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42章:借刀杀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42章:借刀杀人

    因为言安希没有去扶林玫若的理由,两个人一向不对盘。

    “谁?”林母焦急的问道,“谁?我现在就去找她!”

    “慕迟曜的太太,言安希。”林父说道,“可是啊,没有用的。”

    “啊?没用?那怎么办?”

    “怎么办?就等着吧!”林父气得坐在沙发上,脸色铁青,“等时间一到,让司机去把她给接回来。”

    “啊?真的要让玫若跪上一天一夜吗?”

    “不然呢?我要是有办法,我还会躲到家里来?公司里的人看我的眼神,那分明就是在看一个笑话!”

    林母都要急哭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也不清楚,玫若这孩子,到底犯了什么错?”

    “只有她自己清楚了,等她回来以后,好好问问。”

    “她今天穿的什么衣服啊?冷不冷?我……”

    林父挥手打断她的话:“好了,别哭哭啼啼的,心烦。以后,你就要好好的管着玫若,慕家那边,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吗?”

    “他慕家,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林家,还有墨家是亲家,难道还怕他吗?”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别去添乱了!”

    “可是……可是,”林母哭了起来,“在这样的天气里跪着,玫若回来以后,肯定要生病的。”

    “那又有什么办法呢?现在墨千枫在陪着她,会照顾她的。”

    林母一听,问道:“墨千枫和她在一起?”

    “是的。”林父叹了口气,“什么人不好惹,去惹慕家,玫若也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与此同时,何家。

    何浅晴已经不在这里住了,谁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何家也是守口如瓶。

    一群富家太太,闲来无事,聚在何家打麻将,喝下午茶。

    忽然有人笑着说道:“大新闻啊,林家的xiao jie,林玫若,居然在临湖别墅跪着?”

    “林玫若?就是和墨家少爷有婚约的那个?”

    “对啊……看,还有人拍了照片,发到群里,啧啧啧,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我听说,是得罪了慕家。”

    “慕家?难怪,我说好歹林家也是有头有脸的,怎么会受这样的侮辱。原来是慕家下的命令啊。”

    一边的何母,听到“慕家”两个字,一下子来了兴趣。

    她装作凑热闹的问道:“这是得罪了慕家的谁啊?”

    “不知道啊……”一名富家太太说道,“不过,我想,林玫若能得罪谁啊,又不在商场混,又和慕家没有经济来往,而且。让她跪着,用这么侮辱人的方式惩罚,只怕是……

    “是什么啊?哎呀,你快说,吊什么胃口。”

    “只怕是林玫若,对慕总的那位太太,做了什么恶毒的事情。”

    “慕太太?那可是慕总的心尖肉啊,你看看在聚会上,在公共场合,慕总都对这位太太上心的很啊。”

    何母又问道:“慕太太?”

    “是啊……林玫若十有**是得罪了慕太太,才会在那里跪着的。”

    “慕太太什么时候,住到临湖别墅去了啊?不在年华别墅里待着了?”

    “谁知道呢……也许是那边环境好呗,流产了,去调养调养身体。”

    说着说着,几个人又笑了起来。

    何母也跟着笑,可这心里,却是开始飞快的想着别的东西。

    今天的事情,这林玫若和言安希的梁子,肯定是结下了。

    那么……

    何母忽然一笑。

    她脑海里迅速的闪过四个字,并且十分的清晰——

    借刀杀人。

    她的女儿何浅晴,得罪了言安希,现在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说不定受的苦,比现在的林玫若,有过之而无不及,更痛苦更煎熬。

    何母站了起来:“你们聊,我去厨房看看,让甜点师傅再做一些,给你们拿过来。”

    “谢谢何夫人了,这么有心。”

    “不客气不客气。”

    不过一个中午午休的时间,林玫若跪在临湖别墅的事情,已经在慕城的上流圈子里,传开了。

    所有人都在猜测,所有人都把这当做茶余饭后的谈资。

    林玫若一个弱女子,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惹得慕总发这么的脾气,倒也是个人才。

    林家更是抬不起头来。

    林父已经做好了打算,等林玫若什么时候回家,什么时候,带着她,去慕家,好好的赔个不是。

    没办法,在慕家面前,只能屈从。

    临湖别墅里。

    言安希午休起来,觉得浑身有些乏力。

    但是精神却好了一点,她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一眼就看到了跪着的林玫若。

    旁边,还站着墨千枫。

    看到这一幕,言安希咬了咬唇,不知道要怎么做。

    她是不想能让林玫若在家门口跪着的,可慕迟曜执意坚持,她也奈何不了他,只能随他去了。

    她午睡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林玫若也跪了一个多小时。

    “算了。”言安希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跪也跪了,这梁子不结也结下了,只希望林玫若长点记性,有所顾忌,以后不敢对我怎么样了。”

    她放下窗帘,下了楼。

    佣人端来一碗银耳羹,她慢慢的吃着,忽然问了一下:“今天温度多少?”

    “言xiao jie,今天有点冷呢,最高温度才5c。”

    “林玫若……一直跪着,没起来过?”

    “没有。”

    言安希叹了口气:“慕迟曜什么时候走的?”

    “太太,您上楼午休的时候,慕先生就走了。”

    言安希点点头,喝完最后一口银耳羹,站了起来;“我要出门一趟,阿诚呢?让他和我一起去吧。”

    她现在学乖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把阿诚带在身边比较好。

    有个照应,也有安全感。

    毕竟阿诚是年华别墅的保镖,受过专业训练,又随时能和慕迟曜联系上。

    万一她出了点什么事,被人àn shā啊bǎng jià什么的,还能留这么一手。

    这么想着,言安希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居然还想到有人àn shā她。

    阿诚很快就来了:“太太,您要出门?去哪里?’

    “去公墓。”言安希说,“就是秦苏所在的那一个公墓。”

    “啊?太太,您要去那里干什么啊……怪不吉利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