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06章:去吧,他就在你的身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06章:去吧,他就在你的身后

    袁澈却摇了摇头。

    “言安希,他是希望……我来照顾你。”

    她蹙着眉尖,有些听不懂,但隐隐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袁澈又继续说道:“慕迟曜说,这三个月,是希望我能主动一点,追求你,培养和你的感情。这样的话,离婚了,你有归宿,他也放心。”

    言安希完全傻了。

    果然,果然慕迟曜还有别的事情瞒着她!

    “他怎么可以这么傻,慕迟曜怎么会是说这种话的人?”

    慕迟曜向来用两个字就可以概括——

    霸道。

    可是没有想到,有一天,他竟然也会做这种委曲求全的事情。

    “这只能说明,他是真的,很爱很爱你。”

    “所以,”言安希看着袁澈,“你这次来找我,就是想告诉我这些事实吗?”

    “是的,安希。我想,能照顾好你的,只有他了吧。慕迟曜,已经不是以前的慕迟曜,他对你有情。”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言安希现在,心里如同明镜一般。

    她都明白了!

    慕迟曜拖延离婚的这三个月,其实就是为了能让她以后的生活,能够无忧无虑。

    所以他去找墨千枫,他辛辛苦苦的把言氏告诉还给她,却还要冠以墨千枫的名义。

    所以他去找袁澈,希望袁澈能好好的爱她,保护她。

    可是,当她出现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的,却还是慕迟曜。

    他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护她周全。

    “安希。”袁澈伸手,握住她的肩头,“我想,你有权利知道一切的真相,知道慕迟曜为你做的所有事。然后,再由你自己决定,要不要继续爱他,还是选择离开他。”

    “我……我已经选择好了。”

    袁澈很温暖的笑了:“从你拒绝我的时候,我就在思考,你对慕迟曜,其实还是放不下的。”

    “我想,慕迟曜他也是经过痛苦挣扎的。”

    “你很了解他。”

    言安希低下头去,声音有些哽咽:“刚刚开始离婚的时候,他还有点想抓住我,我却一直都在躲避,那个时候,他有失望有难过的。但是我想,离婚了,就要彻底一点。”

    “后来慢慢的,他出现的次数也少了,几乎不会来找我了。即使出现,也都是因为我遇到事情了,他来帮忙。我那个时候就知道,他已经熬过了最开始的孤独时光。”

    袁澈一直都认真的当一个倾听的人。

    言安希顿了顿,又继续说道:“再后来,我被bǎng jià,他来救我,自己受的伤比我还要重。我来找他,他已经开始推开我了。”

    “袁澈,”言安希说,“如果再过一段时间,我就真的失去他了……”

    “一切都还刚刚好。安希,”袁澈摸了摸她的头,“慕迟曜就在你身后,他在默默的看着你。”

    言安希完全没有想到,下意识的就要回头去看。

    袁澈制止了她:“先等一等。你看,你出来追我,他也不放心跟了过来,但是只默默的在远处看你。你觉得,他这个举动,说明什么?”

    “他……就是想靠近我,但是又克制着自己不靠近我。”

    “一个曾经霸道无比,只会占有的男人,今天可以为你做到这一步,安希,你很幸运了。”

    言安希点点头:“我想,我明白得,还不算晚,他还在我身后。”

    “是的。那么,你来追上我,要说的话,就是刚刚那番话吗?”

    言安希点点头。

    袁澈笑了笑 ,松开了她:“去吧,他就在你身后。只要你愿意和他在一起,他会好好爱你。”

    言安希缓缓的转身。

    可是,她却没有看到慕迟曜的身影。

    袁澈的声音适时的在她头顶响起:“他藏在医院门口的拐角,你过去吧。”

    言安希又好气,又觉得心酸。

    这个男人啊……表达爱情的方式,一定要这么别扭。

    而且还复杂,特别复杂。

    差一点,言安希就误会他了。

    慕迟曜啊慕迟曜!

    袁澈看着言安希离开的背影,会心一笑。

    他的想法,其实和墨千枫差不多。

    言安希有权知道一切真相,然后自己再做选择。

    现在看来,她是选择慕迟曜了。

    也好,他祝福她。

    慕迟曜早就在言安希转身的时候,就藏在门后了。

    但是没有能逃过袁澈的眼睛。

    他觉得言安希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不用他操心,他现在可以走了。

    只是……他要是回病房的话,必须要穿过这医院的大门。

    而言安希就在外面,她会不会发现他?

    慕迟曜想了想,自嘲的一笑,没有想到有一天,他做事也会这么的瞻前顾后,把自己陷入了这样两难的境地。

    他正想着,言安希就这么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他面前。

    慕迟曜眉头一皱,有些尴尬。

    言安希看着他,眼眶已经红了,仿佛下一秒就会掉落下来大颗大颗的眼泪。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言安希问,“你来找我吗?”

    慕迟曜没有说话,他无法解释。

    “慕迟曜,你知道刚刚,袁澈跟我说什么了吗?”

    “不知道。”他说,“我也不想知道。”

    慕迟曜冷冷的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

    他忍住回头的冲动,一路都快步的走着,回到了病房。

    只是他的心情,越来越烦躁。

    回到病房之后,慕迟曜坐在沙发上,拿出婚戒,捏在手心里,一直不停的看着。

    这个戒指,是不会再有第二个主人了。

    他想,言安希应该跟袁澈已经解释清楚了吧,只要把责任都推给他,袁澈不会怪她的。

    他当时怎么就脑子一热,控制不住自己呢?

    言安希的主动,对他来说就是毒药,一沾就不得了。

    病房里安安静静的,他稍微动一下,衣料摩擦的声音,都显得格外的清晰,听得f非常清楚。

    “你说你不会离开我,但是还是被我气走了……言安希,是因为我真的太绝情了,还是因为袁澈来找你?”

    慕迟曜自言自语的说完,微微叹气,把戒指一收,紧握在手心里。

    病房门忽然被人推开,慕迟曜抬头一看,却是他正在想念的那个人,朝思暮想,相思成疾。

    言安希。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