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42章:原来她患上了抑郁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42章:原来她患上了抑郁症

    慕老爷子在一边夸奖道:“沈北城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好,好!”

    沈北城低头,在慕瑶耳边轻声说道:“看,慕家人对我都非常认可。瑶瑶,看来你的名字,出现在我家的户口本上,也不远了。”

    “你呀……”慕瑶娇嗔着推开了他,可幸福的表情却是溢于言表。

    言安希坐在慕迟曜旁边,不自觉的轻声感叹了一句:“真好,这就是拥有爱情的样子吧?”

    她这句话,一字不落的被慕迟曜听了进去。

    有些人的爱情,一开始就平平坦坦,仿佛被上天眷顾。

    可有些人的爱情,一路坎坷崎岖,吃尽苦头,爱过恨过哭过也笑过,最后却末路殊途。

    慕迟曜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把自己的左手,轻轻的搭在了她的右手上。

    两个人无名指上的戒指,靠在一起,闪出细细碎碎的光芒。

    回到年华别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言安希乖乖的洗了澡,爬shàng chuáng睡觉,绝口不提分房睡的事情了。

    慕迟曜伸手将她抱进怀里:“睡吧,我想抱抱你。”

    言安希窝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味,点点头;“好。”

    能这样睡在他怀里的日子,也真的是不多了。

    两个人之间,似乎也没有什么事,是可以争辩,可以讨论的。

    就这样静静的相处着,就挺好。

    可是言安希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失眠了。

    她睡不着,但是慕迟曜的呼吸,却缓缓的平稳了。

    所以,她也不敢乱动,更不想把慕迟曜给吵醒。

    他的手放在她的腰上,五指贴着她的后背,下巴抵着她的发心。

    言安希就像一个小动物一样,被他圈在怀里。

    后来她好不容易睡着了,可是……她一直在做梦。

    梦很短很乱,反反复复的,她睡得特别不安宁。

    清晨的时候,慕迟曜先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低头去看怀里的她。

    这一看,慕迟曜后背吓出一身冷汗。

    只看见言安希还在熟睡,可是却……泪流满面。

    她眼睛紧闭,呼吸也是平稳的,可那眼泪,已经打湿了她的鬓角。

    慕迟曜伸出手去,想替她擦一下眼泪,可是他的指尖却都在抖。

    言安希没有任何的反应,也没有说梦话,可这样的泪流满面……他慌了。

    慕迟曜脸呼吸都不敢大声,轻轻的把她放在枕头上,动作小心翼翼,不怕幅度太大,生怕吵醒了她。

    看着她的泪痕,他只觉得心被狠狠揪住,快要喘不过来气。

    慕迟曜替她掖了掖被子,然后转身,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言安希的眉尖微蹙,然后又慢慢展开。

    慕迟曜站在主卧外面,侧靠在墙壁上,拿着手机,拨通了许医生的电话。

    一大清早的,就接到慕先生的电话,许医生瞬间清醒:“喂……”

    他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慕迟曜给打断了:“你不是说,每天按时吃药,病情就会得到控制吗?那为什么现在会这样?”

    许医生一头雾水:“慕先生,请问……慕太太现在是什么情况?有什么异常吗?”

    “她昨天晚上,很晚才睡着。这几天她的睡眠都很不好,要么就是失眠,要么就是很晚才睡。然后也醒得很早。”

    其实昨天晚上,慕迟曜根本没有睡着。

    他只是在……装睡。

    因为两个人同床共枕,都醒着,又不说话,的确是很尴尬。

    还不如让言安希别胡思乱想,好好的休息,不要被他影响情绪。

    “这些都是正常的,慕先生。”

    “正常?”慕迟曜的语气很明显有些怒了,“那我今天早上醒来,看见她泪流满面,这也是正常?”

    许医生一惊:“啊?是吗?有这个情况?慕先生,那可能……太太服用的药,要加大剂量了。”

    慕迟曜越听越烦躁:“可是吃了这么些天了,一点效果都没有?”

    “慕先生,这抑郁症是心理疾病……心病还得心药医,服用的这些药物只是辅助手段……”

    “我不想听这些乱七八糟的!抑郁症,我知道是抑郁症。所以,你必须把她治好!必须!”

    睡在床上的言安希,忽然醒过来了。

    她茫然的看着天花板,然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触摸到一片湿润。

    她这是……哭了?

    言安希觉得自己最近很不对劲,可是她又说不上来。她身体也很好,无病无痛的,可总觉得……自己好像活不久了一样。

    她隐隐约约听见,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而且还很熟悉。

    言安希翻身下床,穿上拖鞋,没走几步,只听见慕迟曜的声音,钻入耳里。

    噢……是慕迟曜在和人打电话,估计是公司那边的事情吧。

    言安希这个念头刚刚这么闪过,却又很快被推翻。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要开始对她进行全面的治疗。如果你不行,那就换人……轻度的抑郁症,难道还没有办法吗?”

    言安希怔愣在原地。

    抑郁症?

    她刚刚清清楚楚的听到了慕迟曜说了这三个字。

    她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这是在说自己吗?难道她患上了……抑郁症?

    言安希脑海里飞快的闪过许多的画面,其中,就包括那位许医生,给她做心理辅导的时候。

    好像……那次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许医生,心理测试结果,她也一直都没有拿到。

    可能,结果早就已经出来了,只不过是被慕迟曜给……扣下了。

    言安希屏住呼吸,继续听着门外的说话声。

    “……如果是药不行的话,那就马上换。如果是你不行的话,那就早点滚。”

    慕迟曜的声音,夹杂着怒气。

    “如果言安希的病情再这么加重下去的话,你也别在心理医生界混了。”

    一句接着一句话,传到言安希的耳朵里。

    她终于确定了。

    慕迟曜说的,就是她。

    她一直都觉得这段时间,自己情绪极端的不稳定,但是身体又没有什么病痛,她还十分的疑惑不解。

    原来,她患上了轻度的抑郁症。

    慕迟曜比她还清楚。

    那次许医生给她做了心理诊断之后,就把结果告诉慕迟曜了吧。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