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20章:我只求你离小舅舅远一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霸道帝少惹不得!

    第1020章:我只求你离小舅舅远一点

    顾炎彬自己心里隐隐感觉得到情绪已经在濒临爆发的边缘了,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就连今晚喝酒,他也控制不住的喝醉了。

    别人敬酒,他就喝,别人灌酒,他也不回避,来者不拒,直到把自己喝成那个样子。

    那些人让女人来陪酒劝酒的时候,顾炎彬心里是清楚的,但是他没有拒绝,更没有说什么,这样的态度,就相当于默认了。

    因为顾炎彬似乎察觉到,夏初初在他心里的位置,已经开始悄悄的,发生了改变。

    他怎么会对她动情呢?

    夏初初不会爱他,他也不会爱夏初初!

    夏初初红着眼睛看着他,忽然就抬手,不停的推着顾炎彬,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我凭什么,凭我爱他,凭我这辈子只爱他!他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他为我着想,你知道他有多难过吗!”

    “他是你小舅舅!”顾炎彬的声音比她更大,“夏初初,你醒醒!”

    可是夏初初,完全听不进去他在说什么。

    她的情绪,也在爆发的边缘了。

    她一直都在强忍着,想让自己慢慢消化,在想着,明天,或者哪个时间,去告诉小舅舅——

    她要骗他说,顾炎彬已经和她解释清楚了。

    她还要骗他说,顾炎彬除了她,是不会有第二个女人的。

    她更加要骗他说,顾炎彬爱她。

    夏初初撕心裂肺的吼着:“他以为你顾炎彬是真心实意的对我,他以为我这辈子的幸福有着落了。可是看到你的不检点行为的时候,他是担心我以后过的不好啊!”

    “你不明白!像你这种,从来没有爱过别人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顾炎彬,你爱过一个人吗?那么绝望又深刻的爱一个人吗?如果现在要我替小舅舅去死,我会去,我愿意去!”

    “同样的,我想,如果我有什么危险,小舅舅也同样愿意替我去死,你明不明白啊!”

    明明这样的互相爱着,又不得不陪在一个人,完全没有感情的人身边。

    爱到可以替对方去死,但是却不能相守。

    夏初初忽然想,也许,死了的话,她就能和小舅舅相守在一起了吧。

    她蹲了下去,背靠着墙,大哭起来。

    小舅舅多爱她,她知道,她真的知道。

    在他看到顾炎彬和其他女人纠缠的时候,他那么不爱管闲事的一个人,却冲上去,为了她和顾炎彬打架。

    他想她幸福,他希望她嫁的那个人,能够像他一样,把她当做宝贝一样捧着,捧在手心。

    但是……不可能的。

    没有人会像小舅舅那样的爱她了。

    顾炎彬怔愣了好久,看着哭泣的夏初初,理智似乎清醒了一点。

    好久,他弯腰,朝她伸出手去:“初初,你跟了我,我保证……不会让你委屈的。”

    “我不要你的保证,我只求你,离我小舅舅远一点,你离他远一点,不要出现在他面前!我不想让他知道,我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

    今晚,注定是一场闹剧。

    “顾炎彬,你就算为了我着想,在我们结婚之前的这段时间,你安分一点,不要再出什么岔子,可以吗?我真的承受不起了……”

    “我每一次看见小舅舅,都要难受一次。你不知道那种难受,有多么的深入骨髓。就是,就是好像,你呼吸一口气,五脏六腑都是痛的。”

    明明那么爱他啊,却每次都要装作擦肩而过。

    夏初初对小舅舅的爱,其实一点也不浅。

    她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少的爱,才能去接受一个,她一直都叫“小舅舅”的男人。

    不会有人知道。

    夏初初的哭声,顾炎彬紧皱的眉头,安静得死寂的病房,和外面隐隐约约传来的声响。

    “夏初初,你今天提的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顾炎彬淡淡的开口,“我会离厉衍瑾远一点,如你所愿。”

    夏初初已经没有力气去回答他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门忽然被敲响:“顾先生,夏xiao jie,事情都已经处理好了,您们……什么时候回家?”

    顾炎彬没有回答,看着地上的夏初初:“哭够了,就回家。”

    夏初初站了起来,浑身都在发抖,嘴唇被她咬出深深的印子,但她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身体上的不适,再怎么样,都比不上心里的那抹沉痛。

    她扶着墙出去了,顾炎彬紧随其后。

    夏初初走着走着,忽然从包里摸出了手机,解锁的时候输入密码,输了好几次才输对。

    顾炎彬就在一边看着,他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了。

    夏初初拨通了乔静唯的电话:“喂,静唯姐吗?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小舅舅今天晚上,受了点皮外伤,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处理……”

    “对,皮外伤,我也是……听顾炎彬说,我才知道的。你去看看他吧,别让他一个人不吭声的,自己等着伤口慢慢好。“

    “嗯,好,静唯姐,我就知道你对小舅舅最好了,有你在啊,基本都不用操心什么了……”

    乔静唯挂了电话,看着窗外的夜色,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要是论演技……夏初初,谁都比不过你吧。你和自己的小舅舅有一腿,却还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只是她不明白,好端端的,厉衍瑾为什么受了伤。

    乔静唯也来不及多想,匆匆的出门了,赶去了厉家。

    结果……扑了个空。

    厉家的管家说,厉先生根本就没有回家过。

    那么,厉衍瑾到哪里去了?

    乔静唯心里,顿时升起了疑惑。

    管家见她神色不对,连忙说道:“乔xiao jie,我们是没有权利过问厉先生的行踪。如果您要是着急找厉先生的话,我去通知一下夫人……”

    “不用了。”乔静唯笑了笑,“我打他电话问一下就好了,我还以为他在家。”

    “好的,乔xiao jie,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您尽管说。”

    乔静唯客气的点点头,转身回到了车上。

    迟疑了一下,她还是拨通了厉衍瑾的电话。

    厉衍瑾受伤了,夏初初是最先知道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清爽的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