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5章:慕迟曜才是最爱你的男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05章:慕迟曜才是最爱你的男人

    言安希应该是去找袁澈了,如果她的解释,袁澈不听的话,他也许可以……帮忙解释。

    慕迟曜自己也没有想到,言安希居然会主动的吻他,甚至她还扬言丝毫不后悔。

    他当时简直是要被她给逼疯,他的理智在她面前毫无作用。

    她……她的人,还有心,都回到他身上了吗?

    她,是不是依然还爱着他?

    袁澈平静的走出医院,看上去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的脚步,有些漂浮。

    他压根没有想到,推开病房的门时候,看到的,会是那样的一幕。

    拥吻。

    慕迟曜的手圈着言安希的腰,而言安希的手,勾着他的脖子。

    分明就是你情我愿,情到浓时的自然亲密举动,恩爱如斯。

    “袁澈!”身后忽然传来言安希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袁澈却觉得,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所以,他没有回头,依然是继续的往前走。

    “袁澈!”言安希又喊了一声他的名字,快步的追了上来,“你等我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袁澈已经走到马路边了,耳边是汽车来来往往的呼啸声音。

    他终于回过神来,转身看了一眼,言安希正朝他跑来。

    “安希,你……你怎么追出来了?”

    言安希跑得有些喘,但是,袁澈却觉得,他今天第一次看见,言安希这么神采奕奕的样子。

    她这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和以前努力的装出来的样子,完全不同。

    “我有话跟你说。”言安希站在他面前,“很重要的话。”

    袁澈看着她,忽然笑了笑:“也好,我也是有话跟你说。”

    言安希点点头:“好,不过,我先说吧。”

    “还是我先说。”袁澈伸出手,把她耳边的发丝给拨到后面去,“我来医院,就是为了说这番话的。”

    “你来医院,是找我?而不是找慕迟曜?”

    “找你,也找慕迟曜。我问了安宸,他说你和慕迟曜都在医院,所以我才会过来。只是没有想到……”

    言安希脸微微一热:“你,你……来得太巧了。”

    看到她这个娇羞的样子, 袁澈只觉得心里很难受。

    而且她没有否认,没有解释。

    看来,是她自愿的。

    “早知道我应该晚一点的。“袁澈又笑了笑,“这一幕,在我的意料之外,但是,我还是为你高兴。”

    言安希一愣。

    她没有听错吧,袁澈说,为她高兴?

    袁澈喜欢她啊,表白过,她一直支支吾吾的拒绝他,按理来说,袁澈应该是……难过的。

    就连慕迟曜都这么觉得啊,所以才会让她去跟袁澈解释,她是被他强迫接吻的。

    “你……你这么想吗?”言安希眨了眨眼,“袁澈,我……”

    “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说,慕迟曜,他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男人。”

    言安希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了。

    这真的是袁澈说出来的话吗?

    “不用惊讶,安希。”袁澈看着她,声音越来越轻柔,“这就是我今天来找你和慕迟曜,想说的话。”

    只是撞见她和慕迟曜接吻,的确是个意外。

    对袁澈来说,看到这样的一幕,还是很让一下子有些无法接受。

    毕竟,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和别的男人拥吻,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次心灵上的重击。

    “袁澈……”

    言安希看着他,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这样的话,但是她心里,释然了。

    “慕迟曜他真的很爱你,爱到,你无法想象的程度。”

    “是吗?”她问,“可是他做了什么,我都不知道,我问他,他也不愿意告诉我。”

    “他不想你心里有负担,不想你觉得亏欠了他。”袁澈回答,“他希望你能寻找更好的生活吧。”

    “最开始,和他离婚的时候,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自从住在临湖别墅以来,我都觉得,没有更好的了。”

    现在想一想,虽然在年华别墅的那段日子里,她爱得卑微,爱得痛苦,爱得死去活来,可是……

    她深爱过,不后悔。

    那样痛到极致,又爱到极致的爱情,也许才是真真正正爱过的最好见证。

    以后,言安希都不可能像爱慕迟曜这样,去爱别的人了。

    “原来你早就有这样的想法,所以才会拒绝我吗?”

    “不是,”言安希摇摇头,“我拒绝你,是因为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站在你身边的人,不应该是我。”

    袁澈问道:“那你觉得,慕迟曜身边,应该站一个更好的人吗?”

    言安希一想,飞快的摇了摇头。

    不想。

    她觉得,慕迟曜身边的人,就应该是她。

    如果是别的女人,她发现自己会……妒忌。

    强烈的妒忌。

    “所以……这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你爱他,你希望你自己能陪他。而你,不喜欢我,就会说我应该去找比你好的人。”

    言安希一下子……语塞了。

    袁澈说的,也很有道理。

    远处,慕迟曜也追了过来,见言安希和袁澈站在路边说话,脚步慢慢的停下来,没有靠近。

    言安希是背对着他,而袁澈不是。

    所以,慕迟曜一来,袁澈就看到他了。

    袁澈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言安希:“你不用自责,我已经想通了。这次来找你,就是希望你和慕迟曜好好的在一起。”

    “袁澈……谢谢你,你真的很懂我。”

    “我也有过自私的想法。”袁澈说,“但是,当我知道,你被bǎng jià时,慕迟曜奋不顾身的救你,我就觉得,你的终生,值得托付给他。”

    言安希问道:“是不是,慕迟曜找你说过什么?你告诉我,好不好?”

    她有一种直觉,慕迟曜既然找过墨千枫,就肯定也找过袁澈。

    “是。”

    言安希有些激动,不自觉的就抓着袁澈的手:“你告诉我,他找你做什么了?说什么了?”

    袁澈没有隐瞒:“他把你……托付给我,让我好好照顾你。”

    言安希一惊。

    袁澈又说:“他和你签署离婚协议的时候,是不是和你订下了三个月之约?”

    言安希点点头:“他说,我三个月内,说不定会遇到真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