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79章:扔掉婚戒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79章:扔掉婚戒

    慕迟曜的态度有些强硬的打断了她:“不用问了。”

    言安希这一次,倒也没有再纠缠不舍:“好……你都这么说了,不问就不问。”

    看到她这个样子,慕迟曜烦躁得恨不得抽自己两下。

    言安希没有再说话,只是慢慢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来,紧紧的握在手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

    “慕迟曜,这一次,除了来道谢之外,其实,我还有一个东西,是要还给你。”

    慕迟曜紧紧的盯着她的手心,心里忽然有些莫名的紧张起来。

    “言安希,你有什么,要还给我?”

    她缓缓的抬起手来:“就在这里。”

    慕迟曜这心里,七上八下的,静静的等着她慢慢的把手给张开。

    只看见,一枚戒指,赫然躺在言安希的掌心里。

    慕迟曜的呼吸都停顿了一下。

    戒指,他和言安希的婚戒。

    “都要离婚了,这枚戒指的主人……也不该是我了。”言安希说,“应该要还给你了。”

    慕迟曜没有接,只是把目光从戒指转移到她的脸上。

    “你为什么不接?”言安希看着他,“我特意拿来的。”

    他的喉结上下滚了滚,没有说话。

    “反正……留在我这里,是没有什么用了。”

    “不用还了。”慕迟曜沉沉的说道,“你留着吧。”

    “我留着干什么呢?”

    “那我留着又干什么?”

    “这是你的。”言安希非常执着的说道,“所以我还给你,随便你怎么处置,都可以。”

    慕迟曜的声音又是一沉:“说了不用就是不用,你怎么这么倔?”

    “你是第一次,知道我倔吗?”

    言安希依然把手掌心摊开,放在慕迟曜面前。

    “你一定要把这枚戒指还给我,是吗?”

    言安希轻轻的点点头:“这就是你的。”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忽然快速的抬手,一把从她手心里拿过戒指,指尖划过她的掌心,有一点点的疼。

    下一秒,言安希睁大了眼睛,捂住了自己的嘴。

    只看见慕迟曜拿过戒指,毫不犹豫的转身,一把扔进了垃圾桶。

    他扔得很准,没有一丝偏差,那戒指就直直的进了垃圾桶,一点反响都没有。

    “既然你执意要还,那就扔了。”慕迟曜说,“留着,的确没有什么用。”

    先不说这枚戒指价值多少,这是婚戒啊。

    再怎么样,慕迟曜这样当着她的面,把婚戒给扔了,对谁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事实。

    “慕迟曜……”

    “满意了吗?”他说,“你可以走了,言安希。”

    “为什么?”言安希泪水盈满了眼眶,“慕迟曜,你昨天刚刚醒来的时候,对我不是这样的!”

    “那是因为我刚刚醒来,神志不清。”

    “好……好,”言安希看着他,“那就是我言安希犯贱了,昨天晚上被你赶走一次,今天还又眼巴巴的跑到你这里,再受一次屈辱!”

    慕迟曜薄唇微微抿了抿,没有说话。

    除去刚刚扔戒指的时候,慕迟曜的双手,自始至终都背在身后。

    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忍不住想要抱她。

    天知道,他这样对她,他的心里,只比她更加难受。

    可是没有办法,推远,他只能把她给推远,越远越好。

    “扔了也好,你扔了吧!”言安希硬生生的眼泪给逼了回去,别开目光,吸了吸鼻子,转身就走了。

    她转身的那一刻,慕迟曜的手忽然伸了出来,就只差那么一点点,他就碰到她了。

    就能挽留她了。

    可他,又慢慢的手收回,垂在身侧。

    言安希转身离开了,一直都没有回头,拉开病房的门,就走了出去。

    慕迟曜站在原地,望着她一步一步的离开,心如刀割。

    天知道,他需要竭尽全力的克制住自己,才能不追上去。

    昨天晚上,他把她赶走,他已经辗转反侧,难以入睡了,现在他又这么狠心绝情的把戒指给扔了,只怕……

    言安希的心里,可想而知的难受。

    明明,他刚刚醒来的时候,她那么担心他,只想陪着他。

    而他……

    罢了,罢了,只能说是,他和她注定有缘无分。

    慕迟曜慢慢的转身,看着垃圾桶。

    盯了好几秒钟,他忽然蹲下身去,在垃圾桶里,不停的翻找着,那枚被他丢弃的戒指。

    戒指呢?在哪?

    慕迟曜一点都不嫌弃这是一个垃圾桶,全神贯注的,只为找到那枚小小的戒指。

    很快他就找到了,视若珍宝一样,半跪在垃圾桶面前,竟然一下子忘记了要站起来。

    “我哪里舍得扔……言安希。”他低低的自言自语,“只不过是为了,在你面前,做戏罢了。”

    而且这戏,还要做得足。

    这样一来,她就再也不会来找他了吧。

    袁澈会照顾好她的,袁澈会慢慢靠近她,并且走进她的心扉的。

    这样的话,她才会开心,她才觉得zì yóu,她的抑郁症,才能慢慢的好起来,直到痊愈。

    他不想贪恋这一时半会儿的温暖,他也不想骗自己。

    慕迟曜用力的把戒指给握在手心,同时,他也低下头去,唇瓣轻轻的碰着手心。

    婚戒,是爱情和婚姻的象征,他要保管好。

    言安希跑出去的时候,管家和言安宸,都愣了。

    这是怎么了?管家心想,慕先生和太太,又吵架了?

    言安宸也是这么想的,连忙追了上去:“姐……发生什么事了?哎,你别跑啊。”

    “回家!”言安希说,“在这里干什么?”

    她早就知道,来这里,又会被慕迟曜赶走的。

    她真的怀疑,在营救她的时候,不顾一切,甚至宁愿牺牲自己的慕迟曜,是假的。

    统统都是假的,只是她的一场梦而已!

    可脸颊上,实实在在存在的伤口,又在提醒她,这些都是真的。

    言安宸问道:“回家?姐,你不是说你还要检查身体吗?”

    只看见言安希脚步一顿,又折了回来,匆匆的路过病房,从另外一边离开了。

    管家一把拉住追上去的言安宸:“言少爷,我有点不明白,太太要检查什么身体?”

    “她今天早上,又恶心,干呕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