,诚实的点点头:“我……我是,我是梦到了孩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