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61章: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恋上你 630 ,霸道帝少惹不得最新章节!

    第961章:你不会良心不安吗?

    乔静唯,把这张纸给吃了。

    她慢慢的,但是很用力的咀嚼着,把这张鉴定表,吃了下去。

    这样,才叫做真正的毁尸灭迹。

    谁也找不到真正的鉴定报告表了,就连一丝线索,也不会找到。

    乔静唯面无表情的嚼着,味同嚼蜡,她努力的往下咽,好几次都十分的忍心反胃,想要吐出来。

    但是她还是拼命的,咽下去了。

    乔静唯抬手,抚着自己的脖颈,努力的吞咽着口水。

    然后,她和来的时候一样,快速,而又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医院。

    走出医院大楼,扑面而来的习习凉风,才让乔静唯有一种,她还活着,还在人间的感觉。

    天边已经泛起了微微的光亮,这天,很快就要亮了。

    乔静唯低头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三点四十分。

    难怪天边有亮光,都这个时候了。

    乔静唯松了一口气,该做的事情,她都做到了。

    但是,乔静唯并没有马上上车离开。

    她脚尖一转,直接往顾炎彬停车的位置走去。

    顾炎彬坐在驾驶室里,嘴角边噙着一抹笑意,淡淡的看着她,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被乔静唯给发现了。

    乔静唯走了过来,敲了敲他的车窗:“顾炎彬,聊聊你。”

    车窗降下,顾炎彬抬头看着她:“这个时候,我是该说早安,还是该说晚安?”

    “随便吧,不过,我们的确是可以安安心心了。”

    顾炎彬笑了笑,打开车门,下了车,站在乔静唯面前。

    “看来你还是非常有魄力的。”顾炎彬说,“我还担心,你会会临阵脱逃,或者改变主意。”

    “都走到这一步了,我还逃什么呢?”

    “万一呢?”

    乔静唯看着他:“鉴定报告我已经换了,到时候,什么都不会改变。”

    “本来就不该去改变什么。”顾炎彬回答,“所有事情,就应该维持着原来的样子,不要轻易的去改变。”

    乔静唯接过他的话:“可厉衍瑾,偏偏想去改变,是吗?”

    “是的。厉妍也是不愿意改变的,她不希望厉家动荡。说起来,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厉衍瑾好。”

    乔静唯忽然笑了,指着顾炎彬:“你啊……真会说话。这黑的都能让你说成白的。”

    “是黑是白,到时候自然就会知晓了。”

    “你不会良心不安吗?”乔静唯问,“以后,在面对夏初初的时候,你不会觉得心虚吗?”

    顾炎彬看着她,只是笑。

    这么晚了,街道上基本上已经没有人了,路灯依然亮着,晚风习习,他和乔静唯面对面的站着,倒是有一种萧瑟的感觉。

    “你笑什么?”乔静唯问,“我不相信你不会有这种情绪。反正……我有。”

    “我可以给你做一个心里建设。让你在以后的日子里,和厉衍瑾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慌,不会露出什么破绽,引起他的怀疑。”

    乔静唯有些半信半疑:“是吗?”

    “首先,你要这样想。抛开你想和厉衍瑾在一起的个人私念,你说,如果厉衍瑾和夏初初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效应?”

    “全城哗然。”乔静唯回答,“厉衍瑾一旦知道自己不是夏初初的小舅舅,没有血缘关系,他会迫不及待的想要和夏初初公开恋情,然后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你明明很了解啊,乔静唯。”顾炎彬看着她,“厉衍瑾和夏初初地下情这么多年,终于有一个可以公开的好时机了,肯定不会错过。”

    被压抑太久不见光的恋情,一旦有可以重见天日的机会,就一定不会放过。

    “但是他们俩,是真心相爱的啊……“

    “相爱又怎么样?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东西需要顾虑了。尤其是厉衍瑾这个身份的人。”

    乔静唯也跟着笑了:“我们两个做了坏事的人,在大半夜的,站在街道旁,在这里互相安慰,也是好笑。”

    顾炎彬懒懒的靠着车门,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是啊,我们是做了坏事的人,棒打鸳鸯,一棒子下去,打得太狠了。”

    乔静唯的手在自己的手臂上轻轻的搓了搓,她的皮肤被风吹得有些凉,起了细细的鸡皮疙瘩。

    “坏人和坏人是要被骂的。”乔静唯说,“我先走了。”

    “走吧,再见。”

    乔静唯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自己的车上,很快就发动车子走了。

    顾炎彬站在原地,看着医院的大楼。

    这乔静唯居然还发现了他。

    嗯,这个乔静唯,果然名不虚传,这样智慧和美貌并存的女人,真的不多了。

    可惜啊,再强悍的女人,也输在了爱情里。

    这个厉衍瑾,到底是有什么魅力,夏初初为了他不顾伦理道德,乔静唯为了他,不惜放低身段做出这种偷天换日的事情。

    顾炎彬都想不明白,这些人,站在社会的高层,要钱有钱,要权利有权利,生活无忧,为什么非要去碰触一些无法掌控的事情。

    比如,爱情。

    他是一辈子都不想去碰,打理好顾家的产业,就是他最大的责任。

    其余的,吃喝玩乐,那就任他潇洒了。

    “痴男怨女,还真是。”

    顾炎彬感叹了一句,低头重新坐上了驾驶室,也离开了这里。

    等天一亮,该发生的事情,就都会发生了。

    他,静观其变就好。

    天色一直都越来越亮。

    *

    厉家。

    书房的灯是一直都在亮着的,从头到尾就没有关掉过。

    厉妍房间里的灯,也是亮着的。

    只有夏初初,关灯睡觉。

    看上去,整个厉家,只有夏初初最坦然。

    其实夏初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该有的紧张和不安,她统统都没有。

    也许是心态放松了。

    大不了就是和顾炎彬在一起过一辈子,好的话就是能和小舅舅终成眷属。

    无论哪个结果,她都能坦然接受。

    而厉妍没有这样的心态,她不能让厉衍瑾和夏初初在一起。

    而厉衍瑾则孤注一掷,希望和夏初初在一起。

    只要有了喜欢的,心心念念的事情,就无法做到冷静。

    夏初初是睡下了,可是她却一直在做梦,做一些莫名其妙的梦。

    看清爽的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