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829章: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829章: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等等,夏xiao jie。”秘书想了想,还是上前挽留了她,“您就这么走了,我怎么交代啊?”

    夏初初看着他:“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总经理让我走,我就走啊。”

    “啊?是总经理让您走的?”

    “对啊。”夏初初点点头,“从现在开始呢,我就是公司的一名小小的文员了。”

    秘书有点懵。

    夏初初已经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她潇洒的走进了电梯,总经理的办公室的门,一直都紧闭着。

    厉衍瑾站在办公桌前,目光沉沉的,盯着夏初初以前所在的位置。

    为了让她能在职场中学到东西,为了能让她熟悉业务,他手把手的教她,让她从职场新人,变成现在已经勉勉强强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

    他让她搬进自己的办公室,一方面的确是有私心,另外一方面,也是他的确想教会她工作上的很多道理。

    现在,一切都成了一场空。

    她不仅心是顾炎彬的,现在,她人都是顾炎彬的了,不在他这里了。

    夏初初抱着大箱子,坐电梯到了二楼行政部门,找到空出来的格子间,把箱子一放,拍了拍手。

    她也没有心情去跟旁边的同事打招呼,联络,低垂着眼,一样一样的把自己的东西从箱子里拿出来,放好。

    拿着拿着,她忽然鼻子一酸,一滴眼泪就这么掉落在她的手背上。

    夏初初赶紧低头,生怕别人看到自己这个模样,吸了吸鼻子,想把眼泪给硬生生的逼回去。

    但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越流越多。

    夏初初把手里的东西一扔,忽然就跑了出去。

    旁边的同事也很茫然,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行政部的领导,说实话,也太敢管她,毕竟夏初初是总经理的外甥女,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关系户。

    夏初初跑出了慕氏集团,低着头,完全不看路,没走多远,她“砰”的一声,就撞上了一个人。

    她看也不看,绕过去,就要继续跑。

    谁知道她撞到的这个人,却忽然伸出手来,一把拉住了她。

    夏初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个劲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看到,我还有急事,真的抱歉……”

    一边说着,她还一边挥开那人的手。

    也不知道那个人却跟她故意作对似的,就是不松手,就是死攥着她。

    夏初初一下子也怒了:“你干什么啊,我都道歉了,我就是不小心撞到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啊!”

    “骂人还挺带劲的。”

    夏初初听到这个声音,一愣,抬起头来,看着他:“顾炎彬?”

    “是我,你终于肯看我一眼了。”

    “你怎么在这里!”夏初初这个时候看见他,简直都要炸了,“你是来看我笑话的?”

    “我正准备去你公司找你。”

    夏初初看着顾炎彬,沉默了三秒,忽然就跟发了疯似的,直直朝他身上扑去:“顾炎彬,我跟你拼了!”

    顾炎彬很是淡定的捉住她的手:“你拼的过我?”

    夏初初真的是跟疯了一样,不管不顾的:“顾炎彬,你真的很讨厌,非常非常的讨厌,你知不知道!我恨死你了!”

    她的手被顾炎彬捉住,根本动弹不得,她也挣脱不了,力气没有他的大。

    夏初初就用脚,不停的踢他,甚至低下头去,咬他。

    顾炎彬眉头一皱,这才觉得,夏初初是真的生气到一定的地步了。

    “你怎么了?”顾炎彬问,“上次你为什么夜不归宿,还让我帮你瞒着,说你在我这里?”

    谁知道夏初初根本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已经重重的一口咬在了他的手背上。

    顾炎彬的裤子上,也都是夏初初踢的脚印。

    夏初初一口咬下去,完全没有半点犹豫,顾炎彬的眉头,也只是微微的皱了皱,并没有挥开她。

    夏初初用力的,狠狠的咬着,丝毫没有嘴软。

    直到她的嘴里,都尝到了血腥味,她也没有松开。

    同样的,顾炎彬也没有推开她,而是任凭她咬着。

    夏初初忽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出去。

    顾炎彬看着她:“被咬的是我,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你为什么不躲?你为什么不挥开我?顾炎彬,你是不是脑子真的有毛病啊?”

    “我有毛病,那你也病得不轻。”

    两个人在这里的争执,已经引起路人的频频回头了。

    看着夏初初这个样子,一时半会儿也是平静不了的,顾炎彬皱着眉,一把拉着她:“跟我走。”

    夏初初一边哭,一边拒绝,可是又挣不开,只能跟着顾炎彬。

    “你要带我去哪里?顾炎彬,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真的很想,很想和你同归于尽!”

    “那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顾炎彬直接把夏初初给拖到了他的车上。

    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直接把夏初初给推了进去,然后自己再绕过车头,坐到驾驶室去。

    车厢内是完全封闭的环境,外面的噪音也全都隔开了,只剩下夏初初和顾炎彬。

    也不知道是这样压抑的环境cì jī了夏初初,还是夏初初早就想找一个地方大哭一场,总之,顾炎彬一坐进来,听到的就是夏初初的哭嚎声。

    她哭得像是要背过气去,一抽一抽的,直接抱着车上的纸巾盒,大哭起来。

    顾炎彬皱着眉,也没说什么,就看着她哭。

    他也不安慰。

    夏初初哭得声嘶力竭,纸巾用了一张又一张,哭到最后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可她还是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迹象。

    顾炎彬终于看不下去了:“夏初初,你还没哭够啊?”

    “没有!”

    顾炎彬忽然抬手,夏初初下意识的躲了一下。

    “怎么,以为我要对你怎么样?”

    夏初初抽噎着看了他一眼:“谁知道你突然抬手是干什么啊!”

    顾炎彬哼了一声,直接抬手把后视镜调了一下,对准了夏初初。

    “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他说,“哭得眼睛都红肿了,声音也哑了,头发都乱了,狼狈成什么样了?”

    “你管得着吗?”夏初初嘴硬的回答 “你不是……你不是就莫名其妙的喜欢我吗?我就是这样啊,怎么,吓到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