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0章:你就是舍不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章:你就是舍不得

    言安希回答道:“这是我的家,我要去哪里,你管得着吗?”

    慕迟曜只是一字一句问道:“你刚刚为什么又收回手?这一耳光,你舍不得打吗?”

    他的眼睛里有着点点光亮,看着她。

    言安希被他说中了心里的想法,顿时更加恼羞成怒了,气得不停的挣脱他的手:“你管我!”

    “你就是舍不得。”慕迟曜说,“你掩饰不了的。”

    “我才不想打你,免得脏了我的手!”

    慕迟曜却低低的笑了起来:“言安希,你这是恼羞成怒了。”

    言安希不停的挣脱:“你放开我!”

    “言安希,还记得离婚之前,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不记得了!”她没好气的说,“我也不想记得。”

    慕迟曜也不管她说了什么,自顾自的说道:“我说过,我会永远爱你。当你想回头的时候,我也永远在原地,等你。”

    “我不会回头的!”

    言安希想也没想,气呼呼的说道,挣脱他的手,转身就跑了。

    慕迟曜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她真的给忘了,一点都记不得了。

    慕迟曜走的时候,言安希没有去送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也不知道怎么了。

    只有慕迟曜知道,她那是在生闷气。

    所以,是言安宸去送慕迟曜离开的。

    “姐夫,”言安宸说,“你慢走啊,有时间,可以经常来这里啊……”

    “经常来?只怕言安希……会翻了天去。”

    “哪啊……”言安宸说,“我总觉得,你和姐姐是还有可能在一起的。”

    慕迟曜笑了笑:“……不可能了。”

    “姐夫!”言安宸听到他这么说,都震惊了,“你怎么可以放弃呢?”

    慕迟曜不回答,而是反问:“前两天,有一个叫袁澈的律师,来过这里,是吗?”

    “对啊,姐夫,他还是说是你告诉他,姐姐住在这里的。”

    “是我告诉他的。”慕迟曜说,“他会和言安希好好相处的。”

    “姐夫……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迟曜淡淡的说了一句:“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客厅里,言安希听到外面传来汽车的声音,就知道,慕迟曜离开了。

    果然,没过多久,言安宸就回来了。

    “安宸,你过来。”言安希说,“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啊?姐,什么事?”

    “我是不是有忘记什么事?”

    言安宸云里雾里的:“啊?姐,你在说什么啊?你忘记了事情,我怎么知道?”

    “我觉得你知道。”

    “不带这样的啊,姐,你觉得我知道,所以我就非得知道?”

    言安希回想起慕迟曜在楼上,和她说的那些话,眉尖一直都蹙着。

    慕迟曜什么意思,什么叫她真的忘记了?

    除了慕迟曜生病的那几天,她和他见过面,非常和平友好的相处之外,就是今天又和他见面了。

    她忘记了什么?

    言安宸看着言安希越想越认真,越想越入迷的样子,心里一惊,姐不会真想起什么来了吧?

    所以,他赶紧打断她:“姐,你胡思乱想什么啊,姐夫都走了,你也不去送送,一点礼貌都没有。”

    言安希一说起慕迟曜,就来气:“他走就走,不送。”

    “离婚了,情谊还在的啊,你这样也太绝情了。”

    言安希却叹了一口气:“安宸,你不知道,如果要论绝情,我……远不如他。”

    慕迟曜才是最很狠心绝情的那一个人。

    她现在才明白,慕迟曜,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是吗?姐夫很绝情?”

    言安希想了想,说道:“他如果爱一个人,那个人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会得到他全部所有一切的宠爱。”

    言安宸问道:“那……不爱不在乎呢?”

    “那就是如同地上的泥土,灰尘,无关紧要,随时可以捡起,也随时可以丢弃。甚至是……毁灭。”

    言安宸听到她这么说,打了一个冷颤:“姐……你不要说得那么吓人。”

    “我说的是事实。”

    “毁灭……那倒不不至于吧,我觉得姐夫对你挺好啊。他是那种闷闷的性格的人,所以表达情感的时候也不会太过热烈。”

    “那是因为他是你姐夫……”言安希说到一半,觉得有点不对劲,又立马改口说道,“那是因为他……”

    言安宸看着和她吞吞吐吐的样子,抓住了她话里的漏洞,连忙点点头:“是是是,因为他是我姐夫,所以他对我好。因为他在看你的面子上,是这样吧?”

    言安希瞪了他一眼:“就你话多。”

    “你就是这个意思嘛……承认吧,姐夫对你,和对你身边的人,都好得无可挑剔。”

    言安希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言安宸:“我说安宸,慕迟曜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啊,你怎么天天帮他说话?”

    “没有啊!”

    “没有?你确定?”

    言安宸坦坦荡荡的说道:“没有就是没有,姐夫能给我什么好处?我这是凭着良心说话。”

    言安希撇撇嘴,懒得和他再说,起身上楼睡觉去了。

    只是看见她路过刚刚慕迟曜强吻她的地方的时候,脸上一热。

    他那个人,就是这么的霸道,不可理喻,说强吻就强吻,也不管别人是不是愿意。

    言安希恍然觉得自己的嘴里,似乎还残留着他的味道,顿时甩了甩脑袋。

    “言安希啊言安希,你想什么呢?别胡思乱想了,慕迟曜来一趟,就把你的心思都给搅乱了?”

    慕迟曜坐在车里,却是在回味着她的甘甜。

    他一手操控着方向盘,一只手抚着自己的唇瓣,勾起一丝笑容。

    能吻到她一次,也算是不虚此行了。

    慕迟曜开车回到了年华别墅,正好是吃晚饭的时间。

    他脱下外套,跟管家说道:“去,给袁澈打电话,让他过来一趟。”

    “慕先生,让袁澈来年华别墅吗?”

    “嗯。”慕迟曜点点头,“让他到家里来,才能显出我的诚意。”

    管家虽然不明白慕迟曜说的这“诚意”指的是什么,但他马上去照做了。

    餐厅里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晚餐。

    慕迟曜一个人坐在主位上,慢条斯理的吃着晚饭。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