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05章:名字的意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霸道帝少惹不得!

    第15章:名字的意义

    慕迟曜宠溺的叹气:“真拿你没有办法……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明眼人,一看就懂了。”

    言安希笑了起来。

    她轻声的念道: “慕以言,以言……慕念安,念安,以你之姓,冠我之名。以你之姓,合我之姓。”

    一听就很美的名字。

    “嗯。”慕迟曜低低的应道,“没错。”

    慕迟曜,言安希,用一个“以”字,巧妙的串联起来——慕以言。

    慕迟曜,言安希,用一个“念”字,那就是思念,挂念,念念不忘的意思——慕念安。

    言安希久久的望着纸条上的名字,看得有些失神。

    慕迟曜刚劲有力的字迹,各有寓意的名字……

    “还满意吗?”慕迟曜问,“如果觉得不好,那就再仔细想想。”

    “好,好,”言安希连忙点头,一连说了两个好,“我喜欢这两个名字。”

    “喜欢就好,老爷子那边没有什么意见的话,我们孩子的名字,就这么定了。”

    “嗯。”

    慕迟曜的手轻轻的放在她的小腹上:“肚子一天比一天显了。”

    “早点生吧。”言安希的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这样的话,不用折磨我,也不用折磨你了。”

    “是……我希望他能好好的,自己乖乖的出来,这样的话,你也少受点苦。”

    言安希仰头看着他:“你是希望我顺产?”

    “当然。”

    “听说顺产很痛……”

    “剖腹产也会痛吧,而且还会留下刀疤。”

    言安希眼睛里闪过惊讶:“你怎么比我知道得还清楚?”

    “问医生就知道了。”

    “我倒是没有关心过这些……”言安希说着,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你有没有私下里问过医生,我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

    慕迟曜回答:“没有。”

    “那就好……”

    “怎么?你希望我问吗?”

    “不希望。”言安希摇摇头,“反正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生下来,让他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来到这个世界。”

    “我也一样。”慕迟曜低头亲了亲她的发心,“等生出来的那一刻,再亲眼去看他,去抱他,会更惊喜。”

    “那就这样说好了,等生下来,我们再知道他的性别……男孩就叫慕以言,女孩,女孩就叫慕念安。”

    言安希闭上了眼睛,感觉到了困,直接靠在慕迟曜的怀里,睡着了。

    听她的声音慢慢的变得平缓,带着浓浓的鼻音,慕迟曜就知道,她应该是困了。

    他低着头,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就像是哄小孩子睡觉一样。

    在他的怀里,言安希就这么睡熟了。

    而她的手里,还捏着那张纸条,没有松开。

    这个小小的动作,却让慕迟曜的心瞬间化成了一滩春水,无比柔软。

    他轻轻的把纸条抽出来,放在床边,动作轻柔,生怕吵醒了她,然后才关灯,搂着她,睡下。

    对于他来说,以后的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他和言安希,会一直一直都幸福下去。

    至于其他人,人各有命,是一帆风顺还是跌跌撞撞,那就是看各自的造化了。

    *

    周末,厉家。

    厉衍瑾难得的睡得久了一点,将近九点的时候,才下楼。

    厉家空空荡荡的,除了角落里正在忙碌着打扫卫生的佣人,基本就看不见什么人影了。

    管家走了过来:“厉先生,早餐已经备好,您直接去餐厅就好。”

    “妍姐呢?”

    “夫人出门去见顾家夫人了。”管家回答。“说是我们xiao jie和顾家少爷的婚期,确定下来了。夫人让我转告您,她中午也不会回来了,和顾夫人一起吃饭。”

    厉衍瑾面无表情的点头:“知道了。”

    他抬脚往餐厅里走去,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件事,而有任何的波澜。

    哦,确定婚期了,那他这个做小舅舅的,改给自己的外甥女,一份结婚大礼才是。

    周末的上午,总是比平时过得快一点的。

    基本上是虚度时光。

    夏初初一觉睡到十点才起,披头散发的起床,正在刷牙的时候,顾炎彬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出现在了洗漱间的门口。

    他倚在门口,看着她,笑眯眯的:“夏初初,我们的婚期确定了。”

    夏初初抿了抿嘴,差一点就把嘴里的牙膏沫给咽下去了。

    她点点头,因为在刷牙,所以也不方便说话。

    顾炎彬又说道:“你想知道什么时候吗?”

    夏初初看着镜子,不停的刷着牙,点点头。

    反正她在顾炎彬面前,也没有什么形象可言。

    “下个月的18号。”顾炎彬说,“特意挑选的,这一天,黄历上说,宜嫁娶。”

    夏初初咕噜咕噜的漱了一口水,又吐了出来,然后侧头看着顾炎彬,吐字清晰。

    “黄历?还有这讲究。”

    “都是长辈选的日子,我也只能听他们安排。”

    夏初初又说:“那要不要把我的什么生辰八字,和你的生辰八字,一起算算啊什么的,万一八字不合呢?”

    “睡都睡了,还什么八字不八字。”

    夏初初手里的水杯忽然朝顾炎彬扔了过来,顾炎彬虽然没有任何的防备,但是手脚灵活,闪身还是躲过了。

    水杯扑了个空,掉落在地毯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不好意思。”夏初初面不改色的,一点也没有愧疚的意思,“刚刚手滑。”

    “那你这手滑得够厉害的。”

    “是啊,可能是沾水了吧。”

    顾炎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们本来就睡了,我难道说错了么,惹得你要用杯子砸我。”

    “睡一张床,和睡了,是两种概念,两种。”

    “是吗?不都是睡?”

    夏初初懒得和他争执这么多,拿过毛巾开始洗脸:“18号就18号,反正我是没有意见的,婚礼又不是要我去准备。”

    “至少是一生一次的婚礼,你也要准备,做一个美美的新娘,比如,减减肥什么的。”

    夏初初白了他一眼:“放心,婚纱我还是穿得进的,也不会胖到给你丢脸的。”

    她洗完脸,就要越过顾炎彬,走出洗漱间。

    顾炎彬伸手拦住了她:“你今天有什么事要出门吗?”

    “没有。”

    看清爽的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