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1章:如果我说,我不想离婚了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01章:如果我说,我不想离婚了呢?

    言安希眨了眨眼,有些泛红:“我就知道,你……又开始赶我走了。”

    每次她一提起言氏公司的事情,他就会冷下脸来,不愿意提。

    这明明就是他做的啊,他为什么一副做了错事的态度!

    慕迟曜一句“我就是在赶你走”,在舌尖萦绕了许久,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我没有。”他说道,“我没有在赶你走。”

    “慕迟曜,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做什么?”言安希问,“我刚刚搬出年华别墅的时候,你还不是这样的,会想和我多相处,会想和我说话。”

    “我……”

    “可是慢慢的,你对我越来越疏远。难道是分开的时间久了,真的如我之前所说的,你已经遇到了一个,更好更合适的人了吗?”

    “言安希。”慕迟曜看着她,“我们已经要离婚了。”

    最开始,是他还没有放下。所以想要再接近她,再靠近她,再贪恋一下,和她相处的愉悦心情。

    现在,是他努力的在放下,把她给推远。

    言安希忽然咬着下唇,问道:“慕迟曜,如果我说,我不想离婚了呢?”

    他冷峻又沉稳的脸上,忽然因为她这一句话,仿佛被撕破了伪装,顿时显露出原本的情绪来。

    “言安希……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回答我啊。”言安希问,“如果不离婚了,你还会推远我吗?”

    慕迟曜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否认:“怎么可能?你的抑郁症……”

    话说了一半,他又停下了,没有再说下去,同时也偏过了头,不再看她。

    言安希一僵,忽然抓住了他的手。

    “抑郁症,慕迟曜,我知道了,原来,你是在担心我的抑郁症是不是!你担心我和你在一起,病情会加重!”

    言安希也想起,当时慕迟曜同意离婚,也是因为,她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

    那个时候,她的病情已经严重到,就想这么去死了,一了百了。

    也是那个晚上,她坐在年华别墅的主卧里,看着窗户,想从上面跳下去。

    是慕迟曜抱着她,说,言安希,我们离婚,你要好好活着。

    所以,可以猜测到,慕迟曜现在推远她,就是在担心她的抑郁症!

    慕迟曜的脸色,完全绷不住了。

    “你……”他抿了抿唇,“言安希,你想多了。”

    “我没有想多,这才是事实!你不接受我,总是想把我给赶走,其实都是为我好……”

    慕迟曜他这个人,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却一个字也没有对她提起过。

    “慕迟曜,”言安希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你看着我,你不要躲我,这么久了,其实我一直都冤枉你了,是不是?”

    “我只沉浸在过去的伤痛了,没有想过,你的好,你为我付出的所有。”

    “你还为我做了哪些事……你说,慕迟曜,你说啊!你怎么可以这样!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难道你就希望,我就这样一直误会你,恨你,疏远你么?”

    言安希想,如果不是这一次bǎng jià,或许,她这辈子,真的就会被慕迟曜给瞒得死死的了。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慕迟曜看着她,“我不会再送你走了,言安希,等我出院,你再回临湖别墅吧。”

    “你之前也说过,让我陪你到出院。可是你昨天晚上,还不就是趁着我睡觉,就把我抱回去了?”

    “我不会这样做了。”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言安希反问,“你出尔反尔,也不是第一次了。”

    慕迟曜沉默。

    言安希又说道:“好,我现在说什么,你都不正面回答我,藏着掖着。没关系,慕迟曜,这几天,我有的是时间和你慢慢磨。”

    她就打定主意了。

    这几天,她就想方设法的,从慕迟曜嘴里套出他的真实想发来。

    她想好好的听听,他到底在想什么!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有些头疼,又默默的攥紧了自己的手,忍住想要一把将她拥入怀里的冲动。

    现在,他都已经做到了这一步,只差她和袁澈慢慢培养发展感情了……

    他不能乱,不能动摇。

    言安希不会再属于他的,她离开他,才是最开心最好的生活。

    她的抑郁症,只有别人能治愈好。

    她的笑容,也是别人才能带给她。

    他,就远远的看着她,就好了吧。

    言安希也不说话了,坐在他身边,但是却是背对着他的。

    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还是说……她在哭?

    这么一想,慕迟曜就担心了。

    他要是又把她给弄哭了,那他的罪过就大了。

    “言安希……”他试着喊了她一句,“你,你看着我。”

    言安希一动不动。

    “你转过身来。”慕迟曜把语气也放软了一点,“你生什么气?”

    言安希应了一句:“我没有生气。”

    “那你为什么背对着我?”

    “我乐意。”言安希说,“你不是一直都不想看见我吗?我现在不惹你心烦了,你反而还让我看着你了?”

    “我……担心你在哭。”

    慕迟曜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了。

    看见别的女人哭哭啼啼的,他就心烦。

    要是他看见言安希哭,他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办。

    “我哭又怎样,跟你无关!”

    言安希说着,站了起来,走到洗手间里面去了,还反锁了门。

    慕迟曜皱眉,她……是躲到洗手间里面,去偷偷哭了?

    他做了什么事……让她这么的难过?

    慕迟曜想来想去,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女人心海底针。

    猜不透的。

    慕迟曜也跟了过去,站在洗手间门口,抬起手又放下,不知道该不该敲门。

    哎,明明是他现在在住院,反而还要照顾着她的情绪。

    “言安希?”慕迟曜试探性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你出来,我不赶你走。”

    结果……没有得到回应。

    这下子慕迟曜就更慌更心烦意乱了。

    言安希站在洗漱台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委屈。

    难道,她和慕迟曜,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是当初他太狠心绝情,还是她后来太心灰意冷。

    两个人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越走越远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