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02章:查什么查,先认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02章:查什么查,先认错!

    “我明白了,安宸。好了,等有时间,我和你好好的谈谈。”

    “姐,再见。”

    言安希走了出去,言安宸看着她的背影,笑容慢慢的凝固。

    他看得出来,姐好像……对夺回言家,并没有多大的期望。

    可是言安宸不一样,墨家落井下石,墨千枫辜负了姐姐,这些事,怎么能让它就随着时间,销声匿迹了呢。

    言安希坐在车上,想起言安宸跟她说的那些话,叹了口气。

    她能明白言安宸的想法,但是,很多事情,和言安宸看到的,根本不一样。

    墨千枫早就主动的提起过,要把言家还给她。

    可墨千枫,不能擅自做主。因为墨家的公司,还有一部分实权,是在墨父的手上。

    墨父这一次生病,就是被墨千枫给气的。

    言安希想着想着,就觉得头疼,根本不愿意再多想。

    她揉了揉太阳穴。

    慕氏集团。

    慕迟曜坐在办公桌前,抬头看着对面的人。

    沈北城端着一杯咖啡,悠闲的喝着,看起来心情非常的不错。

    “你放心吧。瑶瑶跟在我身边,我保证不会让她伤到一根汗毛。”

    慕迟曜面无表情的说道:“手都受伤了,还能端咖啡?”

    “小伤。”

    “这个时候是小伤,在慕瑶面前,就开始装疼了吧?”

    “我是那种人吗?”沈北城说,“我要是说疼,她那眼泪唰的就下来了,我哄她还来不及。”

    慕迟曜皱眉:“你说的倒是。这女人的眼泪……怎么就跟水龙头一样。”

    “不一样,我跟你说。慕迟曜,瑶瑶那是心疼我,才哭的。而你说的,是指言安希吧?她是让你给欺负哭的,那眼泪一旦流出来,收都收不住。”

    慕迟曜瞪了他一眼。

    “哎,你还别这样看着我,我跟你说的是实话。女人要哄,要骗,你不这么做就算了,还一个劲的欺负她,人家言安希能不伤心吗?”

    “我没欺负她。可是,我哄她,也没有多大的效果。”

    沈北城放下咖啡,敲了敲桌子:“那是因为你把人家的心都伤透了,现在再怎么补救,都无济于事了,明白吗?”

    慕迟曜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陷入了思索。

    “好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关于女人啊,学问多着呢,你还得慢慢来。尤其是你这种万年冰山脸,在女人面前,更不吃香了。”

    慕迟曜挑了挑眉:“你说,要是慕瑶知道,你对女人这么有研究……”

    “打住,打住啊。”沈北城连忙说道,“我和瑶瑶好不容易有点进展了,慕迟曜,你要是给我破坏了,我跟你没完!”

    “想当我妹夫,还这么威胁我?”

    “好好好,慕迟曜,你说什么都对。”

    “行了。”慕迟曜说道,“昨天那伙人,追查到什么没有?”

    沈北城回答:“还在查,跑得倒是挺溜的,不知道藏在哪个角落里。不过,时间问题而已,迟早会把这群人给揪出来的。”

    “那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了。沈北城,你觉得,这群人是受了慕天烨的指使,所以来抓慕瑶吗?”

    慕迟曜当初就是怕慕天烨穷途末路了,什么都不管了,使出这一招,用慕瑶做人质,来保全自己的性命。

    所以,慕迟曜才会让沈北城去保护她。

    “慕天烨一直都在你手里,你来问我?”沈北城看着他,“慕迟曜,是不是公司最近太忙,你给忙糊涂了?”

    “他的确一直在我手里。而且……”

    “而且什么?”

    慕迟曜抬头看着沈北城:“昨天,我又发现了一个疑点。言安希的孩子……似乎是慕天烨,给害流产的。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查?慕迟曜,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去查?”

    “难道不查吗?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总得有一个说法,有一个结果。”

    沈北城问道:“这件事,言安希知道吗?”

    “就是她指认出来的。”慕迟曜回答,“她说,当时,她在手术台上,听到过慕天烨的声音。”

    沈北城又忍不住敲了敲桌子,而且还是重重的。

    “慕迟曜啊慕迟曜,身为兄弟,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你了。”

    “怎么了?”

    沈北城连连摇头叹气:“我就问你,你爱上言安希了是吧?你想和她永远在一起,是吧?”

    慕迟曜点点头:“是。”

    “那就行了啊!这个时候,你还先去查什么慕天烨啊,先认错!认错,明白吗?”

    “什么意思?”

    “就是先安抚好言安希的情绪,说你当初错怪了她。”沈北城说,“然后,得到她的原谅,态度一定一定要好,不管她说什么,都要包容。她打你,你不还手。她骂你,你不还口……”

    听到沈北城这番话,慕迟曜不解的看着他:“你这是什么脑回路?”

    “你还不懂?”

    慕迟曜摇了摇头。

    沈北城往椅子上一靠:“那完了,慕迟曜,活该你现在和言安希闹成这样。”

    “你把话说清楚。”

    “就是,不管事情到底是怎么样,既然她能说出当时流产的点点滴滴,那么你就要相信她。先认错,然后再去查,明白吗?”

    “可是,在事情的真相都还没有出来之前,我就认错?”慕迟曜反问,然后接着坚决的摇了摇头,“这不可能。”

    沈北城叹了口气:“其实,我觉得,言安希十有**,是被陷害了。你不仅不相信她,还说什么先去查真相……她心里得多难过。”

    “真相没有出来之前,谁对谁错,还没有结论。”慕迟曜说,“如果我错了,我自然会低头。”

    而且,流产,不算是一件小事。

    慕迟曜过不去这个坎。

    那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要当爸爸,要为人父的喜悦。

    可是当初有多欢喜,后来就有多痛苦。

    “女人是没有道理可讲的。慕迟曜,当她开始跟你讲道理的时候,那也就说明,她不爱你了。”

    说着,沈北城又加了一句:“你好好想一想,要是言安希每件事上,都开始和你讲道理,讲证据,那你们之间,也差不多完了。”

    “她有时候……是会无理取闹。”

    “女人无理取闹的时候,就是撒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