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594章:那就离婚吧,好不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594章:那就离婚吧,好不好

    慕迟曜又握紧了她的手:“你为什么会突然觉得,慕天烨是凶手?”

    言安希闭了闭眼:“慕迟曜,当时在手术台上,我一直都记得我昏迷过去之前,那个和我说话的声音。这些天来,我经常做噩梦,就是梦见这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在我耳边响起……”

    慕迟曜没有说话。

    他试图自己简单的分析一下,当天手术室里的情况。

    到底,是言安希主动流产?还是慕天烨强制性的让医生拿掉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回想起孩子刚刚流掉的时候,言安希跟他说的话那些话,再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联系起来……

    慕迟曜只觉得头疼。

    言安希还在喃喃的说道:“那个声音,就是慕天烨的。他混进了手术室,重新安排了医生,给我注射了大剂量的má zuì,然后拿掉了我的孩子……”

    这件事,回想一次,言安希的心,就痛一次。

    痛得撕心裂肺,呼吸不过来。

    可是,为了离真相更近一点,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撕开自己血淋淋的伤口。

    慕迟曜低头,看着她的模样,又心疼,又不知道要怎么办。

    她长长的眼睫轻轻的颤动着,脸色很白,嘴唇也没有什么血色,看着就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保护。

    “言安希。”

    “什么事?”

    “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去彻查慕天烨在哪一天的所作所为。”慕迟曜说,“如果,如果事实真的是你所说的那样,如果我真的错怪了你……”

    “那就怎样?”言安希问。

    慕迟曜停顿了好几秒,低声的问道:“……你说呢?”

    她要怎么样罚他,骂他,气他,怪他,他都可以接受。

    言安希轻轻的说道:“慕迟曜,那就……离婚吧。”

    气氛一下子就凝固了。

    言安希继续说道:“你放过我,我也放过你,彼此……两不相欠,好不好。”

    “不好。”慕迟曜心平气和的说,“你想都不要想。”

    谁知道,言安希忽然笑了。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嘴角抽了抽,似乎是很想把言安希给扔下车去。

    言安希反而还笑得越来越甜,眼睛弯弯的像是月牙儿一样,可是眼睛里面的伤痛,却是再灿烂的笑容,都无法掩盖的。

    终于还是慕迟曜忍不住,淡淡的问道:“言安希,你笑什么?”

    “你说呢?”

    慕迟曜的嘴角,再次抽了抽:“你信不信我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不信。”言安希回答,“把我扔下去,我就跑了,你不会让我跑掉的。”

    慕迟曜目光沉沉的看着她。

    “好了。”言安希说,“我告诉你吧,我只是在笑,我提出离婚,你没有发脾气了。嗯……这算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呢?”

    每次她只要说离婚,慕迟曜都像是被戳到了痛处一样,瞬间就会暴躁。

    而这一次……他却这么的平静从容的反驳了她,平静到让言安希都觉得不可思议。

    慕迟曜回答:“你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不知道。”言安希说,看着他的侧脸,忍住了想伸出手去,轻轻的抚摸他下颌处,刚毅棱角的冲动。

    “不知道就别问。”

    言安希轻声说道:“说是一件好事吧,因为你不脾气了。但是,也可以说是坏事。因为是不是你已经对离婚麻木了,根本不会同意,所以一点都不在意我说离婚。”

    “你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会把你从车上扔下去?”

    言安希抬头看着他,眨了眨眼,忽然伸出手去,勾着他的脖子:“我不松手,你也就没有办法把我扔下去了。”

    慕迟曜定定的看着她,然后面无表情的,把她的手给拉开。

    谁知道言安希还就缠上他了,他拉下去,她的手又搭上来了,而且比上一次缠得更紧。

    慕迟曜声音低沉的念着她的名字:“言安希!”

    “你一定,一定要好好的查,”她忽然小声的,但是又带着恳求的说,“还我一个清白,给孩子一个交代,好不好?”

    “可以。”

    言安希却有些不放心:“真的吗?”

    慕迟曜忽然圈紧她的腰,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就用吻,封住了她的唇。

    他把她压在车的后座上,慢慢的深吻。

    这个吻,没有了以往的霸道,显得那么轻缓,温柔。

    言安希几乎要沉醉在慕迟曜这样的吻里。

    她还一直以为,慕迟曜的吻,只会带着炽热和固有的霸道占有,没有想到,他也有这样铁汉柔情的一面。

    他的吻,原来也是可以这样温柔的。

    言安希闭上眼睛,一滴眼泪,从她的眼角,缓缓的滑落下来。然后,落入鬓角,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她的情绪,还有行为方式,和以前有很多不一样了。

    以前慕迟曜还觉得,她的性格就是这样,古灵精怪的,虽然没有夏初初那么不着调,但是也有这样的一面。

    现在想想,是她心里的事情太多了,想要表达的情绪也多,但是都找不到合适的发泄疏通的出口。

    所以,这也是她患上抑郁症的一个原因吧。

    “我会查。”慕迟曜在她耳畔,轻轻的说道,“如果真的是慕天烨,如果我真的错怪了你……那,那……”

    慕迟曜说不下去了。

    他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如果真的错怪,他要怎么办?

    言安希又患有抑郁症,他更加不放心,她离开他了。

    他想……保护她,想让她痊愈。

    *

    晚上。

    昏暗的小房间里,护士长说:“段医生,我们已经铲下两个砖块了,但还是太小……怎么办?”

    “继续,勉强能通过一个人的时候,我们就有希望了。”

    站在门口,偷偷摸摸往外看的小护士,忽然说道:“段医生,护士长,今天外面……只有两个人在看着我们。”

    “什么?其他人呢?那个光头老大呢?”

    “不知道啊,今天快要天黑的时候,外面很吵,现在又这么安静,他们是不是出去,办什么事了?”

    “不管了。”段医生说,“只有两个人看守最好。这样一来,我们可以加快我们的计划,这下子动静弄大一点,动作迅速一点,没有关系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