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30章:你们这是要遭天谴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930章:你们这是要遭天谴的!

    这一天,比厉衍瑾想象中的早,但是,又觉得,好像又比较晚。

    不管是晚是早,总之,都已经被发现了。

    厉衍瑾什么都没有说,垂下眼,然后微微转身,弯腰,把夏初初轻轻的放了下来。

    夏初初的身体一沾到床,迅速的蜷缩成一团,扯过被子,遮住自己的身前。

    因为,她的衣服,刚刚被小舅舅给徒手撕开了。

    然后她抬眼,看了厉妍一眼,就不敢再看第二眼了。

    这一天,担心了这么久,还是到了。而且,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到来了。

    夏初初只能苦笑一声。

    她和小舅舅爱得最热烈,也最火热的时候,反而还没有被发现,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露出来。

    但现在,两个人已经闹掰了,彻底断了来往和联系,这也许是人生中最后一次的亲密接触,反而……还被发现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厉妍浑身都在不停的发抖:“你们到底……到底在干什么!”

    厉衍瑾面无表情的的回答:“妍姐,你看到什么,那就是什么。”

    “我看到你们两个……你们,厉衍瑾,你是不是疯了?夏初初,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你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夏初初一顿,轻轻的点点头。

    厉妍气得差点背过气去。

    厉衍瑾也随后跟着点了点头:“知道。”

    厉妍一手扶着墙,气都快要喘不过来了,如果不扶墙,她估计都气得站不稳了。

    “你们知道你们是什么关系吗?啊!你们是近亲!近亲!这是要遭天谴的,天谴!”

    “如果真的有天谴的话,那也是我来受。”厉衍瑾回答,“和初初无关。”

    “你们倒是承认得挺爽快,不否认不辩解,你们是要气死我!”

    厉衍瑾望着她:“你都看到了,我们,狡辩,也无济于事。”

    卧室门口,管家忽然走了过来:“夫人,这里是怎么了,我在楼梯口听到您的声音……”

    厉妍立刻直直的指着他:“出去,不准进来!”

    管家原本准备迈进来的一只脚,硬生生的给收了回去,恭敬的回答:“是,夫人。”

    “还有,所有人都不准上二楼,所有!”厉妍又吩咐道,“马上都给我下去,去一楼待着!”

    “是,夫人,我马上吩咐下去。”

    管家虽然好奇,虽然惊讶,这卧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厉夫人已经这么说了,也只能听从。

    厉妍“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摔得砰砰响。

    夏初初听到这关门声,整个人都不自觉的抖了抖。

    今天晚上……只怕是注定无眠了。

    这个晚上……也注定不平静,注定要掀起一番滔天巨浪。

    厉妍关上门之后,依然还是气得发抖:“连狡辩都不屑了?厉衍瑾,夏初初,你们不屑辩解,是觉得我会包容,会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吗?”

    厉衍瑾回答:“我没有这样想。”

    厉妍正想说什么,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而且越咳还越厉害。

    她的脸瞬间就涨得通红,弯着腰,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那个样子,看着就让人心疼。

    厉妍是真的被气到了。

    任凭谁,看到这一幕,看到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的女儿,有着这样的不寻常关系,没被气死,都已经算是好的了。

    夏初初也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也顾不得太多,匆匆的掀开被子下了床,随意的裹了裹自己身前,就朝厉妍身边跑去。

    她动作麻利的倒了一杯温水,递到厉妍面前:“妈,你喝两口,缓一缓……”

    夏初初这话还没说完,厉妍直接用手一扫,狠狠的,毫不留情的给挥开。

    那水杯顿时就从夏初初的手里,飞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落在了地板上,摔得四分五裂。

    夏初初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刚刚还端着水杯,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不要叫我妈!”厉妍说道,“我没有你这么,这么不知廉耻的女儿!”

    又是不知廉耻这四个字。

    夏初初心头一刺,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这是她的妈妈,她不能反驳,不能顶嘴。

    “妈,你……还好吧?还咳吗?”

    厉妍却是瞪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分明是有厌恶。

    紧接着,厉妍忽然高高的扬起了手,毫不留情的,快速如闪电一般的,重重甩了夏初初一耳光。

    巴掌的请脆响响声,比刚刚水杯破碎的声音,还要重。

    夏初初的脸,都被厉妍打到一边,歪着了。

    厉衍瑾本来面无表情的,在看到这一幕之后,神情巨变,抬脚就往她身边走去:“初初!”

    “不要过来!”夏初初顾不得脸上的疼痛,赶紧制止了他,“你不要过来!”

    厉妍却冷笑一声:“你心疼了是吗?我打我的女儿,我管教我的女儿,你心疼了?”

    厉衍瑾紧紧的抿着唇,忍住没有出声。

    可是,厉妍这样打初初,他肯定会心疼。

    他一直都放在心尖上宠着的人,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委屈?

    就算是夏初初平时犯了再大的错误,厉衍瑾也舍不得这样的打她,连重话,都没有骂一句。

    可现在,当着他的面,夏初初被这样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而且他还无能为力。

    厉衍瑾只想抽自己耳光。

    夏初初低着头,没有再出声。

    厉妍收回目光,看着夏初初,扬手又想打一耳光。

    夏初初笔直的站在原地,也不躲。

    厉妍见她这个样子,这第二耳光,是无论如何都下不去手了。

    她恨恨的收回手:“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摊上这么一回事!夏初初,你知不知道要脸?”

    夏初初还是什么都不说。

    哪怕,这句话,真的很刺伤她。

    但是她也理解,此时此刻妈妈的心情。

    换做任何人,都不可能冷静下来。

    “是我不要脸。”厉衍瑾的声音忽然插了进来,“要怪就全怪我,和初初无关,你要骂要打,都可以朝我来。”

    厉妍一听,转头看向他:“这个时候你倒是有男人的担当了?你以为我不会骂你吗?”

    厉衍瑾回答:“妍姐,你尽管骂,我会接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