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791章:女人这么容易就胡思乱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791章:女人这么容易就胡思乱想

    这个人真的是没有一点眼力见,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绝对没有在意。”慕迟曜信誓旦旦的说,“你不要想太多了。”

    言安希轻轻的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嗯。”

    她越是这样不争辩不多说,慕迟曜看在眼里,就越是心疼。

    偏偏……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她。

    “你……”他想了想,才慎重的开了口,“我不会让你的脸上,留下伤疤的,我会带你去看最好的医生。”

    慕迟曜的本意是,通过一定的医疗方法,让伤疤消失。

    结果言安希的头更低了:“说来说去,你还是在意……”

    慕迟曜捏了捏眉心,拿着一句话,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他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翻那本zá zhì,碰到她的痛处呢?

    慕迟曜自责不已。

    就在他自责的时候,却没有看到,言安希低垂着头,眼睛里却极快的闪过一抹笑意。

    让慕迟曜不搭理她,让他装高冷,让他故意气她。

    “好了。”慕迟曜说,“我以后再也不提了,可以吗?”

    言安希点点头:“嗯,好。”

    她一副不和他计较的样子,依然还是低着头。

    慕迟曜这心里更不是滋味了:“你嘴上虽然答应着,可你一直都没有抬起头来,所以,你还是怪我的吧?”

    言安希摇摇头:“没有。”

    “那你抬起头来看我。”

    “不用了……”她说,“你看你的书吧,让我一个人静静就好。”

    “让你一个人静静,你就胡思乱想了。”慕迟曜回答,“对不起。”

    他都道歉了,言安希应该不会误会他了吧。

    “对不起。”见言安希还没有理他,慕迟曜又说了一遍,“我真的没有嫌弃你。”

    “我……”言安希强忍住笑意说道,“我知道的。”

    “再说,言安希,你脸上的伤,是为我而受的。我有一定的责任,是我……没有能够保护好你。”

    “不……不怪你。”

    她的声音越来越越小,听得慕迟曜都想伸出手去,抱一抱她了。

    实际上……是言安希怕自己的声音,会泄露她现在偷笑的心情。

    好吧,她真的忍得很辛苦。

    没有想到,能让慕迟曜这样和颜悦色的和她说话,终于不再故作高冷了。

    只是,言安希以前只忍住不哭,还从来没有忍住不笑。

    她心想,忍笑,比忍哭,要辛苦多了。

    再多牵扯一会儿,她就绷不住,要破功了。

    慕迟曜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女人怎么可以这么容易就胡思乱想……一点点事情,都能联想到自己身上去,太敏感了。”

    这次,他真的是无意的啊。

    结果……现在换他在这里好声好气的哄着她了。

    “慕迟曜,我一直都在想,你为什么要为我自愿断去一根手指?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随口回答:“当时没有想那么多。”

    “断指是不可能接回来的……难道从此以后,你就打算做一个断去一根手指的总裁吗?”

    慕迟曜忽然低低的笑了一声:“可是,你不是没让我断吗?”

    提起这件事,就有些唏嘘。

    当时情况紧急,谁也没有时间去多想。

    现在回想一下,只觉得……男有情,女有意。

    谁都为对方着想,而甘愿牺牲自己。

    “是。所以,我这脸上,才有了这一道伤。”

    慕迟曜伸出手去了,终于还是轻轻的把她揽进怀里,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头。

    “好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翻那zá zhì,不该提到你的伤疤,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吧,过去了就过去了。”

    慕迟曜说完,忽然感觉到,怀里的女人,肩膀一抖一抖的。

    他顿时心里一咯噔,言安希这……不会是在哭吧?

    慕迟曜连忙低下头去看言安希。

    他这一看,却是看到她满脸的笑容,笑靥如花,眼睛都弯成了一道月牙。

    慕迟曜都傻眼了,这……这是怎么回事?

    言安希却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笑得肩膀还在一耸一耸:“慕迟曜……好,好了,我原谅你。”

    慕迟曜的眉头,一下子皱得死紧,什么都明白了。

    “言安希,敢情你在骗我?”

    “我……我没有啊,我是真的很难过。”她认真的回答,“但是听到你这么诚恳的跟我道歉以后,我就释然了,忽然就开心起来了。”

    慕迟曜的声音蓦然拔高:“言安希!”

    她听见他这么叫她的名字,反而笑得越是开心:“我在这里呢,你不用这么大声的。”

    “你!”慕迟曜都不知道要怎么说她才好,“耍我很好玩吗?”

    “我没有啊。我一开始是真的很伤心……”

    慕迟曜一把松开了她:“胡闹。”

    言安希的笑容慢慢的消散了一些:“你……生气了?我,我……”

    见她没有刚刚笑得那么开心了,慕迟曜这心又软了。

    真的想和她计较,显得他没肚量。

    不和她计较,他自己又被白白的给耍了。

    慕迟曜绷着一张脸,最后屈指,在她脑门上敲了敲。

    言安希捂着脑门,但是还在笑。

    看着她这灿烂的笑容,慕迟曜也一下子没了脾气。

    言安希……他这辈子,最束手无策,拿她最没有办法的一个女人。

    而且啊,他还偏偏就折磨的心甘情愿,一点也不觉得不爽。

    这就是所谓的……一物降一物?

    不过,言安希这脸上的伤,他是真的很重视。

    慕迟曜的指尖轻轻的划过她的脸颊:“这几天你非要跟着我,那就跟着吧,也好让医生随时注意你的伤口,快点愈合。”

    “嗯……没事的。”

    “看看要多久,能把这纱布给拆除了吧。”

    言安希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不怎么雅观。

    她拿头发无论怎么遮,都遮不住这么明晃晃的伤口包扎,所以她索性就随它去了。

    大不了就是丑一点。

    她自己都不在意了,那别人怎么看她,也就完全无所谓了。

    “你真的很在意……慕迟曜。”

    “女孩子的脸是很宝贵的,我早就说过了。言安希,你是一个傻姑娘,怎么对自己的容貌……这么随意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