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76章:慕迟曜言安希之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76章:慕迟曜言安希之子

    管家见她一副要出门的样子,走过去问道:“太太,您……要出门?”

    “我就在外面,你不用紧张。”言安希说,“不出去。”

    “太太,外面冷,您需要我们帮忙吗?尽管吩咐。”

    “不用,我一个人可以。”

    说完,言安希就走出了别墅。

    管家愣在原地,不知道慕太太这是要干什么。

    正发愁的时候,背后传来沉稳的脚步声,管家一激灵,连忙转过身去,恭恭敬敬的说道:“慕先生。”

    “心理医生什么时候过来?”

    “慕先生,今天晚上就过来。”管家回答,“这样的话,您也刚好在家,能陪着太太一起。”

    慕迟曜点点头:“很好。”

    管家又说道:“太太刚刚出去了,说就是在外面,也不知道是要做什么事儿……我让人去盯着点儿。”

    “不用。”慕迟曜说,“我亲自去盯着她。”

    “……呃,是,慕先生。”

    慕迟曜大步的从管家身边走过,神色有些严肃,薄唇微微的抿着。

    他也和言安希一样,从衣架上,取下大衣,动作流利潇洒的穿上。

    剪裁得体的男式大衣,穿在他身上,显得十分有气质。

    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今天是阴天,外面虽然亮堂,但是没有看见太阳出来,而且有些刮风,风力不大,但十分的冷。

    已经入冬了。

    今年……也快到年尾了。

    言安希站在花园里,叹了口气。

    这已经是冬天了,花圃里,能盛开得十分鲜艳的花,基本已经没有了,入眼处,只看见全是四季常绿的观赏树。

    言安希的脚边,放着小锄头,铲子,还有铁铲等等工具。

    她一身黑,站在花园的一个角落里,格外的扎眼。

    慕迟曜站在年华别墅的门口,双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淡淡的望着言安希的侧影。

    他也不知道,言安希发没发现他在这里,站着,望着她。

    好像,言安希一直都没有回过头,都在专心致志的坐着自己的事情。

    而他,就专心致志的看着她。

    她眼里只有脚下的哪一方土地,那准备埋葬她的孩子的衣冠冢。

    他的眼里,却不仅仅只有孩子,还有她。

    言安希蹲了下来,撸起袖子,开始挖土。

    她的力气比较小,所以非常的吃力,再加上穿得比较厚,动作也有些受阻。

    但是一点也不妨碍言安希,继续挖下去。

    她时不时的停下来,拂开黏在脸上的发丝,又擦了擦额头,脸颊微微有些红,眼眶……也有些红。

    言安希都是亲力亲为,不想让任何人帮忙。

    慕迟曜也明白,所以没有让人去帮助她。

    好一会儿,言安希才停手。

    她把口袋里的长命锁,拿了出来。

    “宝宝。”言安希自言自语的说道,“这个长命锁,是妈妈小时候,外婆给妈妈的。而现在,妈妈把它给你。”

    “是妈妈没有能力,不够强大,所以没有保护好你,让你没有能够来到世界上。这几天,妈妈常常做梦,梦见到,失去你的那一天。”

    “虽然你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但是这个长命锁,是唯一能给你的东西了。妈妈没有什么,这个长命锁,本来就是打算,等你出生的时候,给你的。”

    “现在,妈妈把它给你。”

    “宝宝,”言安希说,“如果有下辈子,你不要投胎到妈妈这里来了,妈妈……不配做你的妈妈。”

    她越说,眼眶越红,但是忍住,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你放心,妈妈一定会找出来,到底是谁害死了你。妈妈也……对不起你,你恨妈妈吧,妈妈有大部分的责任。”

    言安希轻轻的,把长命锁,放了进去。

    然后,她用手,捧起土,慢慢的,把一切都掩埋起来。

    她的手变脏了,指甲里也有泥垢,但是她一点也不在意。

    言安希的动作很慢,跪在一边,脸色白得像雪一样,发丝从耳畔垂落下来,此时此刻的她,显得那么的孤零零。

    站在年华别墅门口的慕迟曜,转身看着管家:“马上让人吩咐下去,做一块墓碑,越快越好。”

    “是。”

    “等一下。”慕迟曜说,“你去跟言安希沟通一下,她想在墓碑上……写些什么。”

    “是,慕先生。”

    管家应着,赶紧让人联系,去做墓碑,然后又马上往言安希所在的地方小跑着。

    言安希看着面前堆起的小土堆,一滴眼泪,最终还是从眼角滑落下来了。

    但是,很快又被寒冷的风给吹干了。

    她心里,对孩子,也算是有一个交代了。

    言安希觉得,这辈子,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唯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孩子。

    哪怕是慕迟曜,她也不觉得对不起他。

    她曾经那么深刻的爱过他,把她最纯真的感情,都给过慕迟曜。

    是他辜负了。

    管家小跑过来:“太太,我已经让人去联系人,刻一块墓碑了。您觉得,上面要刻什么字,才好?”

    言安希侧头看着管家,然后又抬眼,望着站在年华别墅门口的慕迟曜。

    哦……他也在。

    他淡淡的望着她,也不转移目光,也没有什么表情,一副坦坦荡荡的模样。

    言安希低下头,轻声的说道:“慕迟曜言安希之子。”

    管家一听,连忙点头:“好,好,我马上去告诉那边的工人。”

    言安希又蹲了下来,伸手压紧了土堆。

    她亲手为孩子建起的坟墓,也是她为孩子,唯一能做的一件事情了。

    言安希看着这黄土堆,一时间,往事都齐齐的涌上了心头。

    她和慕迟曜结婚以来,经历过的种种,风风雨雨,都在她脑海里浮现了。

    还有这个孩子,从她到医院做检查,发现怀孕,再到被慕迟曜发现她怀孕,然后,是慕老爷子勒令必须生下这个孩子。

    一件一件,都在言安希脑海里,过了一遍。

    她嫁给慕迟曜的这几个月的时间里,却如同把这一辈子,都快要过完了。

    最后的最后,这个孩子没了,她却还不知道,是谁害死了她的孩子。

    慕迟曜认为,凶手是她。

    所有的证据,也都指向她。

    言安希跪在那里,一下子忍不住,哭了起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