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04章:我和初初是真心相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04章:我和初初是真心相爱

    只是,夏初初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在梦里面……她和小舅舅的事情,被妈发现了。

    然后,厉家顿时就变得鸡飞狗跳,十分的不太平。

    小舅舅把她护在身后,看着对面的厉妍,一字一句说道:“我和初初是真心相爱,也是会一辈子在一起的,任何人都不能分开我们。”

    夏初初躲在他身后,一句话也不敢说。

    厉衍气得浑身发抖:“你……你们,你们这样子在一起,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

    “不管什么后果,我会和初初一起承担。”

    “疯了疯了,真的是都疯了!我不管你们了,你们会被所有人,都戳着脊梁骨指指点点的!”

    夏初初还是不说话。

    她能怎么办?

    一个是她的妈妈,一个是她的小舅舅,也是她的爱人。

    她左右为难,帮哪边都是错的。

    厉衍瑾一直都保持着平静,说来说去只有一句话:“我会和初初在一起。”

    厉妍也被气得不轻,快步的走过来,就要来拉夏初初。

    厉衍瑾伸手拦住了,可是夏初初看着妈妈的脸色,非常的不知所措。

    她能怎么办?

    环境一变,不知道怎么的,忽然又来到了医院,门牌上写着“鉴定科”三个大字。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几张纸。

    夏初初不知道怎么的,看到那几张纸,就浑身发抖,连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正要说话,夏初初忽然看见小舅舅伸出手去,一把抢过那几张纸,撕了个粉碎,然后,伸手一扬。

    夏初初看着那纷纷扬扬掉落的碎纸,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然后越来越多,怎么流也流不完似的。

    厉衍瑾似乎是察觉到了她在哭,转过身来:“初初,哭什么?有我在,不用哭……”

    夏初初听他这么一说,越哭越凶,越哭越凶……

    厉衍瑾伸出手来给她擦眼泪,还没碰到她的时候,夏初初醒来了。

    她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夏初初咽了咽口水,摸了摸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她竟然出了这么多的汗。

    还好……还好是一个梦,庆幸只是一个梦。

    回想了一遍梦里的场景,夏初初竟然懵了,完全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好一会儿,才抬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身上热得要命,不停的出汗,怎么这脸又凉凉的?

    夏初初伸手往自己脸上摸了一把,发现她脸上竟然是湿润的。

    顾不得太多,夏初初连忙下床,打开灯,照着镜子,发现自己,哭得满脸都是泪水。

    那个梦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完全都是她不敢面对的事情,一件又一件的发生了。

    夏初初不敢再睡觉。光是回想一下梦里的场景,她就觉得心脏的位置,疼得让人无法呼吸。

    想了想,夏初初忽然跑出了自己的房间。

    厚重的羊毛地毯吞噬了她的脚步声,夏初初目标十分明确的,往厉衍瑾的房间跑去。

    她有些慌,轻轻的敲着房门:“小舅舅,小舅舅?你听到没有啊……”

    夏初初都快要再哭一次了。

    她真的很慌啊,在那样的梦里面,她除了小舅舅,什么都没有了,甚至是,与全世界为敌。

    连最亲的妈妈,都要变成她的敌人。

    夏初初也不敢太大声的敲门,怕惊醒了厉妍,所以只敢一直不停的,小声的叩着门。

    “小舅舅,你快开门啊……”

    就在夏初初有些绝望的时候,突然听见房间里响起脚步声,随后,门被打开。

    厉衍瑾睡得发型都没了,十分的乱,眼睛也有些惺忪,看着门外的夏初初,一句话都没还说,夏初初忽然就猛地扑进了他怀里。

    “小舅舅!”

    夏初初紧紧的抱着他,很紧很紧,都舍不得松手。

    厉衍瑾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她这个样子,眉头一皱,有些担心。

    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直接抱着她,把她从门外拉了进来,然后快速的关上房门,低头看着她。

    “初初。”他语气焦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夏初初还穿着睡衣,头发也是披在身后,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眼睛睁得大大的,看着他:“小舅舅……”

    “我在,我在这里。”厉衍瑾连忙回答,“你怎么了?”

    “我……我没事,没事。”

    “怎么会没事?”

    夏初初愣愣的看着他:“我……我吓到你了,是吗?”

    “我没被你吓到,是你自己把你自己给吓到了。”

    夏初初脑袋里嗡嗡的响,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什么,只是,看着小舅舅就在她面前,她就不害怕了。

    “你……你抱抱我吧。”夏初初说,“小舅舅,我好害怕。”

    厉衍瑾二话不说,紧紧的把她给揽入怀里。

    “傻初初,我现在抱着你了,回过神来了吗?”

    厉衍瑾身上淡淡的熟悉味道,让夏初初稍微安心了一点点。

    她往他怀里蹭着:“好害怕,小舅舅,我……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该来打扰你的,可是我,我不敢一个人继续待在房间里。”

    那样的话,深夜的寂寞,会让她一直都无法安然入睡。

    “那今晚就在我这里。”厉衍瑾说,“不过你告诉我,你遇到什么了?”

    “我……我做了一个噩梦。”

    “什么噩梦?”

    夏初初从他怀里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小舅舅,你……你真的要知道吗?”

    “说,说出来就好了。一个梦而已。”厉衍瑾安慰着她,“你说出来,心里就会轻松了,有我替你分担。”

    夏初初点点头。

    “小舅舅,我……我梦见,妈发现了我们两个在一起,我们大吵了一架。然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忽然又都去了医院里,在医院的鉴定科。医生手里拿着资料走过来,然后你就给撕了……”

    夏初初在说这些的时候,厉衍瑾一直在她后背上轻轻的拍着,安抚她。

    “说完了?”

    “说完了,小舅舅。”

    “都是梦而已。”他淡定的安抚着她,“人们不是都说,梦是相反的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