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24章:我挽回不了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24章:我挽回不了她

    没有人会觉得,慕瑶是靠慕家大xiao jie的身份,爬上慕氏集团总监位置的。

    其实……言安希在专业领域也不差,室内设计,她非常有自己的见解。

    想着想着,慕迟曜又想到她身上去了。

    大概,最开始爱一个人,就是会很想见到她。

    爱到深处的时候,就是随便看见什么,或者谈论到什么,都会不自觉的联想到她。

    慕迟曜低头,掩去眼睛里的情绪,喝了一口茶。

    茶香扑鼻,唇齿留香。

    “说起七十大寿,”慕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个寿,也没有什么好过的。闹成这样,我也没有这个心思。”

    “还是要过这个寿的,爷爷。没多久了。”

    “过起来没意思啊!慕家,还剩下谁呢?你和安希丫头,瑶瑶,或许加上沈北城。可是,慕天烨,慕文城,还有那个谢莉,都不会来了。”

    慕迟曜反问道:“难道爷爷还对他们念念不忘吗?”

    “自作孽不可活,但总归……哎。”

    慕迟曜把茶杯一放:“爷爷。关于言安希流产的事情,今天早晨,已经真相大白了。”

    慕老爷子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是慕天烨,和秦苏,还有何浅晴,设局设计,害得她肚子里的孩子流产的。”

    慕老爷子差点都把手里的茶杯给摔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慕迟曜看着慕老爷子,简略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看着慕老爷子越来越不受控制的表情,呼吸也急促粗重起来,慕迟曜还是有些担心的:“爷爷,注意身体,别气着了。”

    慕老爷子哪里能平静下来,气得脸都有些发紫了:“这群畜生,真的是畜生……那么小的孩子,才三个月,都构成不了什么威胁,竟然能做出这种事情!那个慕天烨真的是……”

    “爷爷,您还要保他吗?”

    “他就是一个祸害!保什么保!”慕老爷子说道,“给他慕氏集团谋一个闲职当当,他非要折腾!真的是不知好歹!”

    “那……爷爷,我就对他,不客气了。”

    慕老爷子气得不轻,他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重孙,竟然就被这么陷害,没了!

    而且陷害的人,还就是他的孙子!慕天烨,真的是该死!

    “一而再,再而三的,我也不想管他了!慕文城也别想求情!再着着慕天烨,哪天他算计到你头上去,让慕氏集团落到他手里,迟早就完了!”

    慕迟曜自傲的一笑:“慕天烨他,还没有这个本事。”

    “防不胜防。”慕老爷子说,“你处理他吧!我不插手!至于安希丫头那边,你要好好的……安抚她一下。”

    慕迟曜没有说话了。

    他伸出手,那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指,开始有条不紊的,泡茶。

    虽然他不是很精通,但是跟在慕老爷子身边,也耳濡目染的,会那么一点点。

    上好的茶叶,上好的茶具,泡出来的茶,都是好茶。

    很难得看到慕迟曜这个样子,静谧,沉稳,浑身围绕着茶香,像一个风度翩翩的世家公子,而不是一个叱咤商界的商人。

    “爷爷。”他把茶壶轻轻的放下,“我想,我一直以来都错了,从他错到尾,错得太离谱了。”

    说完,他抬眼,看着慕老爷子。

    慕老爷子还在气愤中,但是更多的,却是无奈。

    豪门水深,恩怨情仇,这些都是……在所难免,而且正常不过的事情。

    “你错了什么?我想,迟曜啊,你错就错在……辜负了安希那丫头吧。”

    慕迟曜轻轻的点点头。

    他很少承认,自己做错了什么,但是言安希这件事,他真的……无话可说。

    “那你要怎么办?怎么弥补安希丫头?”

    “我想弥补,用我的所有,我的全部,我可以给她的一切,去补偿她。只是,就怕,她不会给我这个机会了。”

    “夫妻间,有什么话,还是好好的说,多沟通一下吧。”慕老爷子说着,叹了一口气,“你啊,当初也是鬼迷心窍。不不不,是被秦苏迷住了心窍。”

    “秦苏突然回来,重新出现在我面前,我当时……的确是阵脚大乱。很多事情,都处理得非常不合适。”

    秦苏“死”后,他的身边,就再也没有过任何的女人。

    从那段时间之后,直到言安希出现之前,都一直是他的感情空窗期。

    慕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迟曜啊,你现在……终于明白了啊!”

    “爷爷,是不是已经晚了?”

    “当你觉得晚的时候,其实很可能是最早的时候。”慕老爷子说,“安希那丫头,心软又心善,你好好对她,还是能把日子给过下去的。”

    慕迟曜低声的说着,语气带着一股淡淡的绝望:“爷爷,我挽回不了她。”

    他要……失去她了。

    “为什么这么说?话不能说得太绝,一切还是皆有可能的。”

    “我很对不起她。”

    “这些话,你对我这个老头子说啊,没用。”慕老爷子摆摆手,“去和安希丫头说。不要把你的架子给端着,适时的放下身段,去迁就她,去迎合她。”

    慕迟曜只是摇头。

    他能很深刻的体会到,言安希的心情。

    本来,关于秦苏的事情,他就已经很对不起她了,现在又因为孩子的事情,他再一次的……伤害了她。

    言安希被按在手术台上,强行拿掉孩子的时候,她多绝望,她甚至喊着他的名字,可惜却束手无策,没有保住孩子。

    那个时候,他在干什么呢?

    当言安希流产后,má zuì药效过后,她醒来,还要面对他的滔tiān nù气和质疑。

    双重伤害下,真的……他有愧于她。

    “爷爷。”慕迟曜拿着茶杯,手微微的发抖,那茶杯里的水,都跟着微微的荡漾着,“我这辈子,没觉得有愧于谁。但是,唯独言安希,我自问,对不起她。”

    慕老爷子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只是叹了口气。

    慕迟曜的心里话,也只能对这个,一手培养自己到今天的爷爷,好好的倾诉一下了。

    “我爱她,是她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才让我明白,什么叫**情。”

    “言安希改变了我很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