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26章:强大到不依靠任何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26章:强大到不依靠任何人

    言安希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想告诉你,有些事情,是会有多面性的。有人在婚姻遭遇不幸,就有人在婚姻里获得幸福美满。”

    慕瑶愣愣的看着她。

    言安希还是笑:“我觉得沈北城很好,可以放心托付终生。”

    沈北城朝言安希投来感激的一眼。

    一顿家宴,就在这样的氛围里结束了。

    沈北城还是有收获的,他终于知道慕瑶为什么迟迟不松口嫁给他了。

    与其说是怕被婚姻束缚,其实不如说,慕瑶是怕……离婚。

    她怕嫁给沈北城,全心全意的为他付出了一切,生儿育女,洗手作羹汤,结果却落得个什么都没有的下场。

    慕瑶把婚姻,视作洪水猛兽啊!

    回年华别墅的路上,言安希坐在副驾驶上,不停的看看窗外,又看看慕迟曜,一副思考的样子。

    慕迟曜一手开车掌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腾了出来,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

    他最近很喜欢做这个动作。

    言安希常常会埋怨的看着他,不让他摸,因为她觉得这样会长不高。

    “想什么呢?”慕迟曜问,“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那的。”

    “我在想啊……”

    言安希说着,忽然又不说了。

    慕迟曜看了她一眼:“嗯?到底想什么?”

    “我怕我说出来,你会无法回答这个问题。”言安希回答,“要不要说呢?”

    “说。”慕迟曜点点头,“你心里有什么,就要说出来,不要一直都藏在心底。”

    他要慢慢的,改变言安希这个习惯。

    抑郁症,很多时候,就是想说的话说不出来,找不到人诉说倾听。

    言安希最好的朋友就是夏初初,是无话不谈的闺蜜。

    回想一下,慕迟曜有一段时间,却一直都极力的阻止言安希和夏初初来往,这几乎是导致言安希抑郁的重要因素。

    所以现在,他要鼓励言安希,有什么都和他手,他会听,也会回答。

    言安希捂着嘴轻笑起来:“我在想啊,慕瑶对婚姻这么害怕,沈北城那么爱她,对她非常好,她还在犹豫迟疑。而你,完全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言安希惊奇的看着他:“啊?难道你自己不觉得吗?”

    “……不觉得。”慕迟曜回答,“怎么了?”

    “你和慕瑶是亲兄妹啊。你们基本都生活在同样的家庭环境里,接触着差不多的人。可是你一点都不抗拒结婚,甚至……甚至……”

    慕迟曜接过了她的话:“甚至,我随随便便就娶了你,登记结婚,完全不考虑其他的,是吗?”

    言安希点点头。

    “其实,你只说对了一部分。”慕迟曜一边说,一边开着车,“我和慕瑶的确是在一样的环境下长大,父母离婚也的确给我们造成了阴影。但是,你忘记了一点。”

    “什么?”

    “我是男人,而慕瑶,是女孩子。”

    言安希很疑惑:“这……有什么关系吗?”

    “我从小就知道,我以后是要接管慕氏集团的,爷爷也一直帮我当慕氏继承人来培养。我一直被灌输的概念,就是要强大,强大到不依靠任何人。”

    言安希静静的看着他,也静静的听着他说这些。

    慕迟曜的声音也很轻,带着一点点的沙哑,很有磁性,像是深夜里播放的电台。

    “爷爷说,想要的东西自己去争取,得到的东西自己珍惜。没有什么是可以dǎ dǎo我,也绝对不能被任何人或者事物打败。”

    “所以慢慢的,我得到很多,想要的,也都握在手里了。对其他东西,也完全没有什么害怕或者抵触的情绪了。因为我知道,我可以征服。”

    “同理,婚姻也是一样。安希,我觉得这些都没什么,我完全可以掌控它,而不是它掌控我。”

    说了这么长的一段话,慕迟曜忽然唇角微微扬起,又很快放下,侧头看了她一眼。

    言安希目光很温柔的回望着他。

    “原来是这样啊……你是被爷爷培养出来的,心理素质很好。可慕瑶是女孩子,娇生惯养的,完全不一样对不对?”

    慕迟曜点点头:“她是女孩子,爷爷很疼她。她又是我妹妹,我就这么一个妹妹,自然也会惯着她,她一直都挺无忧无虑的。”

    “至少……”

    “只是没有想到,即使我和爷爷对她再好,父母离异,还是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言安希回答:“这也不是你能预料到的。我想,沈北城会赶走她心理的阴影,抚平她留下的伤痕的。”

    “但愿吧。”慕迟曜说,“慕瑶既然能接受沈北城的追求,那就是喜欢他的。只是从小到大的阴影,一下子是很难散去的。”

    “希望沈北城能加油。”

    慕迟曜顿了一下:“我也有责任。我没有花时间去关心她。”

    “怎么能怪你呢?”言安希连忙说,“你不要想多了。”

    “还好我对自己的婚姻有足够的自信,也能zì yóu的支配。素以……才会娶到了你。”

    言安希看着他,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啊,你当时是在慕天烨的故意怂恿下,才会和我结婚的。”

    “你记得还挺清楚。”

    “当然清楚了,我哪里想到,我兜兜转转的,会嫁给了你。”

    当时在慕天烨的故意安排下,言安希被下了药,错和慕迟曜发生了关系。

    之后的一系列事情,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完全都是慕迟曜在掌控。

    慕迟曜淡淡的声音打断了言安希回忆的思绪:“慕天烨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你送到了我的床上。”

    言安希脸一红。

    其实那晚,她都没有任何的印象了。

    她被李韵下了药,药效十分的强烈,浑身都跟烧起来似的,只有慕迟曜这冰块,能让她降温。

    唯一有印象的,也只有隔天起来,腰酸背痛的感觉了。

    “这么说来,你还得谢谢慕天烨?”

    “是。”慕迟曜点点头,“我以前一直在想,慕天烨存在慕家是根本没有价值和意义的。现在想想,他还是有那么一点用处的。”

    言安希傻乎乎的问:“什么用处?”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