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75章:纪念孩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75章:纪念孩子

    “你自己好好想一想,这些天来,你的睡眠质量怎么样?做了多少次噩梦?晚上出了多少虚汗?”

    慕迟曜这么一问,言安希自己回想了一下,好像……是的。

    “还是得去看看。”慕迟曜说,“不过,不用上医院了。”

    他也为言安希的健康,开始担心起来。

    她不能有事。

    管家在一边问道:“那,慕先生,是不是要去请……请一位心理医生过来?”

    “嗯。”慕迟曜点点头,“现在就去吧,越快越好。”

    “是,慕先生。”

    言安希却摇了摇头:“不用了吧……我,我应该不用看什么心理医生。”

    慕迟曜却只是朝管家一皱眉:“还在这里杵着干什么?”

    “是,是,我马上去找一位权威的心理医生来。”管家说,“慕先生,我马上去联系。”

    言安希叹了口气:“你这样的话,要是安宸知道了,还以为我怎么了。”

    慕迟曜把报纸放下:“言安希,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言安宸好像……还不知道你流产的事情。”

    “是。”

    “你为什么要瞒着?”

    “我……我不想让他担心我。”

    慕迟曜又问:“那你觉得,你能瞒多久?”

    “能瞒多久,就瞒多久。”言安希回答,“找一个合适的时候,我会主动跟他说的。”

    孩子是言安希心里的痛。

    如果她要去把事情跟言安宸说一遍的话,也就相当于,自己又把流产的事情,给回忆了一遍。

    太痛苦了。

    这样让她寝食难安,噩梦连连的事情,她真的是无法再提起。

    好一会儿,言安希抬头,看着慕迟曜,轻声说道:“慕迟曜,我忽然有一件事,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你说。”慕迟曜看着她。

    “心理医生,倒是可有可无,我觉得没有必要。但是,慕迟曜,如果你真的担心我,在意我心里的情绪,怕我心理有事的话,那么……我现在,只想做一件事。”

    慕迟曜眼眸微眯:“言安希,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是我警告过你,离婚,是不可能的,你不要妄想!”

    “不是离婚。”言安希摇了摇头。

    “那是什么?”

    言安希轻声但清晰的说了一句话:“我心里最放不下的一件事,就是孩子。因为孩子,我已经噩梦连连了。所以,慕迟曜,我想给我的孩子,立一块墓碑。”

    这句话一说出来,尤其是“墓碑”那两个字,让整个餐厅,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慕迟曜眉头瞬间高高的皱起,看着她,眼神里情绪复杂,望着她,久久的不说话。

    “他是我的孩子。”言安希的声音,已经开始有些哽咽,“虽然他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但他是有爸爸,有妈妈,也有家的。他该有一个归宿。”

    不能让这个孩子,就这么白白的没了。

    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是有鬼怪的话,那么她的孩子,也不能成了一个孤魂野鬼。

    她欠这个孩子太多太多了。

    从她知道自己怀孕开始,这个孩子,就没少跟她一起受苦受难,提心吊胆的过着日子。

    慕迟曜声音低沉:“你想立在哪里?”

    “就立在年华别墅。”言安希回答,“这是他的家,他是这里的一员。我不想把他放到公墓或者很远的地方去,我想他在家里,因为我们都在这里。”

    慕迟曜回想起,言安希做噩梦的模样,大汗淋漓,无依无靠,心里也是一疼。

    他和她的孩子,就这么没了,也是该用一种方式,来纪念这个孩子。

    哪怕,这个孩子是痛,是伤,是永远无法愈合的疤。

    但终究是他和言安希的骨肉,至亲。

    “可以吗?”言安希看着慕迟曜,小心翼翼的问,“我是真的想,为这个孩子,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一点什么。”

    哪怕孩子的生命,只有那么短短的几个月。

    慕迟曜看着她,问了一句话:“言安希,你是害怕,以后还会因为孩子,而做噩梦吗?”

    “我不是害怕梦见他。慕迟曜,你……你不懂。”

    言安希平复了一下心里的悲伤,又说道:“我只是想,让孩子,能有一个……家。”

    哪怕她每晚每夜都被噩梦缠着,她也不怕。

    她怕的是,她的孩子,没有归宿。

    慕迟曜看着她,最后淡淡的说了一句:“可以。”

    “好。”言安希和他对视一眼,又移开目光,“我会尽快完成,绝对不会干扰到你的。”

    慕迟曜低下头去,又重新拿起报纸,仔细的看了起来。

    言安希吃完早餐,就离开餐厅了。

    慕迟曜这才放下报纸,望着她离开的背影。

    他刚刚根本就没有任何心思,还去看报纸,不过是在掩饰他心里的情绪。

    言安希想要给孩子立一块墓碑。

    慕迟曜……有些不明白她的做法了。

    她是真的后悔,流掉这个孩子了,是吗?

    所以,才会想要留下一块墓碑,来纪念孩子。

    也好,每次一看到墓碑,言安希心里能有愧疚,能觉得对不起孩子,倒也算得上是一种……忏悔。

    “言安希,如果你早一点后悔流掉这个孩子,那该有多好?”

    可惜,慕迟曜的这句低喃,言安希是不会听到的。

    当初,在得知言安希流产的时候,他除了震怒,除了痛心,还是保持了一定的冷静。

    他去查了。

    里里外外,仔仔细细,前前后后,都查了。

    所有证据,所有人证也好,物证也罢,都指向她啊……

    铁证如山,让他怎么能原谅言安希?

    怎么能?

    言安希走出餐厅,往外面看了一眼,然后上楼了。

    她回到卧室,走到梳妆台前,轻轻的拉开了抽屉。

    抽屉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长命锁,锁头十分精致,微微泛出金属的光泽感。

    言安希拿起来,紧紧的握在手心。

    然后,她转身,下楼了。

    言安希从衣架上取下自己长长的黑色羽绒服,仔细的穿上,扣好扣子。

    羽绒服的都到小腿了,把她娇小的身躯,一下子包裹得严严实实。

    外面很冷,她该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冻感冒了。

    不管怎么样,都要自己爱自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