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24章:父母的忌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24章:父母的忌日

    “姐你再这样说,我都要走了。”

    言安希模仿着慕迟曜的语气,说道:“你走啊,走一下试试看?”

    言安宸还没回答,忽然感觉到,旁边姐夫的眼神,已经看了过来,带着压迫感。

    他瞬间就怂了:“姐,咱坐下来,慢慢说。”

    “行啊,让厨房多添一双碗筷。”

    餐厅里,今天多了一个人。

    言安宸看着满桌的菜色,笑了起来:“现在才有一种家的感觉,我天天在临湖别墅,一个人吃饭,很孤独。”

    “知道孤独就好,娶个人回家,再生个小娃娃,就不孤独了。”

    “姐,我现在正在努力呢。”

    言安希点点头:“行,我不会催你的,你自己好好把握。人生大事,还是要慎重点好,一定要娶一个自己喜欢的,而且也全心全意为你的。”

    言安宸愣了一下。

    姐今天怎么,改口风了?

    以前催他催得要命,恨不得他今天结婚,明天就怀孕,后天就生下来,那就圆满了。

    慕迟曜也察觉到了言安希的不对劲。

    言安希看着两个人异样的目光:“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言安宸赶紧摇摇头:“没有。”

    姐不催他,那简直是求之不得,他哪里还敢有意见。

    慕迟曜给她夹了一块糖醋排骨:“今天你是不是出去见谁了?”

    言安希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一出门就有人告诉你了?”

    “没有,猜的。”

    言安希点点头:“是的,我和初初去婚纱店了,她要挑婚纱。”

    鉴于慕迟曜一向都很聪明,所以言安希非常的相信他能猜到。

    慕迟曜挑眉:“难怪。”

    “什么难怪啊”

    “没事。”

    慕迟曜在心里想,肯定是言安希看见夏初初对于自己的婚礼,提不去兴趣,懒懒散散,什么都随便,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毕竟夏初初对顾炎彬,他可以肯定,基本没什么爱情。

    她那么的爱着厉衍瑾,怎么会在短时间内,爱上另外一个人呢?

    也许可以这么说,如果有真心真意的爱过一个人,那么基本上,是不会再去爱另外一个人。

    一个人,只能真爱一个人。

    其余的人,再好,也是替代不了他的。

    言安希拿筷子挑着饭粒:“安宸,你和那个女孩子,好好相处着吧,等你觉得合适的时候,再带到去面前来。”

    “姐,我一直都是这个想法啊是你太急了,现在又突然不急。”

    言安希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

    “吃饭。”慕迟曜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顺其自然。”

    就像当初,他觉得他会一直孤独终老了。

    但是,命运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他又重新拥有了她。

    所以啊,未来会发生什么,都是不可预估的。

    言安宸扒了两口饭,心里有些疑惑,因为他不知道姐怎么会心情不好。

    也许姐心情不好的原因,和他现在心里想的,是一件事情?

    顿了顿,言安宸开了口:“姐,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是还有另外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

    “你忘记了?”言安宸看着她,“姐,明天是什么日子,你,你没有印象?”

    言安希看着他:“明天?明天是什么日子?我看看,明天”

    言安希的眼睛微微转了转,很快就想到了什么,然后眼神忽然就快速的黯淡了下来,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安宸。”

    言安宸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姐还记得,而且,姐也没有因为明天的这个日子,而过多的伤感。

    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将重新开始。

    一边的慕迟曜,什么都听得懂,但唯独对于这句话,一点也不了解。

    餐桌上的气氛,一时间就低迷了起来。

    言安宸也不说话了。

    慕迟曜看了他一眼:“怎么了?明天是什么日子,我怎么不知道?”

    “姐夫”言安宸回答,“明天,是我父母的忌日。”

    慕迟曜微微一顿。

    他迅速的看向言安希,担心她的情绪。

    言安希似乎是早就知道他会这样做一样,已经迎上他的目光,笑了笑:“我没事,你不用太担心了。”

    他薄唇微微动了动,但是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桌下,抬手,轻轻的把掌心,覆盖在了她的手背上。

    言安希把手反了过来,和他十指紧扣。

    然后,她抬头看向安宸:“那明天,安宸,我们一早,就去公墓吧。”

    “好。”言安宸点点头,“姐,我想,我们现在过的这么好,爸妈在天上,一定会为我们感到欣慰的。”

    言安希又叹了一口气:“我不孝。连父母的忌日,如果不是你提醒我,我都快忘记了”

    她现在的日子,过的太舒坦太zì yóu了。

    所以,她根本就没有去想其他的,被慕迟曜保护着,远离世界上的一切苦难和险恶。

    “姐,别这么时候,明天我们一起去。”

    “好。”

    言安宸离开后,言安希的情绪,很明显的,又低迷了不少。

    慕迟曜看在眼里,但是什么都没有说。

    卧室,大床上。

    言安希靠在慕迟曜的怀里,闭着眼睛,准备睡觉。

    慕迟曜的手指一下一下的穿过她的长发:“明天我陪你去吧,安希。”

    他放心不下,担心她的情绪会崩溃,或者,会难过。

    他要是在她身边的话,就可以给她肩膀,给她依靠了。

    “不用,有我和安宸,可以了,就不耽误你时间了。”

    “怎么会叫耽误时间”慕迟曜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我会陪你,就这么说定了。”

    言安希往他怀里蹭了蹭:“老公其实,你知道,我心里,一直想要完成两件事情。”

    “是吗?”他问,“哪两件事情。”

    “一件已经完成了。”言安希说,“就是把言氏公司,爸妈的心血,拿回来。”

    在慕迟曜的帮助下,已经完成了。

    “那还有一件呢?是什么?”

    慕迟曜静静的的听着,心想,如果她还有心愿,那无论如何,都要帮她完成。

    “把肚子里的孩子,健健康康的带到这个世界上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