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686章:我就是在给她铺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686章:我就是在给她铺路

    以后还是不要轻易的喝这么多酒吧,言安希心想。

    吃完早餐,又休息了一会儿,言安希决定下床,去浴室泡个澡。

    说不定,她这一身的酸痛,就能缓解一下了。只是,喝醉和身上酸痛,有什么联系吗?

    言安希说做就做。

    只是,她下床之后的每一步,真的都是……辛酸。

    她怎么走路,腿都在发软啊!

    言安希艰难的走到浴室,往浴缸里放满水,又加了几滴精油,这才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

    一身的酸痛,腿软,都得到了缓解。

    言安希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了,她昨天晚上是不是还做了什么事啊,不然,不至于一身都这么疼啊。

    泡了半个小时的澡,她整个人这才舒服了不少。

    站在浴室的镜子面前,言安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伸手拿过浴袍。

    她昨天是不是喝醉酒,然后摔了一跤啊,不然身上这么酸痛,她真的无法解释。

    可照着镜子,她身上又的确没有任何的伤痕,或者青青紫紫。

    哎……

    言安希穿上浴袍,管它的,想来想去她也想不明白,不想了!

    泡完澡,言安希又爬回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

    她是舒服了,什么都不管了,可怜慕迟曜,在公司里,魂不守舍的,想了她整整一天。

    他在完全得到她之后,又要这样完全的退出她的生活,甚至都不能靠近她,连远远看着都成了一种奢侈。

    这样真的是十分煎熬。

    可是慕迟曜心里又很清楚,昨天晚上发生的种种,已经是上天对他额外的恩赐了。

    他不能太过奢望了。

    她已经离开他了。

    至于,离婚协议书上那写着的三个月,他是另有目的的。

    这三个月,他要完成一件事。

    所以,昨天晚上,该知足了,该知足了啊……

    于是,在处理完公司今天的事情之后,慕迟曜没有离开公司,而是利用下午到晚上的这段时间,再次约见了墨千枫。

    墨千枫很快就到了约定地点。

    两个人开始谈论事情。

    慕迟曜和墨千枫的唯一交流,也就只有言安希了,还有言氏的公司。

    墨氏集团低价收购言氏公司已经好些年了,业务已经融入到一起去了,现在要一个个单独拎出来,就是一件费时又费力的工作了。

    在这交谈中,墨千枫看向慕迟曜的眼神里,带了一点崇拜。

    墨千枫不得不承认, 慕迟曜在商业领域上,能够站在金字塔尖,傲视所有人,不是没有理由的。

    整整两个小时,基本都是慕迟曜在说,墨千枫在听。

    咖啡冷了又换,换了又冷。

    “先暂时这样吧。”慕迟曜终于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去处理,你在墨氏里面工作,你最熟悉。”

    墨千枫应道:“好。”

    慕迟曜抬手看了一眼时间,端起咖啡喝了一口:“那就先这样,我走了。”

    “等一下。”墨千枫叫住了他,“来都来了,不多坐一会儿?”

    “怎么?还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坐坐了吗?”

    慕迟曜唇角微勾:“我和你除了这件事之外,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其实慕迟曜,我一直有一个疑问。”

    “什么?”

    墨千枫说道:“你和言安希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事。”

    慕迟曜只是笑,一笑置之。

    “我发现……言安希已经不住在年华别墅里了。 ”

    慕迟曜眼神顿时犀利了起来:“墨千枫,你是调查我,还是在跟踪言安希?”

    墨千枫忽然笑笑:“看来我猜对了。”

    慕迟曜脸色一变。

    原来刚刚墨千枫那句话,是在诈他!

    墨千枫根本不知道言安希到底在不在年华别墅里,故意这么一问。

    而慕迟曜的回答,虽然是问句,但是却表明了,言安希的确不住在年华别墅里了。

    “不要这么严肃。”墨千枫说,“再怎么样,我们现在还是合作的关系。”

    “你明白我们两个是合作,是各取所需,那就不要过问太多。

    墨千枫看着慕迟曜,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压低声音说道:“你和言安希……是着的要离婚了吧?”

    慕迟曜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从外人的角度来看,言安希的确是搬出了年华别墅。

    但是,知道离婚的人,没有几个,都是慕迟曜和言安希身边,非常亲近的人。

    而慕迟曜的属下,是更不可能随意谈论泄露的。

    所以,墨千枫估计是猜出来的, 就像刚刚他在诈他一样。

    “其实你承不承认都没有多大的关系。”墨千枫说,“你是在担心,我会重新把安希抢回来吗?”

    “我不担心。”

    “是吗?”

    慕迟曜淡淡的,却又胸有成竹的说道:“言安希不会再属于你的,墨千枫,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为什么?”

    “你和她拥有的只是当初,年轻时候的单纯悸动罢了。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都成长起来了,只会往前看了。”

    “只要她一离婚,她就是zì yóu的,我当然可以追求她。”

    慕迟曜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嘲讽:“她不会接受你的,你就别去吃那闭门羹,碰一鼻子灰了。”

    “有些事情,不试一试,又怎么会知道呢?”

    “有些事情,你试一试,也只是自取其辱。”

    墨千枫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慕迟曜。”他说,“我们两个,也就把话给说开了吧。你和言安希离婚,你又在幕后,帮我把言氏公司还给她,你分明是在给她的未来,铺好路!”

    慕迟曜回答:“我就是在给她铺路,那又怎样?”

    他愿意给言安希铺路。

    甚至,为了言安希,他可以付出任何,乃至是……生命。

    “可是你联合我,把公司还给她,却又不愿意把她托付给我……”

    墨千枫话还没说完,就被慕迟曜给打断了:“托付?你?墨千枫,你也太得起你自己了,我凭什么把言安希托付给你?”

    “我是她最熟悉的人,我和言安希,从小就认识了。”

    “那也代表不了什么。”慕迟曜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有林玫若,你不适合她。”

    “听你这语气,慕迟曜,难道你有……另外的人选?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