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86章:他爱她,只有他自己懂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霸道帝少惹不得!

    第986章:他爱她,只有他自己懂

    但是顾炎彬接下来的一个举动,却让夏初初整个人都僵住了。

    顾炎彬走到她的身后,停了下来,双手从她腰上穿过,直接从她后面,将她抱住,裹入怀里。

    温情的怀抱、

    夏初初第一个反应,就是挣脱。

    顾炎彬的唇瓣却贴着她的耳垂:“我父母在远处看着,你确定要挣脱?”

    夏初初顿时不敢动了。

    “一个拥抱而已,你都习惯不了的话,以后该怎么办呢,夏初初。”

    顾炎彬一边说着,一边又将她往怀里带了带。

    怀里的身体,柔软,散发着幽幽的体香,隔得这么近,顾炎彬闻得很清楚。

    他微微一怔。

    他几乎没有这么贴近过女人的身体,今天这么抱着夏初初,隐约间,还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女性娇小的身体曲线,白皙的皮肤,还有她因为抗拒而微微发颤的身体,对顾炎彬来说,有一种好奇又陌生的兴奋感。

    他皱了皱眉头,转移了注意力,随口问道:“你刚刚和伯母在说什么?”

    “没什么,她让我好好的和你在一起,等婚礼的日子确定下来。”

    “你要和我结婚了,你说,到那一天,厉衍瑾会不会来大闹婚礼?或者,把你给抢走?”

    夏初初再次心惊。

    她正要说什么。顾炎彬却松开了她。

    然后,他把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披在了她的身上:“晚上凉,别冻着了。”

    远处,顾家父母上了车,看着这一幕,欣慰的开车离开了。

    “我们家顾炎彬,平时就工作工作,我都以为他对女孩子没有兴趣了,没想到这一次还动了真情……”

    顾夫人感叹道,言语神情间,也都是欣慰。

    毕竟她就这么一个儿子。

    顾老先生显然就现实多了:“夏初初虽然说,是离异家庭,厉妍没有什么背景,但是厉衍瑾有能力。也好,娶了夏初初,解决了炎彬的婚姻问题,对我们家,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顾炎彬眼角余光,看见顾家的车开走了,这才和夏初初拉开了距离。

    他刚刚从后面抱夏初初的那一下,自己感觉好像……有一种情窦初开的感觉。

    这感觉,很不好。

    夏初初拢了拢身上的外套,低头不语。

    “走吧,回家。”她说,“时间也不早了。”

    顾炎彬却说道:“我今天看见沈北城和慕瑶了,他们也在这家酒店,聊了会儿,他们也是两家长辈见面,确定婚事的。”

    “是吗?那有时间,我得跟慕瑶说一声恭喜了。”

    顾炎彬忽然问道:“和我在一起,没有爱情,没有鲜花,没有浪漫,夏初初,你后悔吗?”

    夏初初想了想,歪着头朝他笑:“但是有互相理解啊。”

    顾炎彬也笑了,没有再说什么。

    结婚这件事情,对有的人来说,是爱情的延续,是兑现承诺的开始。

    可对有的人来说,是坟墓。

    夏初初,就属于后者。

    她不知道的是,这一晚,厉衍瑾在书房里,喝得酩酊大醉。

    他从公司忙到深夜回来,听人说,厉妍今天出门了,是去见顾家的人。

    厉衍瑾当时没有什么表情,自顾自的上楼了,把自己关在了书房,紧接着,佣人就不停的开始往书房送酒了。

    书房的灯,亮了一夜。

    厉衍瑾站在窗边,脚下,全部是横七竖八的酒瓶。

    他一晚上,都在呢喃着一个名字:“初初,初初……”

    这两个字,一直在他唇齿边呢喃,萦绕,带着说不出的缱绻深情。

    别人不会知道,他会有多她,她也不会知道,他有多爱她。

    他爱她,只有他自己懂。

    宿醉。

    白天gāo qiáng度的工作,晚上又这么喝酒,本来厉衍瑾又才恢复身体,哪里经得起这么的糟蹋。

    但有时候,心痛到极致的时候,糟蹋自己的身体,让自己的身体饱受折磨的时候,才能够减轻一些心理上的痛。

    有时候,心理的伤,比身体上的伤,严重一万倍。

    所以,第二天,厉衍瑾晕倒在书房里,发起了高烧。

    厉妍一开始还没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直到上午九点多了,还没见厉衍瑾下楼,她才吩咐管家上去看看。

    管家敲了敲书房的门,没人回应,情急之下,直接拿自己手里的钥匙,不顾规矩主动打开了门。

    “厉先生,厉先生?”

    管家看见厉衍瑾仰面躺在沙发上,走过去轻轻的喊了几句,可是都没有得到回应。

    这下子,管家才觉得事情好像有些严重。

    昨天晚上佣人送酒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也劝不了厉先生,所以也只能叹息着随他去了。

    “厉先生,已经很晚了,您还要去公司吗?”

    “厉先生?”

    管家见厉衍瑾一直都没有反应,立刻伸手去扶他,也叫来了外面的佣人。

    楼下的厉妍等得心急,也匆匆的上楼来了,一看厉衍瑾这个样子,脸色就白了几分。

    “衍瑾?衍瑾?”

    厉妍伸出手去,探了探他的额头,惊得立刻缩回了手。

    怎么这么烫?

    “快,快。”厉妍赶紧慌张的喊道,“叫医生,快叫家庭医生过来,顺便,把乔静唯也叫来。”

    “是的,夫人。”

    管家叫来保安,合力把厉衍瑾抬回了卧室。

    厉衍瑾一身的酒气,面色潮红,额头又烫得吓人,似乎发烧得很厉害。

    乔静唯接到厉家的电话,二话不说就赶过来了。

    “衍瑾!”乔静唯看到这个模样的厉衍瑾,只觉得心都要碎了。

    她侧头看着厉妍:“妍姐,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酒气……他身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酒气?”

    “我也是才知道,原来昨天晚上他一个人在书房喝闷酒。早上的时候,我们发现他,他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

    “昨天?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

    厉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最后只低声的说了一句:“昨天晚上我去赴约了,赴的是顾家的约,商量顾炎彬和初初的婚事。”

    乔静唯瞬间明白了。

    他心里,还是放不下夏初初。

    正在这个时候,医生也赶过来了,乔静唯让到一边,让医生给他治疗。

    看清爽的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