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5章:昏睡中一直喊她的名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65章:昏睡中一直喊她的名字

    言安希回答:“陈特助,我觉得你应该找慕瑶,或者……慕老爷子。对了,你还可以找夫人啊。她是慕迟曜的母亲,她的话,慕迟曜肯定会听。”

    “韩夫人已经出国了,言xiao jie。”

    “是吗?”言安希一愣,“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老爷子大寿的第二天晚上,韩夫人就走了。”

    言安希缓缓的点头,她倒是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没有人跟她提过。

    不然,再怎么样,她也该去送送韩雅的。

    韩雅对她还是非常好的,很有长辈的风范。

    陈航又说道:“至于慕瑶xiao jie,要是去劝慕总,只怕还会被慕总说一顿。而老爷子那边……言xiao jie,你也不希望,老爷子那么大岁数了,还来操心这些事情吧?”

    言安希“嗯”了一声,陈航说得也很有道理。

    但是她对自己不自信。

    她要是去劝慕迟曜好好休息,说不定就和慕瑶一样,被慕迟曜给说一顿。

    他那种人,高高在上的,向来独断,自大,哪里会听别人的话。

    “言xiao jie……你现在就和我过去一趟吧。”

    “我可以跟你过去一趟。陈特助,我只是担心,会让你失望。我可能……帮不了你什么忙。”

    陈航摇摇头:“不,言xiao jie,可能你还不知道,你在慕总心里的位置,有多重要吧。”

    言安希看着他,被这句话惊讶了一下。

    “言xiao jie,既然我来找你,那我就是有一定的把握。你是最合适的人选,没有之一。”

    “那……你来找我,慕迟曜知道吗?”

    “我哪敢跟慕总说啊,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不会让我来找你的……”

    陈航说着,叹了口气:“言xiao jie,我还是实话跟你说了吧。”

    言安希清澈的目光里,带着一点疑惑,看着陈航。

    “慕总在昨天昏睡的时候,就在睡梦中喊了你的名字。昨天晚上半夜,病情加重,又开始高烧,吃什么吐什么,但是却一直念叨着你的名字……”

    言安希整个人都僵住了。

    年华别墅里。

    主卧室里,家庭医生,管家,都站在床边,看着昏睡的慕迟曜,都一脸担忧。

    “怎么办?”管家问道,“不管喂什么进去,最后都会被慕先生给吐出来,这样下去身体怎么撑得住?”

    “昨天晚上就不应该出去,吹了一会冷风,这又烧起来了。”

    “没办法啊,我们也拦不住慕先生。”

    “先退烧吧。”医生说,“让厨房随时准备着粥之类的流食。”

    “已经都备着了。”

    家庭医生弯腰,探了探慕迟曜额头的温度,叹了口气:“管家,你说这慕太太,什么时候能来?”

    “不知道,陈特助已经去请了。”

    “慕先生这是心病啊,我做慕先生的家庭医生这么多年来,很少看见他因为一个小感冒,而变成这副模样。”

    管家赞同的点点头:“慕先生的确是心病,而且,只有慕太太可以医治。”

    家庭医生笑了笑:“等慕太太来了,我这个医生,也可以退场了。慕先生这病啊,我治不了。”

    “等吧,慕太太会来的。”

    躺在床上的慕迟曜,双眼紧闭,手背上还在输液,整个人看上去很是憔悴。

    从昨天半夜开始,他高烧不断,一直到今天早上,都折腾这么久了。

    管家和医生,也都是心力交瘁。

    平日里在商界里呼风唤雨的男人,现在躺在这里,面色苍白,想想都觉得唏嘘不已。

    慕迟曜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醒来过,一直昏睡着。

    管家先走出了主卧,留下医生在里面守着,正准备下楼,忽然就听见楼梯口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

    难道是……太太来了?

    言安希跟在陈航身后,低头上楼,脚步匆匆的,而且她还有些喘。

    从下车开始,她就是一路快走加小跑着,想快点见到慕迟曜,看看他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陈航也急,她也急。

    “太太……”管家一看见她,就跟看见了救星一样,“你终于来了!”

    “慕迟曜怎么样了?”言安希问,“他在主卧里吗?”

    “是的,慕先生现在还在昏睡着。”

    “我去看看。”

    说着,言安希就往主卧的方向,快步的走了过去。

    管家一把拉住了也要跟过去的陈航:“你就在这里等着,你还过去干什么?”

    “哦……对,是是是,”陈航说,“看我这急得,给忘记了。”

    管家说道:“希望太太来了,慕先生这心里有了安慰,能早点好起来吧。”

    主卧里。

    医生一看言安希来了,也马上识趣的离开了。

    只不过在离开之前,交代了一些事情,让言安希注意。

    于是,主卧里,只剩下慕迟曜和言安希两个人了。

    算了算,言安希和慕迟曜,已经有两天没见了。

    言安希记得,离婚的那一天,慕迟曜还是一如既往的意气风发,传着合身的西装,恰到好处的剪裁,身形挺拔。

    可现在呢?

    两天前的慕迟曜,和两天后的慕迟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别。

    言安希从来没有看见过慕迟曜这样憔悴的样子,从来没有。

    他紧闭着双眼,躺在床上,手背上还在输液,导致手有一点点浮肿。

    脸色也非常的难看,消瘦。

    怎么一个感冒高烧,就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啊……

    言安希虽然知道慕迟曜现在的状态,肯定是不怎么好,但是没有想到,会这么的不好。

    她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慕迟曜……”

    言安希轻轻的喊了一句,咬着下唇,走到床边,在他身边,蹲了下来。

    “我来了,陈航说,你一直都在昏睡中,喊着我的名字,是真的吗?”

    慕迟曜肯定不能回答她。

    言安希根本就是在自说自话。

    怎么两天不见,就好像是两个月,两年都没有见面一样。

    “我以前常常做噩梦,说梦话,你还说过我。现在换成你说梦话了,你说的,还是我的名字。”

    “怎么就不知道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呢?你告诉我,很多事情,不需要你亲力亲为的,交给手下人就可以。那你昨天身体不好,还要去公司干什么?”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