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77章:放声大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77章:放声大哭

    言安希低着头,那断断续续,却悲痛不已的哭声,被风传送到了慕迟曜这边。

    慕迟曜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她的哭声,他心里,如刀割一样。

    言安希娇小的身体,跪在她亲手堆起的坟墓前,低着头,蜷缩成小小的一团。

    可是她的哭声,却让听的人,都撕心裂肺。

    这是一个母亲的悲伤。

    言安希悲伤得不能自已,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哭。

    她太痛太难过了。

    好久好久,她都没有这样哭过了,哭出声来,哭得缓不过来气,哭得声音嘶哑。

    言安希是为这个孩子哭,为自己蒙受的冤屈而哭。

    曾经,她再难过,也都是收敛着哭,因为她明白,自己没有放声大哭的资格。

    她每次想哭,都是压抑着,忍着,只能默默的流泪,或者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来。

    这一次,完全不一样了。

    哎,像言安希这种性格的人,只怕一生当中,是没有几次,可以这样放声大哭的。

    她更倾向于在深夜里,在被窝里,在没有人的地方,在一个人的时候,流眼泪,小声的抽泣。

    言安希趴在坟墓上,哭得那样难过。

    站在年华别墅门口的慕迟曜,终于迈开了步子,朝她这边,慢慢的走了过来。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听到言安希这样的哭声,他像是活生生被人挖去心脏一样,疼得他不停皱眉,不断的深呼吸。

    她哭得这么惨,这么惨……

    越走近,慕迟曜越能更加清楚的,听到言安希的哭声。

    印象中,他从来没有听到言安希哭得这样惨过。

    她好像是要把一辈子的委屈,都哭出来。

    风刮得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冷。

    慕迟曜在言安希身后,停下脚步,然后弯腰,伸出手去,把言安希从地上拉了起来。

    他的双手十分有利的握着她的肩膀,然后紧紧的,把她抱入了怀里。

    “言安希,我对失去孩子的痛苦,又何尝比你少一分?”

    言安希没有回答他,依然还在哭,哭得直抽抽,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她不断地抽气,想说些什么,但是哭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是你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是我们两个的孩子。”慕迟曜说,“哭吧,以后,我们的孩子,就葬在这里了。”

    言安希被他抱住,靠在他的怀里,眼泪很快就打湿了他的衣服。

    她真的是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抽泣着,擦了擦眼泪,结果越擦越多。

    慕迟曜也任由她哭着,他就抱着她,让她哭,耐心的等她哭完。

    “我……我,不是,那个……”言安希想说什么,但是,她基本上是说一个字,就抽泣一下,完全不能把话给说得清楚。

    慕迟曜抬手,轻轻的拭去她眼角的泪。

    言安希握住他的手腕,推开了,自己擦了擦,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

    她的眼睛里满是泪光,有红血丝,连卷翘的睫毛上,都挂着泪珠。

    我见犹怜。

    梨花带雨,也差不多就是形容言安希现在的模样了。

    她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哭得凄惨,似乎有些不妥当。

    但是哭也哭了,她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慕迟曜也没有说什么,淡淡的看着她,目光里,流露出那么一丝丝的心疼。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像你这么能哭的。”

    言安希低着头,不让他看见自己这个模样:“我……不好意思。只是,慕迟曜,你还不去公司吗?”

    “你要给孩子立墓碑,难道我就可以一走了之,弃之不顾吗?”慕迟曜说,“这是我们的孩子。”

    言安希轻轻的点了点头:“好。”

    “如果立了墓碑,能让你不再做噩梦,也算是……一件好事。”

    言安希摇了摇头:“我做的噩梦……和孩子有关,却又和孩子无关。”

    她话音刚落,慕迟曜就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他。

    言安希有些抗拒,可是慕迟曜不肯松手,她也没有办法。

    好在,慕迟曜也没有做什么,只是不想看她一直低着头,那委屈的模样,他看着心疼。

    当管家把墓碑运来的时候,慕迟曜浑身微微一怔。

    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上面的字——

    慕迟曜言安希之子。

    她还记得把他的名字,也写上去。

    言安希心底是承认了,这个孩子,是他和她所共有的。

    在管家的帮助下,言安希把墓碑给立了上去。

    这块地占得面积不是很大,只是年华别墅花园里的一个小角落,不起眼。

    立上墓碑之后,也不显得突兀,如果不仔细看,根本不会发现,这里还有一座这样的小坟墓。

    毕竟年华别墅这么大,佣人都有近百人,绿化又做得非常好,环境也很好。

    言安希伸手,轻轻的抚摸着上面的字,粗糙的触感,凹凸不平。

    她一直都在抚摸“子”这个字,孩子,她和慕迟曜的孩子。

    想一想,言安希又忍不住要掉眼泪。

    人这一辈子,有几件事,是光就这么想一想,都会掉眼泪的?

    对言安希来说,孩子,就是这其中的一件事。

    她在墓碑前站了好久好久,久到双腿都麻木,手也冻得通红,才转身离开。

    慕迟曜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跟过去。

    他上车,径直离开,去了公司。

    那块墓碑,一直都立在那里,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慕迟曜言安希之子。

    *

    慕氏集团。

    慕迟曜来到公司,刚刚走进办公室,陈航就跟了进来,说道:“慕总,慕……呃,慕文城要见您,已经在大厅的会客室里,等了您一上午了。”

    陈航也不知道,要怎么尊称这位慕老先生。

    慕文城既不是公司的高层领导,又已经搬出了慕家,这身份实在是尴尬。

    “不见。”

    慕迟曜想也没想的就拒绝。

    陈航回答:“慕总,我也是这么跟他说的,可是……慕文城他,不愿意走啊。我们也不好叫保安,把他给撵出去。”

    “那就让他一直在会客室里待着,看看他能待多久。另外,千万不要让他出现在我面前,明白吗?”

    “是,慕总。”

    慕迟曜非常的清楚慕文城想做什么。

    无非,还是想救慕天烨一条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