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69章:一个昏迷,一个手术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69章:一个昏迷,一个手术室

    星辰医院里。

    一前一后,送来两个重量级的人物,医院顿时陷入一片慌乱。

    夏初初抓住一个护士就问:“言安希在哪里,言安希在哪?”

    她跟疯了一样,脸色煞白,只想快点见到言安希。

    厉衍瑾都拦不住她。

    他用力的圈住她的腰身:“你冷静一点,言安希在那边,你走错了!”

    “小舅舅,她不会死吧……她要是死了,我,我……”

    “不会。不是说,慕迟曜把她成功的救出来了吗?”

    “既然是成功的救出来了,为什么两个人都会在医院?”夏初初问。“小舅舅,你回答我啊!”

    “可能受了点轻伤……”

    “你怎么这么不着急呢?”

    厉衍瑾皱眉看着她:“你为什么对慕迟曜这么的没有信心?他肯定能救出言安希的,你看,现在不是脱离了歹徒,在医院吗?”

    “人是救出来了,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谁知道啊!”

    夏初初一边和厉衍瑾据理力争,一边往病房里走去。

    很快,她就到了言安希的病房,一下子不和厉衍瑾争论了。

    厉衍瑾也没有再说话。

    夏初初深吸了一口气,闭着眼睛,迟迟没有伸出手去。

    厉衍瑾问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做足够的心理准备。”

    “什么意思?”

    夏初初小声的说道:“我怕看到的言安希,和以前的言安希,不一样……”

    好端端的,言安希被人bǎng jià。

    又好端端的,慕迟曜去救人,结果救得两个人都进了医院。

    这让她怎么放心得下?

    她也不知道,小舅舅哪里来的对慕迟曜的信心,迷之信心。

    夏初初小心翼翼的推开门,探进去半个脑袋,往里面看了两眼,看到病床上躺着的言安希的时候,鼻子一酸。

    她这才走了进去,走到病床边,小小的“啊”了一声。

    夏初初意识到自己发出了声音,连忙捂住嘴。

    她看到言安希的脸颊上,有那么长的一道口子。

    从脸颊边,一直到了太阳穴的位置。

    伤口不是很深,已经上了药,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小舅舅,你还说没事?看,看看这脸上的一道伤痕,这可是脸啊……你知道了这叫什么吗?毁容了。”

    厉衍瑾也皱着眉,没有想到言安希竟然脸上会有这么一道伤口。

    夏初初眼泪一下子就流了出来,小声的抽泣着。

    言安希十分平静的躺在病床上,睡得安详,嘴唇有些发白,手背上还扎针,挂着水。

    “她脸上都伤了,身上……身上肯定更严重吧?”

    夏初初说着,很想掀开被子,看看她的身上,有没有什么伤。

    就在这个时候,病房门再一次被推开,慕瑶快步的跑了进来:“嫂嫂呢?我嫂嫂怎么样?”

    夏初初没说话,转身走到一边,悄悄的抹眼泪去了。

    厉衍瑾一直跟着她,生怕她想不开,又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顺便也安慰安慰她的情绪。

    慕瑶看到言安希脸上的伤口,也是十分震惊。

    紧接着,沈北城,还有言安宸,都赶过来了。

    夏初初擦了擦眼泪:“言安希伤成这个样子,慕迟曜呢?他人呢?啊,难道他就不来看看吗?”

    慕瑶连忙回答;“我哥哥他……”

    夏初初已经愤愤不平的打断了她的话:“虽然说,他是要和言安希离婚了,但这一日夫妻还百日恩,再说这一次被bǎng jià,十有**都和慕迟曜脱不了干系。”

    她和言安希认识的时间长,在言安希没有认识慕迟曜的时候,什么都好,哪里会担心什么bǎng jià不bǎng jià的。

    “初初,你这就冤枉我哥哥了。”慕瑶说道,“我知道你很担心嫂嫂,我也担心啊。”

    “那你说,你说,慕迟曜现在在哪里?”

    慕瑶看着病床上的言安希,轻声回答:“哥哥他……还在手术室里。”

    夏初初蓦然瞪大了眼睛。

    手术室?

    言安宸留在了病房里,照顾着言安希,其他的人,都往手术室的方向赶去。

    手术室门口,灯还亮着,手术还没结束。

    怎么会……严重到需要做手术呢?

    明明,被bǎng jià的是言安希,慕迟曜只是过去救她啊!

    这么说来,慕迟曜伤得更重?

    “到底怎么回事?”厉衍瑾问留守的保镖,“按理来说,应该是万无一失的,怎么会一个毁容了,一个还在手术室里?”

    “太太的脸……是她自己拼命的推开何夫人的时候,不小心划伤的。”

    沈北城皱眉:“言安希推开何夫人?”

    “是的。”保镖回答,“当时,何夫人用毁太太的容,来威胁慕先生,让慕先生剁掉一根手指,她就放了太太。”

    慕瑶惊得捂住嘴:“什么?”

    她无法想象,哥哥断了一根手指的情况……

    那断的不仅仅是一根手指,是慕家的脸,是哥哥的形象,是慕氏集团的形象啊。

    保镖继续说道:“太太不愿意看到慕先生为她断指,所以就跳了下来,宁愿自己受伤。”

    厉衍瑾又问:“那为什么,慕迟曜还会进手术室?”

    “厉先生,慕先生是在太太跳下来的时候,冲上去接住了她,被这巨大的冲击力给伤到了。医生说……内脏有些损伤。”

    慕瑶靠在沈北城的怀里,也忍不住掉下眼泪来了。

    她这个傻哥哥……

    还有这个傻嫂嫂。

    两个人都傻,都是天下最傻的人。

    一个不愿意他断指而自愿跳下去,一个明明知道凭借自己的力量是接不住她的,却还是义无反顾的去接了。

    “慕先生一直咳血,送到医院来的时候,衬衫都已经被血染透了,现在在手术室,是什么情况,还得医生告知。”

    夏初初在一边听着,全程没有说话。

    原来……慕迟曜竟然也默默的做了这么多的事情。

    她,无话可说了。

    只是夏初初不知道,自己该是为安希觉得高兴,还是觉得悲哀。

    因为慕迟曜,为她做了这么多,这个男人,自始至终,还是爱她的。

    如果不是爱,在言安希跳下来的时候,千钧一发的那一刻,他不会跑上去,接住了她,这几乎是他的本能动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