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13章:你一哭,我就心疼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13章:你一哭,我就心疼

    但是后面许医生问得越多,言安希也慢慢的放开了,有什么说什么,毫无保留。

    她也想让自己快点好起来,不要再被抑郁症缠着。

    现在的她是最zì yóu的她啊,应该要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

    慕迟曜在一边听着,不敢打断,也不插嘴。

    言安希说话的时候,他就看着她的侧脸,眼睛一眨不眨,十分的专注。

    只因为她是言安希,是他心里的那个人。

    “好了。”许医生终于说道,“太太,非常感激你的配合,我们聊得很愉快。”

    “可以了吗?”

    “可以了。”许医生说,“太太,你的药都有按时吃吧?还剩多少?”

    “每天都吃,大概还有半个月左右的药没吃完。”言安希回答,“难道你又要给我开新药吗?”

    “没有,太太,您现在的情况,比当初要好很多了。”

    言安希有些不敢相信。

    一边的慕迟曜,也终于开了口:“果然……和我离婚了,你就轻松了。”

    “我,我只是最近觉得,心里没有那么压抑了,也不再想太多,开始慢慢的顺其自然。”

    “你好起来,比什么都强。”

    许医生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的样子,有些话是他能听的,有些话,就算他听到了,也要屏蔽掉。

    豪门里的水有多深,可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医生能惹得起的。

    许医生咳了咳:“慕太太,您吃完这次的药,就不需要再吃什么了。我建议您,每天多出来散散步,逛逛街,做一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许医生,我现在的情况,到底是怎样?”

    “非常好,心态很平和。对待事情的想法,也没有偏激,更没有疾世愤俗,对什么事情都没有兴趣。太太,您的症状已经在好转了。”

    慕迟曜在一边,替她高兴,可又笑不出来。

    她最大的心病,果然就是在他身边。

    一离婚,病情也开始好转了。

    这,不就是他希望看到的吗?当初他同意离婚,就是想让她好好活着。

    慕迟曜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可以放心的,把她交到……袁澈手上去了。

    只是,左心房的位置,有一点点痛。

    言安希自己也很高兴。

    离开诊所的时候,她还特意跟许医生道了谢。

    许医生受宠若惊:“太太客气了,太太能好起来,全靠您自己的心态来调节……”

    当初慕太太抑郁症的病情变得恶化的时候,他差点没被慕先生给逼死啊。

    慕迟曜站在她身边,揽过她的肩膀:“上车吧,我送你回家。”

    言安希点点头:“好。”

    司机早已经打开车门,恭敬的等候着了。

    车子平稳的行驶在路上,慕迟曜打破了沉默:“言安希。”

    “啊?”她把目光从车窗外,转到他脸上,“什么事?”

    “你还记得,三个月的约定吗?”

    言安希点点头,顿了顿,又说道:“你未免有些……太强人所难了。”

    “是吗?”

    “当然啊。三个月,怎么可能遇到真爱。”

    “其实也是有可能的。”慕迟曜说,“我不是也只用了三个月,确认了,你是我爱的女人。”

    言安希的目光闪了闪:“这么说的话,我也一样。可是我经历的是,从陌生到爱上,再由爱到恨。”

    “所以,言安希,你还可能会遇到,合适你的人,你爱他,他也爱你的人。”

    言安希笑了笑:“遇到你,可能就是运气了吧。这辈子已经把运气都用光了,怎么还会再遇到呢?”

    “会遇到的。”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

    慕迟曜淡淡的说道:“……直觉吧。”

    “我都没有底的事情,你倒是比我还有底气。”

    “可能我觉得肯定的事情,基本都没有失算过。”

    “智人千虑,必有一失。慕迟曜,不可能每件事你都能预料得到的。”

    “也是。”慕迟曜微微点头,“不过,你放心,三个月后,不管怎么样,我还是会履行承诺的。”

    言安希“嗯”了一声,看着他,然后又赶紧移开了目光。

    她总觉得慕迟曜的眼睛里,无时无刻的不含着脉脉深情。

    这让她很慌,招架不住。

    一个原本冷漠淡然,高高在上的男人,忽然间只对你满腹深情,再坚强再倔的性子,也会被他的眼神,给磨得没了脾气。

    慕迟曜的手伸了过来,在空中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慢慢的落在她的手心。

    “言安希,午夜梦回,我也会梦到那个孩子。”

    说到孩子,言安希的心上就蓦然一颤。

    她的手都微微的发着抖,慕迟曜很快就察觉到了,手心慢慢收紧,紧紧的握住了。

    言安希轻声说道:“不要提孩子了。”

    “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没用。你和孩子,我一个都没有能好好留住。”

    这件事,是两个人心里,永远的痛。

    想一次,就伤一次,无法愈合。

    慕迟曜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如果孩子还在的话,现在应该……嗯,你的肚子也显怀了,应该也可以感受到胎动了。”

    言安希的眼眶,慢慢的变红了。

    每一个字,都扎在她的心上。

    慕迟曜的感觉,她都懂,真的都懂。

    现在他也懂了,他也痛了,她还要再陪着他,一起痛一次。

    “不要说了。”言安希忍不住打断他的话,“都已经没有了,有缘无分,不要再提起了。”

    她的声音里,都有些哽咽了。

    “这会是我一辈子都后悔的事情。”

    “慕迟曜,我又何尝不是呢?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慕迟曜骤然发紧的握住了她的手:“如果孩子还在,即使我和你离婚了,我还有孩子,这辈子,也就不觉得难熬了。”

    言安希转过头去,背对着他,擦了擦眼角的泪,不吭声了。

    她怕她一说话,眼泪就哗哗的流了。

    只要提到孩子,就是在揭开她血淋淋的伤疤。

    车厢里一下子很安静,安静得有人让人发毛。

    言安希正准备再次擦眼泪的时候,整个人忽然被扯进了温暖的怀里。

    “别哭。”慕迟曜抱着她,下巴抵着她的发心,“你一哭,我就心疼,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