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67章:说吧,言安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67章:说吧,言安希

    病人最大,所以言安希心甘情愿的伺候着他,不和他计较。

    慕迟曜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张开了嘴。

    言安希见他吃了,顿时就开心的笑了起来:“对嘛,要吃东西。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还是绷着一张脸。

    言安希也不在乎他的表情,反正,他醒了,又肯吃东西,就是好事。

    慕迟曜只吃了小半碗,就推了推:“不吃了。”

    “只吃这么一点啊?”言安希说,“不行不行,必须都吃完。”

    “不吃就是不吃。”

    “慕迟曜!你一个大男人,就吃这么一点吗?怎么这么犟啊……是不是生病的人,都非常的不可理喻?”

    “我很不可理喻吗?”

    言安希意识到自己好像……嗯,说错了话,连忙摇摇头。

    “没有没有,你吃吧,至少……也得吃一半吧?你才吃了几口啊!”

    说着,她非要喂,软硬兼施的,让慕迟曜把这一碗粥,给吃了大半碗。

    言安希这才满意的把碗给放下。

    “既然你醒了,又吃了东西,我去叫医生过来吧……”

    说着,她起身就要走。

    慕迟曜看着她:“说吧,言安希。”

    言安希的动作一下子顿住了:“说什么?”

    “你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到我这里来。”

    “慕迟曜,你一定要纠结这个问题吗?”

    “这是我家。”他冷漠的说,“你到我家里来,我连原因都不能知道?”

    言安希无奈了,点点头:“是是是,这是你家。可是慕迟曜,你别忘了,我们还没正式离婚,这里也可以说是我家啊!”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

    言安希继续理直气壮的说道:“再说了,我……我来这里,是因为……是因为我有东西落在这里,忘记拿了!”

    “什么东西?”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是我的东西就是了。”言安希看着他,“谁知道我一来,就看见你病成这个样子啊……”

    慕迟曜继续冷冷的说道:“那你怎么还不走?”

    “我看你病成这样,心里一软,我就留下来陪你了啊……”

    慕迟曜终于不说话了,抿着薄唇。

    言安希在心里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是暂时的敷衍过去了。

    她也忘记要去找医生进来了,坐在他身边,看着他有些苍白的脸色,一阵感叹。

    “你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发高烧?而且还持续高烧……”

    “很正常。”慕迟曜淡淡的回答,“谁没有生病的时候。”

    他半靠在床上,双手交叠在身前,手背还粘了一张止血绷带。

    其实……慕迟曜的冷漠,都是装出来的而已。

    他不知道她会在这里,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更不知道自己怎么面对她,只能保持着冷冰冰的态度。

    在言安希看来,慕迟曜硬邦邦的,跟块石头一样。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口渴了。”

    “噢,我去给你倒水。”

    言安希倒是听话得很,马上起身去给他倒水,完全不计较他的态度。

    慕迟曜看着她的背影,眼神才慢慢的变得柔和了不少。

    表面上,慕迟曜是在赶言安希走,实际上,他是在……留她。

    他越是赶她走,言安希反而还留下来。

    如果,慕迟曜百般请求,对言安希轻言细语,态度十分好的话,只怕言安希见他没事,赶紧就走了。

    慕迟曜了解她的性格。

    所以……他是故意的。

    为了能让她多留一会儿,他也是……煞费苦心。

    言安希倒了一杯温水,递给他:“我试过温度了,刚刚好,你喝吧。”

    慕迟曜低头喝了一口水,淡淡的问道:“在临湖那边,住得还习惯吗?”

    “挺好的,那边……环境挺好。”

    “嗯。”他应了一句,“好好照顾自己,记得按时吃药。”

    “我会的,每天早晚,都记着呢。”

    慕迟曜把水杯放下,又捂着嘴咳了咳,神色十分的憔悴。

    “你走吧。”他说,“现在我已经醒了,没事了,不耽误你的时间了。”

    “我还是……陪陪你吧,反正来都来了。”

    “你一心想离开这里,怎么今天,还愿意待在这里呢?”

    言安希回答:“照顾照顾你,等你真的没事了,我再走。反正已经搬出去了,不会在这里久留。”

    慕迟曜忽然勾了勾唇:“你说的也对。”

    言安希有些尴尬:“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了。”

    慕迟曜话音一落,忽然又剧烈的咳了咳,这咳嗽声,听得言安希心里难受极了。

    “还说没事,都咳成这样了,慕迟曜,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是在生病的时候呢,也是可以脆弱一下的。”

    “脆弱?”慕迟曜说,“我的字典里,没有脆弱两个字。”

    “可是再强大的人,也总会有低谷的时候……好吧,慕迟曜,就当我什么都没有说吧。”

    慕迟曜的指尖轻轻的抚着手背上的止血绷带,然后缓缓的撕了下来。

    扎针的地方,已经不流血了。

    只是,留下了两个小小的针眼。

    言安希眼尖,看见了,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陈航说过,他昨天早上已经挂了一次水,今天是第二次。

    没有想到,一个感冒,能把他折磨成这个样子。

    “这两天,你还是在家好好休息吧,现在年底了,越来越冷,不要着凉。晚上也别出去了,吹会儿风,那就病得更严重了。”

    “小感冒而已。”

    “既然是小感冒,那为什么两天了,你都还没见好?”

    慕迟曜没有回答,只是又咳了咳。

    “呐呐呐,你看,”言安希说,“非要逞什么强呢?”

    慕迟曜忽然唇角一扬,笑了笑。

    “你笑什么?”言安希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额头。“是不是烧傻了?”

    慕迟曜顺势握住她的手腕,把她的手给拿开。

    言安希看着他握住自己的手,一时间也忘记挣开。

    不过很快,慕迟曜松开了她的手,又重新交叠在身前。

    “我在笑,离婚后,我们两个反而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坐在这里。”

    听他这么一说,言安希愣了愣,忽然也笑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