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26章:你不再是一个人,我也不是一个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1026章:你不再是一个人,我也不是一个人

    “女儿这辈子,只想做两件事。一是替您们报仇,二是拿回属于您们的产业。女儿已经完成了第一件,家族公司,就交给安宸去发展了。希望爸妈在天之灵,能够安息。”

    言安希断断续续的,说了很多很多。

    有时候,她说的有些话,都前后不搭调,想起什么就说什么。

    慕迟曜在她旁边,淡淡的听着。

    直到最后他实在是心疼得紧了,弯下腰去,把她扶起来:“别跪太久了,想想孩子。”

    言安希这才借着他的力量,颤颤巍巍的站起来。

    这天气好端端的,也是说变就变,刚刚还艳阳高照,现在不知道哪里飘来的乌云,把太阳给遮掩了。

    只留下几缕微弱的光芒,还照着一片天空。

    言安希挽了挽耳边吹落的发丝,把父母的模样记在脑海里,刻在心里。

    言安宸在一边,在言安希腿软跪下的时候,也跟着跪下了。

    他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爸,妈,不孝子言安宸,也来看您们了。”

    自从他出事后,躺在医院里,成为植物人,就没有来过这里。

    连父母长什么样子,他都快要忘记了。

    言安宸一声爸妈,言安希一直都憋着的眼泪,当场就掉落下来了。

    “安宸,”她哽咽着说道,“让爸妈好好看看你。”

    “爸,妈,我现在很好,言氏公司,已经都归我管了,姐也嫁人了,姐夫很好,帮了我很多。您们在天之灵,可以瞑目了”

    慕迟曜在旁边站着,看到言安希这个样子,又心疼,又难受。

    言安宸端端正正的跪着,后背笔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慕迟曜低低的声音响起:“时间很晚了,安希。”

    耳边响起他熟悉的声音,言安希“嗯”了一声,侧头看了他一眼。

    慕迟曜清楚的看到了她眼睛里饱含的泪水,想也没想就抬手擦去。

    他这不擦还不要紧,一擦,言安希的眼泪就一颗一颗的往下掉了。

    慕迟曜只能不厌其烦的,慢慢的拭去她的泪水。

    最后言安希自己擦了擦眼角,再次跪了下去,在父母的墓碑前,分别端端正正的磕了三个头。

    然后,她才起身,把言安宸也给拉了起来。

    三个人,一起慢慢的离开公墓。

    烈日当空,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墓碑前的菊花的花瓣,在风中微微轻颤着。

    慕迟曜握着她的手,和她十指紧扣。

    言安希稍微平复了一下情绪,跟言安宸说道:“以前,我都没有脸面来这里见父母。以后,多多来看看他们。”

    言安宸点点头:“我知道的,姐。”

    “自从你出事之后,我就只来过这里一次”言安希喃喃的说,“那个时候,我压力太大了,一看见爸妈的照片,我就根本受不了。”

    “姐,没事了,都过去了。以后,我”

    言安宸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止住了,而且,也停下了脚步,看着正前方。

    言安希见他这个样子,也往前面看去。

    只见狭窄的下山道路上,远处,墨千枫的身影缓缓走来。

    他的身边,还跟着林玫若。

    墨千枫今天也是一身黑,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花,十分的庄重。

    言安希惊讶的自言自语:“他怎么来了。”

    慕迟曜的目光淡淡的,喜怒不形于色,对于墨千枫的出现,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

    倒是言安宸,语气却有些不情愿:“他有什么脸,还来这里?”

    “安宸”

    “姐,不是我故意针对他。我想,爸妈如果在世的话,也不会想要看到墨千枫的。”

    言安希沉默了一下:“可是,他来都来了,把他赶走的话,好像,也不太妥。”

    而且,墨千枫还是和林玫若一起来的。

    墨千枫已经走了过来,神色肃穆,看着她:“安希。”

    然后他又侧头:“安宸。”

    言安宸忍了忍,没有忍住:“墨千枫,我想,今天这样的日子,你不该来这里。”

    墨千枫点点头:“我知道我不该来,但是,我想,我还是该来一下。以前每年我都会来。”

    言安宸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你以前会来?”

    “是,每年都来。但是,每年我从白天等到晚上,也没有等到你,或者是安希,来这里看望过伯父和伯母。”

    听到墨千枫这么说,言安宸的话,也都被堵回去了。

    看来,墨千枫不是信口雌黄,他是真的每年都会来这里,看望言父和言母。

    因为那个时候,他和姐姐,真的都没有来过。

    言安希点点头:“是前几年,爸妈的忌日,我都没有过来。”

    一是因为无颜见父母。

    二是因为,她怕见到父母,她那一天,就会一直哭一直哭,情绪低落,根本打不了工,赚不了浅。

    所以言安希没有来。

    但是她没有想到,墨千枫会来。

    “那个时候,我站在伯父伯母的墓前,从天亮站到天黑,我多希望,你会来,安宸会来。这样的话,我就能找到你了。”

    墨千枫当时疯狂的想找到言安希。

    最后找不到的时候,他就在想,言父和言母忌日的这一天,言安希也许会出现。

    可是她也没有出现。

    墨千枫又想,是不是言安希其实来过,但是看到他站在这里,所以就没有出现。

    于是有一年的一天,他就躲了起来。

    可是,言安希依然还是没有出现。

    墨千枫慢慢的心灰意冷,只是没有想到,后面,会在他完全意想不到,和措手不及的情况下,和言安希再次相遇。

    言安希忽然笑了笑:“今年我来了,带着老公,带着弟弟,带着我肚子里的孩子。而你也不再是一个人,来看我爸妈了。”

    林玫若在一边,低着头,不敢直视言安希的眼睛。

    因为她心虚。

    而且,慕迟曜就在言安希旁边站着,林玫若对慕迟曜,有一种畏惧。

    也许是因为上次,她被强迫在临湖别墅门口跪下,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吧。

    墨千枫点点头:“是啊,你不再是一个人了,而我,我也不是一个人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