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993章:顾炎彬吻了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霸道帝少惹不得!

    第993章:顾炎彬吻了她

    顾炎彬自己也在想,他今天早上这是,怎么了?

    夏初初看着他,表情也变得疑惑:“我们两个为什么结婚,婚后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你很清楚啊,难不成,你还希望我们之间有爱情?你希望我爱你?我对你贞洁如一?”

    婚后生活,他过他的,她过她的。

    必要的时候,再一起演演戏,这都是早就商量好了的啊、

    不然,夏初初为什么要嫁,顾炎彬又为什么要娶。

    这种开放式婚姻,两个人心里都一清二白的,顾炎彬怎么现在……好像忘记了这个约定一样?

    顾炎彬忽然移开了目光,侧对着夏初初:“总之,以后你觉得不自在的事情还有很多,如果一张床睡觉你都做不到,那我不相信以后你可以做好。”

    “比如?”

    “比如,接吻。比如,上~床,再比如……生个孩子,传宗接代。”

    夏初初傻眼了。

    那天在席上,顾夫人是有提过,想早点抱孙子,但是她想,顾炎彬应该不会让她生的。

    可是现在……

    夏初初还没回过神来,顾炎彬又再次转过身来,面对着她,然后凑了过来,距离拉得很近。

    “习惯得了吗?适应得了吗?要不要,夏初初,我现在就从接吻开始,让你习惯,我的气息,我的味道?”

    夏初初脑袋里一团糟,嗡嗡的响,看着被放大的,近在咫尺的顾炎彬的脸,再次往后退。

    谁知,她后面就是柔软的大床了。

    她的膝盖碰到了床尾,整个人腿一软,跌坐在了床上。

    顾炎彬也欺压了上来。

    夏初初连忙伸手,抵住他的胸膛:“顾炎彬,你要干什么……”

    “接吻啊,我刚刚说得不够清楚吗?那,介不介意我用行动来告诉我,我要干什么?”

    顾炎彬欺身而下,夏初初的手就算死死的,用尽全力的抵住他的胸膛,也逃不过他把她压在了床上。

    夏初初躺在柔软的羽被里,身上压着的,就是顾炎彬。

    她又闻到了被子上,有淡淡的味道,那是顾炎彬常用的一种男士香水味。

    “顾炎彬!”夏初初之前的忍耐,乖巧,在这个时候,都已经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你放开我,起来!”

    言安希还在等着她去年华别墅,顾炎彬一直在这里拖延她的时间。

    “我看你今天早上就是疯了,莫名其妙的。”夏初初说,“我本来就不喜欢你,本来就抗拒你,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啊!”

    顾炎彬只是笑了笑:“你再说一句?”

    他这一笑,却比他拉下脸来,更加让人觉得害怕。

    “好话不说第二遍!起开!”

    “夏初初,我平常是不是对你太好了?”

    “好个屁!”夏初初喷他,“你就是笑里藏刀的算计着一切,你以为我不知道啊?”

    “还不傻。”

    “你起开啊!”

    陌生的男性身躯压着她,夏初初心底是很慌的。

    所以她只能用愤怒和吼叫,来掩饰着自己的害怕。

    “我说了,要接吻,我们,以后还会接吻的,让你提前习惯一下。”

    顾炎彬双手撑在她的耳侧,已经把夏初初牢牢的压在自己的掌控范围里了。

    “你特么的刚刚还说要我生孩子!顾炎彬,你一大早脑子被门挤了啊!”

    “到时候,你不生孩子,谁生?你难道想让我们顾家绝后?”

    “你爱找谁生就找谁生啊,只要你想,有的是女人愿意给你生孩子,俗话还说母凭子贵呢!”

    顾炎彬看着她这满不在乎的态度,心里就烦。

    这个女人,只对厉衍瑾上心,只在乎厉衍瑾,其余的,她完全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看着夏初初满不在乎的说着,让他找别的女人生孩子,顾炎彬就想立刻办了她!

    再也不想太多,顾炎彬直接低头,吻住了夏初初喋喋不休的红唇。

    还是不要让夏初初再说话了,越说,他越想掐死她。

    顾炎彬的唇瓣一碰到夏初初的时候,她顿时就拼尽全力的反抗着。

    “你……唔唔,顾……你放开,顾炎彬……”

    夏初初简直是从骨子里抗拒着顾炎彬的亲吻,手脚并用。

    手在推他,脚也在踢他。

    奈何顾炎彬的力气比她大太多太多了,所以夏初初的反抗,根本改变不了什么。

    她没有办法,只能用嘴了,又咬又啃的,丝毫不留情。

    夏初初满脑子就只有一个想法,不能让顾炎彬碰她。

    她就是当一辈子的老处.女,她也不要把自己给顾炎彬,或者随随便便给一个男人。

    顾炎彬的嘴角瞬间就破了,夏初初还真狠,一点也不留情。

    他松开了她,沉沉的望着她:“夏初初!”

    夏初初连忙推开他就跑:“顾炎彬,你混蛋!是你先强迫我的,我……我这叫自卫!”

    夏初初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灵活过,一推开顾炎彬就往门口跑,期间膝盖也不知道撞到了哪里,疼得她呲牙咧嘴。

    但是她也顾不上疼了。

    保命……不对,保贞洁要紧。

    顾炎彬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角,看着指腹上的点点血迹:“你还真咬!”

    “谁让你真亲啊!”

    夏初初回答着他的话,已经跑到门边了。

    而且,就算刚刚那么匆忙的时候,她都没有忘记把自己的手机给带上。

    “怎么,难道,你还想为厉衍瑾,守一辈子的贞洁吗?”

    顾炎彬带着讥讽的声音传来,夏初初心里一疼,但只当做没有听见,拉开门就跑了。

    顾炎彬没有去追。

    他又擦了擦嘴角,疼得微微皱眉:“这个夏初初!还真的是无法无天了,厉衍瑾容着她,我可不会!”

    他烦躁的转身,抽了几张纸巾,擦着唇角边的血。

    顾炎彬觉得自己也是疯了,没事找事,去和夏初初在这里闹了一早上。

    现在他这个样子,还怎么去公司?

    要是被人看见,问起来,他怎么回答?

    越想顾炎彬就越不爽,越不爽他就越想摔东西。

    也就夏初初能让他气成这样了,都好些年,他没有这样失态过了。

    顾炎彬真的是恨不得掐死夏初初,但是一想到她纤细的脖子,他却忽然觉得……下不了手。

    看清爽的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