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1030章:新郎不是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霸道帝少惹不得!

    第1030章:新郎不是他

    夏初初问道:“惹祸?你是说你和那两个女人吗?我都没放在心上,这里就我和你,开什么玩笑啊顾炎彬。”

    “没和你开玩笑,不然……我的确是不想来接你的。”

    “是吗?那麻烦你了。”夏初初说,“我妈在旁边,我要是不叫你来接我,她估计又要胡思乱想了。”

    “是吗?那伯母呢?”

    “已经走了,她看着我打完你电话才走的。”

    顾炎彬侧头看着她:“她怎么突然来找你?”

    “知道你和小舅舅打架的事情,所以特意来问我了。”

    顾炎彬缓缓的发动车子:“那你怎么回答?”

    “还能怎么回答?当然是替你说话啊。”夏初初说,“顾炎彬,下次你能收敛点吗?你知道留下的烂摊子,我收拾起来多辛苦吗?”

    “你是觉得,我以后还会去zhǎo nǚ人?”

    “难道不会吗?难道你没有……生理需求吗?”

    顾炎彬没有回答她。

    夏初初也无所谓,不回答就不回答,他的私事,她也就随便一问,而且是他先手他不会zhǎo nǚ人的。

    男人的话能信吗?

    答案是肯定不能的,男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实际上,顾炎彬是因为夏初初的问题,而弄得他心里又不愉快了。

    顾炎彬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三天两头就因为夏初初生气,而且还生闷气。

    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他忽然问道:“婚礼的请柬,你选好用哪一张了吗?”

    “没啊,你觉得哪一张好看?”

    “金色的吧,那种金色的。”

    “那就金色的呗。”夏初初说,“明天把宾客名单给婚庆公司,全部打印出来,就可以了。”

    顾炎彬皱眉:“你这么随便?”

    “怎么随便了?我也觉得金色的好看,那些都好看,哪张都行。”

    夏初初说完之后,顾炎彬又不说话了。

    夏初初撇撇嘴,这顾炎彬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就这样,两个人一路都沉默的回了家。

    婚庆公司的办事效率非常高,夏初初才把名单发给他们一天的时间,他们就通知她,可以去拿了。

    顾炎彬刚好去开一个临时的会了,所以夏初初就人送到家里来了。

    看着沙发上堆着的,高高的一摞请柬,夏初初一张一张的翻过去,找到了写有厉衍瑾名字的那一张。

    以前的她,从来不会想到,有一天,她心里最深爱的那个人,他的名字,会出现在她的婚礼请柬上。

    新郎不是他。

    他是宾客。

    夏初初的手指,轻轻的从“厉衍瑾”三个字上面拂过。

    “小舅舅……”夏初初喃喃的,哽咽着自言自语,“我倒宁愿,你不来参加这场婚礼。”

    她带着早已经伪装过的笑容,去完成整场婚礼的仪式。

    而他,要在一边,看完整场婚礼。

    想爱而不得爱,目送着她嫁给别人。

    夏初初一直以为,她已经很淡然了,很看得开了,但是,仅仅只是在请柬上看见这个名字,她就心疼得无法呼吸。

    原来有时候,有些伤,不是自己忘记了,而是……

    藏在某一个角落,在某一个时候,就会汹涌而出,就会痛彻心扉。

    请柬很精致,上面有她和顾炎彬名字的首字母缩写,上面的花纹也是极其漂亮的,每一寸透露着精致。

    夏初初想,这样的精致后面,藏着的,实际上怎么样的创伤。

    她甚至不敢再看第二眼,把婚礼请柬合上,重新放了回去,起身离开了。

    直到,顾炎彬回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那么多张请柬,松了松领带,问道:“都已经好了?”

    “都好了。”夏初初回答,“你什么时候有空,就可以去递送了。”

    “这么多的请柬,我要是一家一家的去送,那我还不得累死。”

    “那你打算怎么办?”

    “挑一些,必须亲自去送,必须尽到礼仪的人,”顾炎彬回答,“其余的,就交给顾家的管家去办了。”

    夏初初听他这么说,松了一口气:“求之不得,我也不想和你一起去递这么多的请柬。那你打算送谁的?”

    “当然是长辈了。”

    顾炎彬说着,弯腰,从一堆请柬里抽出一封,翻开一看,慢慢的念着上面的名字:“厉衍瑾。”

    夏初初心里咯噔一下。

    “就从他开始。”顾炎彬说,“顺便,还能去见见伯母。你说呢?”

    夏初初抬头朝他看了过来:“顾炎彬,你故意的吧?”

    “我做什么了,就故意了?”

    “你故意提起我小舅舅!”

    “夏初初,可没有你这么冤枉人的。”顾炎彬脸色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你亲眼看着我,随便拿了一封请柬的。你摸着良心,是我故意挑的?”

    “你……”

    夏初初又无法反驳,因为是她之前看过,就随手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也的确怪不了顾炎彬。

    “我怎么了?”顾炎彬看着她,“夏初初,你是觉得我有多闲,会一直盯着你的心上人不放?”

    “反正,不能先从小舅舅开始。”

    “那你想从谁开始?”

    夏初初眼睛一转,一时间也想不到谁,脑子里一片空白。

    情急之下,几乎是凭借本能的,她脱口而出:“言安希!”

    说完之后,夏初初又重重的点了点:“对,就是言安希!”

    有时候,闺蜜……就是用来顶包的。

    夏初初实在是想不起谁,只能把言安希拉出来了。

    顾炎彬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可以。我们现在就可以去年华别墅。”

    “现在?”

    “是啊……按理来说,就算没有你和言安希的这层关系,你们不是闺蜜。我们的婚礼请柬,也是要递到年华别墅去的,而且必须要我们亲自去。”

    “为什么?”夏初初问,“因为慕迟曜?”

    “是的。这慕城,上上下下的,谁不卖慕迟曜一个面子?”

    顾炎彬一边说,一边把写有“慕迟曜言安希夫妇”的请柬,拿了起来,捏在指尖。

    夏初初定定的看着他。

    慕氏集团。

    言安希盘腿坐着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关于室内设计装修的专业书籍在看,扎着一个高高的丸子头,十分减龄,俏皮可爱。

    看清爽的就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