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18章:他的害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18章:他的害怕

    从秦苏给他下药开始,就是一个布好的局。

    慕迟曜以为他已经识破了这个局,却万万没有想到,秦苏和慕天烨,最后的局,竟然是设在这里!

    秦苏勾引他,只是其中一步而已!

    拿掉言安希肚子里的孩子,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

    慕迟曜悔恨不已,事到如今,直到今天,他要怎么去面对言安希?

    他有何颜面,去面对言安希?

    他的私人手机响了起来,慕迟曜掏出手机:“喂?”

    “慕先生,光头已经指认了。慕天烨,就是当初让他关押看守段医生的幕后主使。”

    “把光头那伙人给我扔进监狱里去!”慕迟曜狠厉的说,“慕天烨,好好的伺候着!留他一口气就行!”

    死?他不会让慕天烨就这么痛痛快快的死。

    他有比死更难受,更痛苦一千倍的方法,好好的折磨慕天烨!

    这么干脆利落的死了,反而是便宜慕天烨了!

    “是,慕先生。不过,光头还招认了一件事。”

    “什么?”

    “慕瑶xiao jie那边,也是他受慕天烨的指使去干的。他是拿钱做事。”

    慕迟曜冷笑一声:“罪加一等。把慕瑶的这件事事告诉沈北城,他想怎么处理就这么处理。”

    “我明白了,慕先生。”保镖队长说道,“那……您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我会亲自来审问慕天烨。”

    慕迟曜说完,挂断了电话。

    事情已经很清楚明白了。

    言安希……是整件事情最大的受害者。

    慕迟曜,是一直被蒙蔽的人。

    段医生可以证明言安希的清白,言安希听出了慕天烨在手术室里伪装变调的声音!

    真相就在眼前!

    慕迟曜越想越怒,又是一拳,对着墙壁发泄怒火。

    他的手已经受伤了,本来血都凝固了。他这又是一拳,新的鲜血,顿时又流了出来。

    他却一点都不觉得痛,比这更痛的,是心。

    他无法去面对言安希。

    而且,慕迟曜更加无法面对,真相大白之后,言安希提出的……离婚。

    她一直以来都那么的想要离开他,离婚。

    这件事他更是错得彻底,错得离谱,他还要……怎么挽留住她?

    只怕,留不住了。

    不,不行,慕迟曜想,他绝对不能没有她!

    此时此刻,外面,天已经大亮。

    这一晚上,彻夜未眠,年华别墅的灯,亮了一晚上。

    而这个晚上,终于过去了。

    黑暗之后的黎明,带来的会是希望吗?

    管家急匆匆的赶来,看到慕迟曜手背上的血,吓得不轻:“慕先生,我马上叫家庭医生过来,给您包扎一下。”

    “不用。”

    “慕先生,这伤口必须要……”

    “我说不用!”慕迟曜吼道,“滚!”

    这一晚上,管家知道,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管家只好说道:“慕先生,您这伤口不包扎,怎么能行?要是太太看见了,恐怕也不好吧……”

    慕迟曜侧头看着他:“你倒是会把她给搬出来!”

    “慕先生,我这就去叫医生来。”

    慕迟曜没有再说什么,管家知道他已经默许了,赶紧去了。

    慕迟曜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一点感觉都没有。

    痛吗?流血了,当然痛。

    可这心上的痛,远比这身体的痛,来得强烈!

    言安希就在里面睡着,他想进,却不敢进。

    他甚至都想着,要不要,躲着她。

    慕迟曜真的很怕,她醒来之后,追问事情进展,知道真相之后,会立刻跟他说——离婚。

    他不想离婚。

    他爱她,爱如生命。

    慕迟曜转身,慢慢的往楼梯口走去。

    他高大的背影,在长长的走廊里,显得格外的孤独,落寞。

    他手背上的鲜血,也滴落了一路,滴入走廊里柔软的羊毛地毯上,很快就干涸。

    这羊毛地毯,还是曾经言安希怀孕的时候,他让人换的,怕她磕着碰着哪里。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讽刺。

    慕迟曜下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他的眼下,有一圈的青黑,他却一点都不在意,微微低着头,任凭手上的伤口继续流血。

    医生在给他包扎的时候,他时不时的往二楼的方向看一眼。

    管家立刻说道:“慕先生,太太要是醒了,我马上让人通知您。”

    他也没有说话,更没有点头,眉头也没有紧皱着,整个人看上去……面无表情。

    管家也拿捏不住他心里在想什么,只能让人去盯着主卧,看看太太那边,会不会有什么动静。

    主卧里。

    言安希没有想到,自己一觉就睡到了上午。

    昨天晚上,奔波折腾了一夜,她本来一点都没有心思睡觉的,只想抓紧一分一秒,把真相给完完整整的呈现出来。

    可是慕迟曜却非要她好好休息。

    睡了一觉,言安希精神好了不少,想起那光头的事情,连忙就起身下床。

    她飞快的洗漱完毕,匆匆的下了楼。

    “慕迟曜……”

    言安希一走进客厅,就看见他端坐在沙发上,西装还是昨天穿的那套,没有换。

    这对慕迟曜来说,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他那么洁癖的一个人,怎么会一套西装,穿两天呢?

    “慕迟曜?”言安希又试探性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你怎么……还在这里?”

    他这个时候,不应该是去追查真相吗?

    不然,他就是去了公司,处理工作。

    还是说,他早就把事情给安排下去,让手下的人去完成了?

    因为慕迟曜跟她说过,要是每件事他都亲力亲为的话,他会累死的。

    可是……追究孩子流产的真相,这么大的事情,难道不应该亲自盘查审问吗?

    言安希也不懂慕迟曜。

    管不了这么多了,她必须要去见慕天烨一面。

    言安希快步的走到慕迟曜面前,正想要继续说什么,突然“啊”了一声:“你的手怎么回事?受伤了?”

    慕迟曜顿了顿,好像是这才听到她说话一样,抬头看了她一眼:“睡醒了?”

    “嗯,我睡好了,现在精神非常的好。我要去见慕天烨。”

    言安希直接就把来意给说了。

    慕迟曜点点头:“好。”

    “那现在就过去吧。”言安希说,“越快越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